刺魂第73章 对不起,我不爱你,刺魂第73章 对不起,我不爱你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73章 对不起,我不爱你

  
      “不过我劝你还是把嫌疑对象都圈定在当年那起事件里,不要把范围扩得太大了。”
  
      ——听完左大队长的分析,我的心变得稳定了不少,心想今天艾婷婷心情不太好,还是明天再来问问她家里的亲戚吧。
  
      这一天晚上,我“女朋友”一条信息都没有给我发过来,倒是范雪琦不断地给我发来讯息,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断地鼓励我加油追艾婷婷,这把我郁闷的……!
  
      倒数第7日,我胡汉三又来了!
  
      死虫子,我就不信我猜不出你到底是谁,我就不信我摸不透你到底想干嘛!
  
      我照样和昨天一样的造型出现在外语系的大楼下,只不过今天学生们的风向好像和昨天不一样的,我似乎还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你看,那个追校花的傻逼又来了。”
  
      呃,傻逼?怎么和昨天的风评一个天一个地呢?
  
      但那都不重要。
  
      我照样在一群人的羡慕嫉妒恨中,把他们美丽的校花接上了车。
  
      只不过,这一天,艾婷婷似乎有心事。
  
      对此,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范雪琦昨天晚上给我发来的短信炮轰里面,可没有说艾婷婷的心情好转过。今天看到艾婷婷的脸色就一直是低沉的,叫她一声,她都慢几秒钟才应声。
  
      我很少见到艾婷婷这个样子,看到她这样,我想起了她第三次纹身的时候对我说过一句话,她感恩于深爱她、照顾她、并一直陪伴着她走出伤害的父亲,所以她决定以后不管再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她都会笑着去面对。
  
      所以,当她第一次看到自己被纹了一个糟糕的纹身时,她只是苦恼了一下,就重新展开了笑颜。她不仅要自己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还要把自己内心的阳光分给身边的人。这种积极向上的态度是我敬佩的,可是在张晓平出现以后,这个充满阳光的小天使开始变得哀伤了起来,看到她这样,我竟有点不忍。
  
      “对不起,吴深。”艾婷婷忽然开了口。
  
      “嗯?”
  
      她沉痛地说:“你前两天和我提让我做你的女朋友的要求,我想了一整个晚上,我觉得我无法答应。”
  
      我问:“是我不够好吗?”
  
      她摇摇头:“不是你不够好,是我没办法再去爱上任何人。”
  
      “你还爱张晓平?”
  
      她又摇头,有一丝哽咽:“也不是。我就是……再也没办法去爱别人了。我和你说过,我可以把我心里的爱分给我身边的亲人、朋友,或者可爱的小动物,但是我没有办法再去爱一个男人,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爱张晓平一样,把信任和一生都交到别人的手上!”
  
      是,她有说过这样的话。
  
      不知不觉中,她又泪流满面了。
  
      “你说得对,会爱才幸福。”她一边哭,又一边勉强地想笑起来,那个笑像是在嘲讽着自己,“那时候我不理解你说的话,直到昨天张晓平出现,我才明白你说的话。昨天晚上,我梦见了过去和张晓平在一起的所有事,那个梦让我想起了我过去爱他的感觉。爱他的时候,我感觉全世界都是亮的,心是满的,只要想到他我就开心,分开的时候会期待下一次见面,睡觉前只想听他说晚安……可是现在,你出现了,你告诉我你要我做你女朋友,我觉得你很可靠,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很安心,可是我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去爱别人。我想起了你说的话,我才发现我已经变成了那个不会再去爱上男人的人,我就开始去想我的下半生将要孤独地过,到老的时候,爸爸也不在了,自己身边没有爱人,膝下没有孩子,就是一个人,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好孤独,根本不可能幸福。我想去改变这样的未来,可是我实在没办法再去勇敢地爱上另一个人。”
  
      她眼泪不停地掉,让我感觉,这三年来,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笑上面了,所以当她哭的时候,就是一口气将过去三年的量一并哭出。
  
      我拿出纸巾,帮她擦眼泪,但她眼泪是止不住的,擦了几滴,又掉几滴。
  
      “对不起,吴深,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是我没办法把你当男朋友。”她一边哭就一边道歉。
  
      我只好把她搂进怀里,想哄一个孩子一样哄她:“不会的,你那么优秀,一定还会有更优秀的男孩子喜欢上你。你现在不敢再去爱别人,只能说是在你的生命中还没有出现那一个可以令你再一次变得勇敢和奋不顾身的人。我是一个相信缘分的人,所以我相信你的那一位会在未来的一个对的时间里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她抱紧我,哭得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伤心,一直和我说“对不起”,哭得让我这样铁石心肠的人都变得不忍心了。
  
      她哭了很久,终于哭累了,趴在我肩膀上歇了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我想回去睡觉。”她看着我肩膀上的一大块被泪水打湿的布料,说。
  
      我点头:“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这里离宿舍楼不远,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她说着,就解开了安全带,推开车门下去了。
  
      我看她情绪低落,不忍心再打扰,便没再去送她。
  
      而她走后,我发现她的座位上也湿了一大块。
  
      那条虫在液化,会是液化出的水吗?
  
      我伸手去沾了一下座位上的水渍,并不是黏的——不是虫的体液。
  
      放到嘴里,舔了一下,是咸的。
  
      泪?
  
      艾婷婷的眼泪都哭到了我肩膀上,这座位上的泪看来是虫子哭的了,在艾婷婷哭的时候,它也跟着哭了。
  
      我想到了艾婷婷无意间说出的话,她说自己昨晚梦到了和张晓平的过去,是偶然……不,绝非偶然,人会梦到过去发生的事,但不会是“所有事”,是虫令艾婷婷梦到过去,它在读艾婷婷的记忆!
  
      等等,如果虫知道了艾婷婷过去发生的事,它会对张晓平……!!
  
      刚这么想,我一抬头就看到远处的足球场上有个人和艾婷婷纠缠不清,而那个人就是那么凑巧,正是昨天才闪亮登场的张晓平!
  
      艾婷婷现在最不愿面对的就是张晓平了,她一直想从张晓平身边走开,但是张晓平一直拉着她,不让她走。就在我准备下车过去帮忙的时候,旁边忽然冲出一个男生,揪住了张晓平打了起来。
  
      啊咧,虽然护花使者被人抢了,但是……这个必须得下车帮忙了!
  
      我赶紧跑过去拦架,那新冒出来的护花使者凶悍得很,我过去拉开他的时候,他都杀红了眼,一般没深仇大恨不会这样的。看到他这样,我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艾婷婷的魅力好大!
  
      被我拉住,新任护花使者仍然杀气不减,依然想要冲过去揍张晓平。
  
      这得多大仇多大恨啊。
  
      “住不住手?”我看了一下这俩孩子。
  
      本来杀红了眼的只是新任护花使者,但我出现以后,张晓平也开始红了眼,我话音刚落,他就一拳揍过来了!
  
      “啊!”艾婷婷叫了起来。
  
      算你有良心,只为我而尖叫。
  
      我苦逼地想,并装逼地揉揉被张晓平揍的地方:“死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也打了过去,新任护花使者挣脱了我的控制,三个人混战了起来!
  
      但……
  
      三分钟之后,我拍着两小鬼的脑袋,气愤地嚷嚷:“老虎不发威,你们就当我是HelloKitty啊?为了一个女人就打架,你们能不能有点志气?能不能把这点志气全都放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上呀?我现在就问你们一句——服不服?以后还打不打架啦?以后会不会好好学习?”
  
      pia~pia~pia~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