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75章 虫子的性别,刺魂第75章 虫子的性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75章 虫子的性别

  
      张晓平的那里快被抓烂了。
  
      我脱下张晓平裤子的时候,看到了零散的血迹,伴随着他的手指不断地抓挠中渗出无数血丝,惨不忍睹。
  
      为了不让他继续伤害自己,我抓住了他的双手,强行按在了他的一旁。
  
      “啊!”
  
      他痛苦地叫了起来,那几乎不像是叫声,而是撕破喉咙的嚎哭声!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睁开眼醒过来。
  
      这时候我才看清他那部位上,模糊的血肉里有一条青色的虫子不停地钻来钻去,这时候我明白过来了,就算张晓平不用手去抓挠,它也会把那东西吃掉!
  
      太狠了!
  
      可恶的是我这时候没法腾出手来施法镇住这邪物!
  
      这时候,看守的警察结队进来了,一进来就先给我一电棍,直接把我电废了。
  
      我他喵的冤啊!
  
      我刚站起来,警察又电一次:“你这禽兽!”
  
      我特么的冤哭了,好吧?
  
      “医生……马上叫医生来!还有给我一碗清水,马上!”我忍着被电抽的痉挛,用尽力气地大喊:“不想他现在被废掉的话,马上给我一碗清水!快点!”
  
      场面一片混乱和失控,等我站起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谁在旁边给我递来了一瓶矿泉水,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含了一口水,咬破舌尖,在心中默念镇邪咒,等咒念完,便朝张晓平那处喷去。
  
      张晓平终于平静了下来,扭曲的身体瞬间如一滩烂泥一般地瘫着。
  
      我又含一口水,心中默念醒神咒,喷在他脸上,随后他恍恍惚惚醒来,迷茫地看了周围一眼,忽然感到下身疼痛异常,立即捂着那处痛得打滚惨叫。
  
      警察们赶紧在旁边按着他,并七嘴八舌地安慰他说医生很快就到了。
  
      趁着场面混乱,我悄悄地退出了张晓平的牢房,回到了自己牢房里。
  
      后来,警察们把张晓平送去医院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张晓平,只是听说后来医生在他抓伤的部位里用夹子夹出了一条毛毛虫,而至于他后来那地方是否还能继续使用,就不得而知了。
  
      那都是后话了,我回牢房后,就缩在床上装乖,看着警察们忙碌(他们暂时还没有空管我),正发呆着,发现我牢房另一边的小子在盯着张晓平那边看,他看得很专注,表情里有种仇恨,也有种痛快。
  
      他叫宋劲秋,是艾婷婷的弟弟,据说父母离婚后,他就跟着母亲生活,就连姓也改成了母姓。他原比艾婷婷小一岁,但是艾婷婷当年因为张晓平而得了抑郁症,休学一年,所以他们现在同届,也正好是同一所学校里。
  
      在做笔录的时候,我得知他十分痛恨张晓平,觉得当年如果不是张晓平,他姐姐就不会经历那些悲惨的事情,不会自杀,也不会得抑郁症,所以他看见张晓平就想揍他一顿了。
  
      等人都走完,我叫了他一声:“喂,爽吗?”
  
      宋劲秋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露出了笑容:“爽!”
  
      然后他又问:“他怎么样了?是不是你做的?”
  
      我说不是。
  
      他问我张晓平伤势怎么样,我把看到的告诉他,虽然不确定张晓平以后是否会半身不遂,但是宋劲秋听着就是开心,不停地说这是报应。
  
      他一开心就把我当朋友唠嗑了起来,说了很多艾婷婷的事情,几乎三句话就提一次艾婷婷,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弟弟会这么频繁地提起自己的姐姐,但我当时只是以为他们姐弟俩感情好才会这样的。
  
      但是快到天亮的时候,他和我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让我留上了心。
  
      他说:“看你白天二话不说就站出来和张晓平打架,我就知道你这人能让我姐靠一辈子!我宋劲秋长这么大从来没把人放在眼里过,总觉得平常人配不上我姐,给不了她依靠,但是今天,我看你打架挺厉害的,是个不怕事的人,我姐跟着你,以后就不怕被人欺负了。”
  
      那会儿,我在想虫子的事,也没多注意他说什么,全程敷衍了事:“这没什么,你打架也挺厉害的。”
  
      宋劲秋苦笑一声:“我能为她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我察觉他语调有异,就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好端端的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勾着嘴角,看起来竟像是自嘲的笑?
  
      这表情是怎么一回事?
  
      “吴深,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姐!如果你以后让她伤心难过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宋劲秋咬着牙发誓。
  
      “……”我真不想告诉他,其实我已经被他姐甩了。
  
      我脑里一直在想虫子的事,它的身份成谜,我怎么想都想不出它究竟是谁。
  
      白天的时候,我就向艾婷婷验证过了,她父母都健在,弟弟也活蹦乱跳的(就蹲在我隔壁牢房里),所以那虫子就不是艾婷婷的家人了。
  
      如果说是暗恋者……那范围可就圈大了!
  
      什么叫暗恋者?
  
      暗恋者就是躲在暗中的,从不露面,谁又能猜的到?恐怕就连艾婷婷本人都不知情!
  
      左正和我说,让我把事情一定绕回艾婷婷16岁那年事件的相关人员上。
  
      会是谁呢?
  
      揭发艾婷婷的女生?
  
      不,如果是那女生,她对艾婷婷最多只有悔意和愧疚,不会有生死相随的爱。
  
      欺负艾婷婷的人?
  
      哦,不,艾婷婷说自己被校园霸凌的时候,欺负她的都是女生,道理同上。
  
      或者是站出来帮助过艾婷婷的人?
  
      也不可能,如果当年有人站出来帮过艾婷婷,艾婷婷也就不会想到自杀了。
  
      那到底能是谁?
  
      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点?
  
      一整夜,我脑海里一直反复回放着艾婷婷和我提到的过去,一遍遍回放……
  
      对了,还有“ta”!
  
      一个谁都不会注意到的“人”!
  
      “ta”几乎可以说不是人,因为“ta”根本就没有出生过!那就是艾婷婷堕掉的胎儿!
  
      是的,有胎灵一说。
  
      孕妇堕胎,若胎儿怨气不散,则成胎灵。
  
      胎灵和婴灵一样,冥顽不灵,所以更难点化——是的,就这点上来看,那虫子的确很冥顽不灵!
  
      而且艾婷婷对它的照顾就像母亲照顾孩子一样,这点也很符合胎灵的特征……
  
      不,不对!
  
      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推理陷入了误区,如果没有发生昨晚的事情,我可能真的会把虫子当作被艾婷婷打掉的胎儿!可昨晚正好发生了那样的事,就说明了,死虫子不是当年被艾婷婷打掉的孩子!
  
      因为“ta”恶劣地报复了张晓平!
  
      如果是胎灵,那张晓平就是“ta”的父亲。胎灵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孩子,而孩子都是渴盼着家庭的温暖,会认定父母是必不可少的部分,所以胎灵怎么会伤害自己的亲生父亲呢?
  
      “ta”下手那么狠,是要张晓平断子绝孙啊,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希望自己的父亲断子绝孙的?
  
      断子绝孙……
  
      断……
  
      女人!
  
      是的,那虫子性别应该为女。
  
      男人报复男人,就算有深仇大恨,大多数就是捅几刀了事,谁还tm会愿意动嘴去“咬”下另一个男人的命根?就算仇恨大过天,也不可能和自己过不去吧?这事犯恶心了。
  
      倒是女人,就经常喜欢放狠话:“你要是怎么样负我,我就阉了你!”
  
      可见,女人更会盯着那里报复。
  
      我想起了一个画面,曾经那条虫当着我的面蜷缩起身体,卷住艾婷婷手腕上的伤疤的动作显得是那么的细腻,如果一个男人这么做了,我们称之为“娘娘腔”,而女人做出这种动作的时候就不会让人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了。
  
      “ta”还多愁善感,会伴着艾婷婷一起落泪;还很胆小,几乎不敢和我对着干,男鬼多少还能跟我皮一下;“ta”每次要行恶,不管是在我上厕所的时候偷袭我,还是硬拽着艾婷婷离开卫生间,那两次的表现都不够果敢决断,都是做了一半就怂了。
  
      对了,范雪琦还说过“ta”长发飘飘。
  
      所以那条虫子是个女的无疑了。
  
      而且昨天艾婷婷哭着说自己不会再爱人的时候,虫子哭得比艾婷婷还过,能听得懂艾婷婷的话,并且能领悟艾婷婷的感受,就说明“她”绝对不是孩子,孩子是不会理解得了大人的爱情的。
  
      可,什么女人对艾婷婷又怎么会爱得深呢?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