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79章 安魂者反被勾了魂,刺魂第79章 安魂者反被勾了魂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79章 安魂者反被勾了魂

  
      摇一下,便喊一回名。
  
      等我摇到第七下的时候,外面有一阵凉风卷进来了,吹拂过女孩们的身上时,她们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身体,互相看了别人一眼,都有几许惶恐。
  
      我停住手,让铃铛悬挂在手指上,当风从我手掌底下穿过,吹动铃铛,铃声大作,我便大喊一声:“范雪琦此刻不醒,更待何时!”
  
      话音一落,范雪琦立马睁大了眼,下一秒忽然尖叫一声,扑到我怀里,紧紧勒住我的腰,勒得我腰快折了!
  
      “救命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不敢了!爷爷饶命!你放过我吧!我回去一定会给你烧高香,好好供奉你的,好不好?你放我走吧!呜呜呜~!”范雪琦惊恐地哭道。
  
      我拼命地忍住笑,也不推开她,直到旁边的女生忍不住叫了一声:“雪儿?”
  
      她这才弹起了头,我对她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她脸飞快地红了起来,吓得连忙推开我,半天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小师叔?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我好像是……好像是被鬼拖进了坟墓里,跑不出来,怎么一眨眼的功夫我就在教室里了呢?”
  
      我笑着问她:“你怎么不多问一句,‘天怎么亮了?’”
  
      “对呀,天怎么亮了?”范雪琦茫然地问。
  
      我噗嗤一笑,心里早就知道新人容易出错,可是当看到新人一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样子就觉得好玩极了,难怪当年师父把我接回家里时,各种戏耍我还耍得不亦乐乎,原来心里是这么的暗爽!
  
      我故意调笑她:“范雪琦你行呀,让你出去安魂,你怎么反而被路边的野鬼勾了魂呢?你到底行不行?”
  
      她这才明白了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青一阵白一阵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范雪琦被路边野鬼勾魂是我预料之中的,(不然又怎么会叫她出去练安魂曲!),任何术法都有用得顺和用得不顺的,用得不顺时,施法效果和原本目的是倒着来的,这就叫反噬。
  
      安魂铃对新人来说,是摇着摇着就容易变成招魂铃了,而招魂倒过来就是被鬼反招了去。这中华大地上那块地没死过人呀?让范雪琦绕着学校走几圈,总能碰上鬼的……哦,对了,我记得NN大学里还有医学系呢,医学系总该上上解剖课的,所以学校里多备几具尸体是必须的……嘿嘿!
  
      这是修行的必经之路,你以为白天吹吹笛子就能练成安魂曲?
  
      没有过魂被拖出体外的经历,又怎么能感受到灵魂的本质是什么?
  
      不知道灵魂的本质是怎么样的,又怎么能奏出灵魂之乐?安抚亡灵的悲伤?
  
      再说了,一个修行者连自己的魂魄都守不住,以后怎么和鬼斗?只怕正面交战的时候,只三两下功夫就被鬼勾了魂、慑了心!
  
      遥想我的童年,就是不断被鬼勾了魂去,然后再不断被师父找回去。
  
      每次被鬼勾了魂,师父是从来都不急着把我丢的魂找回去的,他都是慢里斯条地做完自己的事后再去找我,就像是别人家的父母都是到了吃饭的时间才会去把在外面玩耍的孩子叫回去,这都好像很日常了。
  
      他那时候就是这样告诫我的:只有守住本心,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范雪琦现在还轻易被鬼勾了魂去,就是历练得太少了。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想要入门,还远远不够。
  
      我见范雪琦久久不说话,就开了口打破宁静:“如果你觉得这样就受不了的话,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如果你依然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安魂师,像这样的事情,你以后还得经历许多。”
  
      范雪琦不解地看着我:“为什么?”
  
      我笑了:“哪有什么为什么?鬼本就是死亡之灵,你想要和他们打交道,你就必须要从活人的世界出去,去无限地接近他们的世界,换句话来说,就是要你游离在生与死的边缘,才能奏出完美的安魂曲。你在白日练安魂曲,就永远都接触不了那个世界,就永远都练不出安魂曲。昨晚只是初体验,我只想问你,经历了被鬼勾魂的恐惧之后,你是否还愿意继续在这条路上修行下去?”
  
      她蹙着眉,凝视着我,那表情就像是快哭了一样,明明就是还很恐惧,但就是还舍不得就此放弃!
  
      我直接说道:“如果你现在决定不再继续修行下去,就请交出浮生赠予你的所有物,那些法器留在普通人的手里,以后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没想到这句话一出,范雪琦便做出了决定:“不!这只是刚刚开始,我以后一定会做得更好的!”
  
      “意思就是,你还要继续修行下去?”
  
      “嗯!”
  
      “好吧。”我笑了一下,以前就知道这是一个拗脾气的女孩,只是玄道的修行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她现在还不会放弃,但谁知道后面经历多了,是否会放弃呢?我就见过无数修行者半途而废的,这些修行者在刚入门的时候,哪一个不是热血沸腾,不是豪情万丈?
  
      但那都不重要。
  
      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后面再看她的表现吧。
  
      我转头,指向艾婷婷,对范雪琦说:“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等会儿和婷婷去一趟医院。”
  
      范雪琦的魂魄刚归体,并不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听完我的话后,她愣了一下:“去医院干嘛?”
  
      “你说呢?”师叔我对她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
  
      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该不会是要我去医院吹安魂曲吧?!”
  
      我慈祥地摸摸她的头:“婷婷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好好享受。”
  
      说完,给她抛了一个媚眼,就忍着笑,走了。
  
      医院,那是生与死的场所,每一天都会有无数人在医院里死亡、同时也有无数人在医院里出生,那地方汇聚无数阴魂。像范雪琦这样蹩脚的初学者,在学校这样神圣的地方随便走走都能被鬼勾了魂去,就更别说医院那种聚阴之地了——那么多只鬼,搞不好会把她撕碎了!
  
      *
  
      但我还是提前去了医院。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浮生收的弟子,真的让她被鬼撕了,浮生肯定就把我给撕了。
  
      必须得给新人历练的机会,但也不能让她有生命危险,是不?
  
      所以我要提前去医院,先和医院的鬼们打声招呼。
  
      白日里的医院比夜晚的医院人气还高,我打算先去产房看看,因为那地方是鬼魂聚集最多的地方,他们比产妇的丈夫更期盼着新生命的呱呱落地,然后再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抢到那新鲜的肉体,重新为人。
  
      但我没想到,在产房外面,我竟遇见了“熟人”。
  
      他就是当日出现在我风铃房内,差点把我勾了去的黑衣人。
  
      他现在就扛着硕大的镰刀,手里抓着一把链子,靠在产房外的墙壁上。
  
      其他的鬼像是没看到他一样,依然挤在产房的门上,透过那小小的门缝,努力地想要看清里面的新生命什么时候诞生。
  
      然而,在我看到黑衣使者的时候,就知道,那帮鬼的期望要落空了。
  
      果然,当手术室里传出婴儿的啼哭声的时候,鬼魂们就挤着脑袋想从门缝里面穿进去,争抢新肉体,而这时候,一把镰子先他们一步,从门缝里面穿了进去,没有任何压力的,镰子就轻轻松松地从手术室里勾出一个婴儿的灵魂,手术室里的婴儿啼哭声就停止了。
  
      黑衣无常,专管死。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