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76章 失控的虫,刺魂第76章 失控的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76章 失控的虫

  
      倒数第6日,下午3点,艾婷婷来保弟弟出去,见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就顺便兜走了我。
  
      走出拘留所,我问了一个特别好的问题:“婷婷你妈还活着吗?”
  
      啪!
  
      还是和昨天一样的答案呢,脸好疼。
  
      艾婷婷一边甩着手,一边皱着眉说:“我最讨厌别人问候我父母了。”
  
      我含泪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换个方式问。”我挤出笑容,温和地问,“阿姨近来身体可好?”
  
      艾婷婷很不爽,但是脸也打过了,也不好再抽第二回,她转过头问宋劲秋:“咱妈身体还好吗?”
  
      宋劲秋皱着眉,也有点不悦:“很好啊,天天去跳广场舞。”
  
      我友善地问艾婷婷:“那你奶奶身体可好?”
  
      “奶奶去年12月刚过世。”
  
      不对,时间不对,那只鬼早就来我店里了,绝不可能是12月之后的。
  
      我开口问:“那你外婆……”
  
      话未说完,就已经感觉到艾婷婷的杀气了,我只好再换一种友善的语气:“你有没有对你特别好的女性亲戚?”
  
      艾婷婷冷冷地说:“吴深,你这是打算把我所有的女性亲戚都‘问候’一遍吗?”
  
      “不是……”我哭笑不得。
  
      “小时候和姑妈姨妈那些长辈关系都还可以,但是我出了那事之后,她们连看都不愿意看见我,所以我们家和其他亲戚的关系也就渐渐变淡了,就算是过年过节,我也都尽量避开她们。要说到特别好,几乎没一个好人。”艾婷婷冷冷地说,看她的表情,似乎是连和亲戚维持表面上的“友好”都不愿意了。
  
      她转过身,对宋劲秋说:“回学校吧。”
  
      宋劲秋:“嗯。”
  
      我无奈,只能送他们上公车。
  
      等车子开走的时候,我看到宋劲秋站在车窗边,面朝着我,脸上充满了哀伤。
  
      哀伤?
  
      我想多看几眼的时候,车子已经开走了。
  
      这时候我才觉得艾婷婷和宋劲秋两姐弟有点古怪,从把人保出来到上车,艾婷婷和宋劲秋从来没有面对面视线的交流,甚至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过。上了车之后,没有座位,两个人都是站着的,但是一个头朝左,一个头朝右,他们要是不说,谁看得出来是姐弟?
  
      他们姐弟俩有过节?
  
      也不可能。
  
      在拘留所的时候,小弟一和我提到艾婷婷的事,就说得津津有味,分明就是一个姐控!
  
      可是当他见到艾婷婷的时候,整个人就和牢里时完全不一样了,表情充满哀伤是什么情况?
  
      而艾婷婷平常是一个开朗的女孩,哪怕是一个素不相识的纹身店主,她都能落落大方地当做老朋友一样来交往,又怎么会对弟弟这么冷漠呢?
  
      这一家人的关系还真怪。
  
      *
  
      回到纹身店,我睡了一整天。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一个铃声给吵醒,我睁眼一看,天都黑了,鬼知道我睡了多长时间。
  
      找到手机一看,是范雪琦打来了。
  
      (范雪琦打来一般都没什么重要的事,要不是看在是浮生徒弟的面子上,我就摔手机重新睡觉去了)
  
      “喂……”
  
      “小师叔,救命啊!”范雪琦尖叫声从电话那边传来,本来还很困倦的我一下子就被震醒了?
  
      “喊救命打120啊!卧槽!你打给我有个毛线用啊?”我坐起来,没好气地说,但一看到床头的夜光时钟的时候,我呆住了。
  
      凌晨2:47。
  
      我竟然一觉睡到了大半夜!
  
      大半夜里发生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事,而且我也听到了范雪琦电话那边还很吵,女生们的尖叫声交杂在一起,还有急切的拍门声,好像是有很多人在拍门一样。
  
      “不是,小师叔,是那条虫出来了!它、它长得比蟒蛇还大!啊——!”
  
      一声尖叫!
  
      我把手机拿远,天呐,范雪琦你这是在谋杀我的耳膜吗?
  
      我开了免提,免得耳朵在受到伤害。
  
      她们那边简直就是女高音混合,我随时都会被她们弄破耳膜。
  
      范雪琦没有说话,感觉她那么挺“忙”的,打了电话都顾不上告诉我她们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我听了一会儿,大概有了判断:“你在宿舍里?”
  
      凌晨接近3点,谁都不会外出了。
  
      “是!”范雪琦大声地回答,但听她气息不稳,像是不停地转移位置,躲避危险。
  
      “你们舍友全都看到了?”
  
      “嗯!”
  
      “谁在拍门?”
  
      “外面的人!”
  
      “隔壁宿舍的?”
  
      “对!我们被关在寝室里了!谁都打不开门!”
  
      “艾婷婷呢?”
  
      “她……”范雪琦欲言又止,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糟糕的场面,我听到艾婷婷的惨叫,她的叫声是所有女生中最惨的。
  
      我太担心了,就对范雪琦说:“能开视频给我看吗?”
  
      “好。”
  
      片刻后,范雪琦就开了视频通话,把女生宿舍全景拍给了我看。
  
      学生宿舍一般都不宽敞,在那狭窄的空间里,一条粗大的虫子在肆虐。
  
      它已经不能算是一条虫了,长得那么粗壮,更像是一条吃人的蟒蛇。
  
      艾婷婷坐在宿舍中央地板上,她的意识很清醒,现在惨叫得眼泪鼻涕都哗啦啦的,哪里还有点校花的样子?
  
      虫就是从她的手臂里面钻出来的,全部都出来了,只有尾部还黏在她的手腕上,于是她就遭了秧,那条虫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完全失控的样子,在宿舍里面横冲直撞,而它还连着艾婷婷的手腕,所以在它上串下跳的时候,就把艾婷婷给拖累得惨了。
  
      而虫的样子也很奇怪,它的身体哗啦啦地在掉水,身体大部分已经在溶解(液化成蛹),现在的样子一半是虫、一半是蛹,这一看就更加恶心了!
  
      范雪琦镜头偶尔有扫到被虫子驱赶的女生们,那些可怜的小女生天性本就害怕虫子和蛇之类的软体动物,现在看到这溶解得不成虫样的东西就更加害怕了,只要虫靠近一点点,她们就尖叫连连,使出了吃奶的劲,从这个角落逃到另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里。
  
      “雪儿!你找到办法解决了吗?”有个女生尖叫着问!
  
      “快了!你们再坚持一会儿!”范雪琦紧张地问我:“小师叔,我该怎么办?”
  
      我说:“你的安魂曲呢?”
  
      “没用!”
  
      “安魂铃用过没有?”
  
      “没……”
  
      “用啊,猪!”
  
      电话那端暂时没了范雪琦的声音,看来是找安魂铃了。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和她说过,不要好高骛远,觉得吹笛子很帅,先把安魂铃这种简单的法器学会了再去练高级复杂的安魂曲,不管学什么都得按部就班,不是吗?
  
      而就在这时候,画面猛地一晃,“duang!”手机好像掉在地上了。
  
      糟!
  
      范雪琦也没有捡回去,看起来是现场条件不允许。
  
      没有人找角度给我现场直播,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们女生宿舍究竟是什么状况,只知道屏幕绿了——那死虫子就压在手机上!挡住镜头了!
  
      女生们的尖叫声让我担心极了,实在无法再淡定坐着,就不顾此刻已经凌晨3点,披了件衣服就开车往NN大学赶去了,只是距离有点儿远,让我有点担心赶不过去。
  
      我把手机固定在车载支架上,一边开车就一边关注着手机画面,但它始终都是绿色霸屏,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她们那边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叮……叮……
  
      隐约中,我听到了铃铛声。
  
      范雪琦找到安魂铃了。
  
      画面露出了一点光亮,看来是那条虫抬起了身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