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81章 傲娇的黑无常,刺魂第81章 傲娇的黑无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81章 傲娇的黑无常

  
      在送走黑无常之后,我开始打点医院的事,我很少进入到这个地方来,对于玄道中人来说,这是尽可能不要踏入的“圣地”之一。因为这里是著名的生与死的“交界”,在这里做法很容易干扰正常的生死秩序,一旦干扰了,那可就是招惹了阴间那边的世界,日后会遭报应的。
  
      我很少来这里,所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情况。
  
      现在在医院里转了几圈,大概明白了这里的情况。
  
      医院里四处飘荡着游魂,在这里有三类“人”,一类是活人,一类是鬼,最后一类是黑白无常。
  
      黑无常管死,白无常管生,所以在急救手术室外面管秩序的都是黑无常,时机一到,便用钩子往病人身上一勾,那病人就回天乏术了;而在产房外面的都是白无常,时机一到,就把手里的灵魂往孕妇身上一扔,孩子就呱呱落地了。
  
      医院这么大,生人活人那么多,管理秩序的当然不止是一组黑白无常。
  
      我跟拜山头一样一个个拜访过去,和他们说清楚等会儿会有个特傻逼的新人在医院里面会摇起安(zhao)魂铃,还请他们多多关照,只要他们能够看好自己管辖范围内的鬼,不让他们被范雪琦的安(zhao)魂铃招过去,那就没多大的事情。
  
      范雪琦又不是来和黑白无常抢人的,所以要说到“扰乱生死秩序”——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我就这样一路安利过去,到张晓平病房的时候,一包烟已经没了。
  
      打点了这么多关系,我觉得差不多了吧,刚擦一把汗,刚要把空了的烟盒扔进垃圾桶里,忽然有一节指骨戳了戳我的肩膀。
  
      咦?
  
      我转过头,看见一个披着黑色斗篷,手里抱着一把大镰刀的骷髅,这一身标配明显写着:俺也是黑无常!
  
      他对我咧嘴一笑,一口白牙和泛黄的骨色对比得很明显,感觉像是去洗过牙了。
  
      他笑眯眯地跟我伸着手……
  
      呃,这该不会……?
  
      汗,没烟了呀。
  
      而这时候,他也看到了我手里面空了的烟盒,一颗笑眯眯的骷髅头瞬间变成很衰的骷髅头!
  
      “冷静冷静!我现在就去买包烟回来孝敬您!”我赶紧安抚这个变得很衰的黑无常。
  
      他怒吼一声:“来不及了!我的心已经被你深深地伤害了!”
  
      说完,就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了。
  
      我内个囧啊,就一根烟而已,我再到楼下去买一包不就有了吗?怎么就被我深深地伤了心呢?现在的阴间公务员心里承受能力都这么低吗?!
  
      如果惹的是白无常也就算了,毕竟白无常也就只有一个鸡毛掸子,最多是被他打打屁股;
  
      可是惹的是黑无常,那就麻烦了!因为黑无常手里有一把勾魂镰,还有一条锁魂链,勾魂镰一挥,那就是一条人命啊!
  
      就在我在想该怎么去安抚那只傲娇的骷髅黑无常的时候,电梯门开了,三道熟悉的身影从电梯门缝里露出来了,看来艾婷婷他们已经到了。
  
      我叹了一口气,现在就算跑下去买包烟回来安抚那只傲娇的黑无常也来不及了,只好默念隐身咒,把自己的身影隐藏了起来。
  
      艾婷婷三人走了过来,这时候我留意到艾婷婷和她弟弟宋劲秋的样子有点不对劲,他们就和那天离开拘留所时的样子差不多,看起来一点都不亲近,让我始终挂在心上的还是宋小弟的那一脸伤感,要知道,男人感情没那么腻歪,要是真的出现这种表情,那就说明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走进病房里,当艾婷婷出现在张晓平的视野中时,张晓平就激动地爬起来:“婷婷!”
  
      然后当他一看见艾婷婷身边的宋劲秋时,脸变得比翻书还快:“你来做什么?”
  
      他们面无表情地走到张晓平病床前,宋小弟看起来很不在状态,在牢里的时候他看张晓平就跟看仇人似的,但是现在在艾婷婷身边,他半点劲都提不起来,一直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艾婷婷和宋小弟都不说话,张晓平忽然恼羞成怒了,指着宋小弟叫道:“我知道了!是你故意带婷婷来看我笑话的,对不对?”
  
      艾婷婷忍无可忍地开了口:“够了,张晓平!是我叫他来的,我也不是来看你笑话的,我找你有事。”
  
      张晓平立马变乖,睁大眼看着艾婷婷,声音也柔和了八个度:“婷婷,你找我有什么事?”
  
      艾婷婷没说话,而是转头向范雪琦使了一个眼色。
  
      范雪琦走向前,点了一支香。
  
      等等,这香怎么那么眼熟呢?
  
      那不是我店里的熏香吗?这丫头去我店里偷了熏香?诶,不是……谁给她打开了我店呢?她还没把我纹身店的钥匙扔掉呀?
  
      早知道我就换锁了。
  
      她算是聪明的,还知道去我店里偷香,直接把张晓平催眠了好办事,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病房里没人说话,张晓平就纳闷了,指着范雪琦问:“婷婷,她在干嘛?”
  
      但是艾婷婷并不想和他说话,哼了一声,坐到了张晓平对面的空床上,然后就咬着嘴唇,一句话都不说了。
  
      但张晓平并不想就这样浪费了和艾婷婷相处的机会,他冲动地掀开被子想下床,可是刚一动,就疼得脸色发白,冷汗狂掉!
  
      艾婷婷终于动容了,她皱起眉,不解地问:“你到底伤哪里了?”
  
      这话让我感到很意外,艾婷婷竟然不知道张晓平伤在什么地方?看来,宋小弟和我一样,都不好意思当着女生的面说出张晓平伤在什么地方?
  
      张晓平也不好意思说伤在哪里,脸一红,支支吾吾说道:“没,没事,小伤而已!”
  
      艾婷婷:“可是,我听吴深说,你的伤很重,治不好就残废了。”
  
      张晓平脸色一变,愤恨地一捶桌子,咬牙道:“吴深?他真这么说的?”
  
      他的愤怒吓了艾婷婷一跳,宋劲秋生气地说:“张晓平,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那天晚上不是我姐夫救你,你恐怕就死定了!”
  
      “姐夫?”张晓平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他嘲讽地斜了宋小弟一眼,“你叫他‘姐夫’?恐怕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吧!”
  
      这话一出,别说是宋小弟,就连艾婷婷也变了脸色。
  
      这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我总觉得艾婷婷姐弟俩的关系怪怪的?可能张晓平知道什么?
  
      “你什么意思!”宋小弟在张晓平的面前就特别容易被激怒,他青筋暴跳的想要向张晓平讨个说法,但是范雪琦却拉住了他的手,朝他轻轻摇了摇头,让他别和张晓平争吵。
  
      是的。
  
      安魂香虽然能催眠人,但是如果一直吵下去,张晓平处于一个激动的状态中,也是很难入眠的。
  
      这一点,范雪琦应该是提前和艾婷婷姐弟俩说过了,所以宋小弟一看到她使的眼色就会意过来,狠狠瞪了张晓平一眼,便闭紧嘴,转过身去了。
  
      张晓平和宋小弟吵不起来,一下就尴尬了,他只能转头对艾婷婷温柔地说道:“婷婷,你今天愿意来探望我,是不是原谅我了?我……”
  
      艾婷婷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们的事稍后再说,你先躺下来,闭上眼睛。”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你照做就对了。”
  
      张晓平为了讨好艾婷婷,就马上躺了回去,他闭上眼睛,过不了10秒钟,身体便放松了下来。
  
      “他睡着了!”范雪琦高兴极了,她对艾婷婷招招手:“婷婷快!快拿吸魂纸出来,我们只要在他伤口上吸下那一魂就大功告成了!对了,弟弟,这渣男伤在什么地方呀?”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