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85章 化蛹,刺魂第85章 化蛹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85章 化蛹

  
      我裹着绒毛小披肩(借的),捧着热乎的姜茶,靠着电暖风,听那护士说:
  
      “其实我们这太平间经常有怪事发生。我管理太平间的时候,有时候会听到好像有人在里面说话的声音,好像是一个男人和女人在调情一样。但是走进去检查,却又看不见什么人。”
  
      我微笑着问:“你不害怕吗?”
  
      护士表情冷漠:“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会感到害怕,但是这种情况多了,就见怪不怪了。”
  
      难怪在太平间见到我的时候,她的反应并不是很大,看来学医的人果然就是胆识惊人!
  
      护士喝了一口茶:“但有时还是会感到害怕的,因为经常听到敲柜子的声音,好像躺在冰柜里的尸体在敲门一样,不过每次过去检查的时候,也没看见有哪一个冰柜打开。”
  
      我微笑着问:“除了这个奇怪的声音,你是不是还经常会听到一个‘嘎嘎’的怪声?”
  
      护士讶异:“是呀,你怎么会知道的呢?”
  
      “有草稿纸吗?”
  
      她在桌面上找了一下,最后拿了一本医生专用的开药单本子,问我:“这个行吗?”
  
      “可以!”我豪气地说,并把单子拿了过来,再次咬破指尖,(修行之人真是心酸啊,同一根手指一天得咬好几次!疼嘤!),把开药单反过来就是一张洁白的纸张。
  
      我在上面画了一道符,上书:【敕令:黑白无常不得擅入!】
  
      转身,把符交给好心照顾我的护士,我说:“找个比520胶水还更强力的胶水,把这道符贴在太平间的门口,以后太平间里就不会再有那样的怪声了。”
  
      微笑。
  
      去你MB的,谁给你们这对小无常鬼整老子的勇气?老子让你们以后再也不能去太平间谈恋爱!
  
      等身体好了之后,我就潇洒地离开了医院。
  
      *
  
      回到店里,好好睡了一觉,直到被范雪琦的电话吵醒。
  
      范雪琦:“小师叔,我们在你店外面,你在店里吗?”
  
      我:“在,干嘛?”
  
      范雪琦:“我们已经拿回吸魂纸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把分散的鬼魂合并在一起,只能来找你了。你快出来开门啊!”
  
      我青筋暴跳:“你不是有钥匙吗?自己开门!”
  
      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说这丫头是不是傻?自己有我店里的钥匙,而且拿着钥匙闯空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就跟我“见外”什么?明天就去把所有的锁都换了!
  
      我起床,刚出房间就看见范雪琦和艾婷婷在店里面,俩丫头看起来精神都挺好的,看起来被那骷髅无常捉弄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我往贵妃椅上一坐,就对范雪琦勾勾手指:“吸魂纸拿来。”
  
      她马上就把吸魂纸拿出来给我,我又让艾婷婷过来,把她的袖子撩起来,她手臂上的虫子已经九成化蛹了,这看一眼过去,感觉她整只手臂就是被一只蛹包裹起来……不,应该说,她的手臂已经变成了“蛹”。
  
      艾婷婷看到自己的纹身的时候,表情变了变,吞了一下口水,似乎觉得恶心。
  
      我好笑地问她:“虫子你都不怕,蛹你就怕了?”
  
      艾婷婷叹气说:“我没怕,只是这样看上去,太……”
  
      太恶心了。
  
      之前看她的手臂,就只是被虫缠起来而已,而现在看上去,她的整只胳膊都好似变成了“蛹”,不像是人的手臂了。
  
      “小师叔,接下来要怎么做?”范雪琦好奇地问。
  
      我把吸魂纸展开,倒过来,悬在艾婷婷的手臂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便有一道青烟从纸上逸出,飘向艾婷婷的手臂,片刻之后,吸魂纸已是白纸一张。
  
      而那烟落到艾婷婷的手臂上,“蛹”似有感应,动了一下,因为它已和艾婷婷的手臂融为一体,所以当它微动的时候,就好像艾婷婷笔直的手臂扭了一下一样。
  
      “啊!”艾婷婷吓得脸色苍白,但定睛一看,“蛹”又恢复了平常。
  
      我对艾婷婷说:“还有4天多点的时间,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不要再出什么错了。”
  
      “嗯。”她点了点头。
  
      “所以,你现在最好告诉‘她’,让‘她’不要再伤害张晓平了。因为你的缘故,‘她’现在十分仇恨张晓平,说不定会在什么时候又偷偷溜出去报复张晓平,再发生和现在的事一样,就不好了。”
  
      “嗯!”艾婷婷点头,她看着自己的手臂,忍下了恶心的感觉,柔声对“蛹”说道:“糖宝,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虽然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张晓平作为我那时最爱的人一声不响地离我而去,但是我从来没有恨过他,因为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恨一个人会让自己变得更痛苦。我不想再让我身边的人为我担心了,所以我很久之前就决定放下一切了!虽然我想起那时候的事情还是会哭鼻子的……”
  
      说到这里,艾婷婷已经情不自禁地带上了哭腔,但是她还是很坚强地勾着微笑说下去:“但是我觉得那是一段很棒的经历,因为它让我看透了人心,知道谁才是真正爱我的人,谁是讨厌我的人。也是因为那段经历,让我学会了在以后的人生中要好好地爱自己、爱身边的人!我不想让我的人生中再带有恨,所以你也不要再去恨张晓平了,好吗?”
  
      静~
  
      “蛹”没有反应。
  
      过了几分钟后,艾婷婷抬起头,泪眼婆娑,求助地看向我。
  
      我无奈地耸耸肩,因为“蛹”没有反应,所以我也不知道它究竟有没有答应艾婷婷的请求,就此放过张晓平。
  
      但我还是拍着艾婷婷的肩膀,安慰她:“它是一个很善良的鬼魂,一定不会做出让你失望的事情的,放心吧!”
  
      “嗯……”艾婷婷擦干了眼泪。
  
      这一段话并没有像她说得那么坚强,说完后,她显得闷闷不乐的,放下了袖子后,就低着头坐在我身边,不愿吭声。
  
      范雪琦给她打气:“婷婷,你不要那么沮丧啦!就算以后出事,我们这不是还有小师叔在吗?有他在,不会出事的。再说了,我们还有4天的时间。4天后,小师叔做法送走这个鬼魂,以后你手臂上就不会再有这个纹身,也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了!”
  
      艾婷婷沉默了会儿,才低声问:“这只鬼到底是谁呀?”
  
      我摇头:“谁最爱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艾婷婷摇了摇头,脸色依然黯然。
  
      看她这么消沉,范雪琦实在受不了了,就拍了拍我的肩膀,扬起大大的笑容,似乎是想要活跃起气氛来:“小师叔,你知道吗?我们今天在医院里都经历了什么?如果你知道了,一定会说我很棒的!”
  
      棒?
  
      我还想问那该死的骷髅无常到底把他们三人都弄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我在太平间里面找不到他们?
  
      要不是因为我不想让范雪琦她们知道我隐身偷偷跟在他们身后,还反被黑白无常锁进了太平间,误以为他们被藏在冰柜里,还一个个冰柜翻找过去——这么囧的事,我绝对不能让她们知道!
  
      幸好,范雪琦这丫头藏不住事,她主动提,我也就能假装不动声色地问:“你们遇到了什么?难道是因为去到了医院,知道虫子的一魂附在张晓平的哪一个部位上之后,就高兴坏了?嗯,那地方确实很酸爽!”
  
      “不是啦!”范雪琦嬉笑着推了我一把,说:“是更后面的事。在拿回虫子的一魂后,我们遇上了十分好玩的事!”
  
      好玩的事?
  
      碰上黑无常,还能好玩?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