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90章 他的梦中情人 2,刺魂第90章 他的梦中情人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90章 他的梦中情人 2

  
      我吃惊得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
  
      宋劲秋和艾婷婷可是姐弟俩啊!他们怎么……怎么能……?!
  
      如今,我想起来,在店里面时,宋劲秋对我支支吾吾的态度,他根本就没有对我说实话!没有告诉我他到底梦见的是什么!
  
      羞耻……
  
      是很羞耻,弟弟竟然肖想自己的姐姐,任谁都说不出口!
  
      难怪艾婷婷每次见到宋劲秋时,表情都怪怪的,看来她早就知道宋劲秋对自己的心思。
  
      难怪张晓平会对宋劲秋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笑,原来他也知道宋劲秋对艾婷婷的心思。
  
      难怪宋劲秋现在都不愿叫我“姐夫”了,谁又能做得到若无其事地和自己的“情敌”拉近关系?
  
      难怪宋劲秋来我店里面要我一定要终结女鬼的纠缠,那是因为他也知道这种梦是不该出现的!
  
      牧师:“现在要交换戒指,作为结婚的信物。戒指是金的,表示你们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爱,像最珍贵的礼物交给对方。请拿出你们的戒指。”
  
      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阻止这场婚礼,因为这场婚礼是不对的!不能继续进行下去!
  
      牧师微笑:“宋先生,请你一句一句跟著我说——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
  
      新郎宋劲秋看了身边的新娘一眼,笑容满满的都是宠溺:“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
  
      “不行!”我冲入婚礼中,挥手大喊:“我不同意!你们的婚礼不能进行下去!”
  
      新人转过了头,这一刻我看清了他们的脸,艾婷婷的脸竟然是真实的,划着精致的妆,身着洁白无瑕的婚纱,手机捧着娇艳的红玫瑰,这真是我见过的艾婷婷最美的样子了。
  
      “吴深?”她吃惊地叫道。
  
      她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
  
      宋劲秋梦里的NPC竟然认得我?
  
      除非她是本人!
  
      在虫子的作祟下,艾婷婷竟然和宋劲秋在做同一个梦?!
  
      宋劲秋看到我,反应比艾婷婷更剧烈,简直可以说是用歇斯底里的语气冲我喊道:“吴深!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你、你别想抢走婷婷!”
  
      他和艾婷婷本来就站得近,在我还没有跑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抓起了艾婷婷的手,转身就跑。艾婷婷则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她被宋劲秋拖走,但又不停地回过头来看着我,一脸着急的样子,仿佛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一样!
  
      忽然,我脚下一滑,重重摔倒!
  
      这时候我才惊觉身下的红毯不断地往后抽,把我往后带,如此一来,就离宋劲秋和艾婷婷越来越远。在我没爬起来之前,他们已经从教堂的侧门里逃了出去,完全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而教堂开始四分五裂。
  
      这是梦境破碎的征兆,我的闯入引起了这个梦境背后的操纵者的注意,“她”现在要开始对付我了!
  
      果然,窗户外面掠过一道白色的影子。
  
      我慌张转身去寻找那道影子,发现在窗户外面停留着一只巨大的眼睛。
  
      那不是人的眼睛。
  
      没有黑白分明的色彩,只有淡黄色的一片……昆虫的眼!
  
      是蛹!
  
      那只蛹的眼睛!
  
      它在房子外面偷窥我,非人类的眼眸令我看不透它在想什么,但我也能从梦境的四分五裂里察觉出它对我的想法!
  
      这个教堂已经崩了,到处都是崩裂开的痕迹,我若是有点不注意,便会掉到裂缝里!
  
      而这时候,坐在长椅上的“宾客NPC”们忽然张开了他们脸上唯一仅有的器官,就是嘴,一起齐声呼叫——只是“叫”,没有任何字眼,可是“他们”的齐声像是歌唱、又像是在鬼叫,声音交杂在一起,传入我耳里,刹那间,我感到耳朵里嗡嗡嗡地响,响得耳膜快被穿透了,大脑震荡起来,眼前破碎的教堂晃出了无数重影!
  
      不管这个教堂裂成一块块,每一块四处飞舞,但那些“宾客NPC”屁股就是紧紧地黏在长板凳上,身体坐得直直的。
  
      教堂的墙壁慢慢地收拢过来了,当空间被压缩得越来越小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四周的窗户上被淡黄色的东西遮挡住,那淡黄色的东西上还有一条条纹路……
  
      是蛹的身体!
  
      它在外面用自己的身体卷住教堂,想把我压缩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将我碾死!
  
      为什么?
  
      我忍着那些“宾客NPC”犹如灵魂冲击一般的鬼哭狼嚎,吃力地站起来,看向蛹的眼:“你竟然想对我下手?!你想毁掉契约?明天就是契约终止日了,时间一到,你必须离开艾婷婷!这是阴阳规矩,不得违背!你早就死了,你对艾婷婷到底还有什么地方留恋的?你是鬼,你不可能永远和艾婷婷在一起的!你必须得去投胎转世!忘掉这一世,忘掉艾婷婷!”
  
      然而就在我话音落下的一刹那,“宾客”们的齐声大合唱变得更嘹亮了!
  
      那像是地狱发来的邀请函!
  
      也像是范雪琦摇出的安魂曲!
  
      我在别人的梦境里,犹如一个柔弱的婴儿,所有的术法都收效甚微,这就是为什么入梦术被列为禁术之一,因为不管再多高强的术者,进入了别人的梦中,力量就会大打折扣,如果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本体中,就会死在他人的梦中!
  
      能杀死入梦者的,是鬼,但能让入梦者死得毫无反抗之力的……
  
      是梦主本人。
  
      这是宋劲秋的梦。
  
      如今我被折磨得有多痛苦,就有多能感受到他内心里对艾婷婷的爱有多炽热!
  
      此时的蛹只是一个帮凶,它是帮宋劲秋杀死我,而真正决定让我无法离开这个梦境的,是宋劲秋本人!
  
      我倒在地上,脑子已经快要被那些诡异的歌声折磨得快裂开了,在濒临死亡的线上,我眼前出现的是宋劲秋过去在我面前的样子。
  
      他对我笑,叫我“姐夫”,但那笑容是那么的悲伤,是知道自己爱上一个绝对不能爱的人,所以他愿意忍着悲伤,真心地祝福他心爱的女子能够获得真正的幸福。
  
      “吴深,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姐!如果你以后让她伤心难过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发誓!
  
      一幕幕,那么明显的痕迹,只有我们这帮傻子没想到!
  
      就在我以为我快死定的时候,一首熟悉的曲调从窗外飘了进来。
  
      它就像是一汩溪水,静静地流入。
  
      “宾客们”的歌唱是来自地狱的召唤,是那么狰狞,可它却从狰狞的曲调的缝隙中渗透了进来。
  
      死亡调渐渐弱小下去了。
  
      而安魂曲却渐渐大声了起来。
  
      压缩的空间停止了扭曲。
  
      窗外的蛹飞走了。
  
      阳光从天窗上照进来。
  
      这一刹那我得到了生机,立即使出返魂术,逃出了宋劲秋的梦!
  
      *
  
      宿舍里黑乎乎的,唯有枕边的手机屏幕亮着光。
  
      我刚回来,看到的就是这道映在脸上的光,还有其他舍友半梦半醒中的抱怨:“卧槽!到底那个傻逼大半夜的打电话来呀?还给不给人睡觉了?”
  
      咳咳!
  
      没错,是我的手机在响。
  
      这件事说明了一个道理——拿浮生的安魂曲做铃音,果然是有用滴!
  
      正好是大半夜有人打我的电话,所以浮生的安魂曲响起来了,正好帮了我一把,不然我的小命真的要丢在别人的梦里了。
  
      不过是哪个傻逼给我大半夜地打电话呢?响了这么多声,肯定不是骚扰电话。
  
      拿起来一看,原来是范雪琦这个大傻逼。
  
      我擦擦汗,接了电话:“喂?”
  
      电话里立即冲出范雪琦的大叫声:“师叔!婷婷的纹身不见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