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95章 好好告个别吧,刺魂第95章 好好告个别吧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95章 好好告个别吧

  
      “它又醒了!”范雪琦一声惊呼,马上拿出她的安魂铃,摇了起来。
  
      听到她的安魂调,我有点吃惊,因为这一次她竟然摇出了水平来,难怪艾婷婷自残的时候,那虫子没出来反抗,原来是先听了范雪琦的安魂调才睡下去的。
  
      我的店里有点乱,看来在我进店之前,他们和虫子交过手了,范雪琦的安魂调终于成了,该不会就是刚刚被虫子逼入绝路,反而被激发了潜能吧?
  
      但,不管什么术法,再对同一物使用三次,都会失效的。
  
      范雪琦的安魂调虽然小有所成,但是对蛹来说已经完全失去了所用,它根本就不受范雪琦安魂调的安抚,反而显得十分急躁,冒出头后,就把我撞到一边去,接着又撞开宋劲秋和范雪琦,发了狂地带着艾婷婷朝门外冲去!
  
      “婷婷!”宋劲秋冲很快就反应过来,飞快地抓住了艾婷婷,而范雪琦也反应过来,扑到宋劲秋身上,抱住了他的腰,两人一起拖住了被带出去的艾婷婷。
  
      我本来也想帮忙的,但是爬起来后,发现他们已经成僵持之势,艾婷婷已经不再向外跑,也不会被宋劲秋拖住。
  
      于是,我停下来,托着下巴,突发奇想。
  
      “师叔!你在干嘛?快来帮忙啊!”范雪琦惨叫着!
  
      我捶了一下手,对他们说:“你们先撑住,我去泡壶茶。”
  
      “!!”
  
      于是,在他们的注视下,我真的转身去泡了壶茶。
  
      不仅如此,我还在贵妃椅上盘起了腿,捧着一盏热乎乎的新茶,一副笑眯眯地看戏的样子。
  
      我成功地在他们脸上看到了从懵逼到震怒的转变,有趣极了。
  
      范雪琦绝望地叫道:“小师叔,你别这样!快来帮点忙啊!”
  
      我一愣:“帮忙?”
  
      范雪琦:“嗯!快来,随便帮一下就好了嘛!”
  
      于是我给他们点了一首歌,我的镇店神曲:“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范雪琦顿时气得吐血。
  
      我不厚道地哈哈笑了起来。
  
      然而我的旁观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发挥,在彻底认定我不会出手帮忙之后,宋劲秋就更用力地拉着艾婷婷的手,用力得连脸都变得狰狞起来了。
  
      而艾婷婷左右手都有人拉着,她成了中间被拉锯的对象,时间越长,她就越痛苦,再加上手臂上本来就有伤,蛹是从伤口上钻出来的,这一拉扯,就像是狠狠地蹂躏她的伤疤一样,血不断地流!
  
      她哭泣不已,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而哭声也渐渐减弱。
  
      时间已经过去5分钟了。
  
      忽然,艾婷婷被拉回来了!
  
      这转变发生得太突然,让人始料未及,三人一下子跌坐一团。
  
      很快,宋劲秋就紧紧地抱住艾婷婷,就像是害怕再一次失去她一样。
  
      而这时候,蛹在艾婷婷的手臂上抬起了身体,看了他们一眼。
  
      就这一眼,令宋劲秋怒从胆边生,伸手用力地抓住蛹,将它从艾婷婷的手臂上拔了出来,刹那间,伤口迸射出一片绚丽的血花!
  
      他把蛹拔下来,狠狠地掷到地上,指着它怒骂道:“你够了吧!你究竟要伤害婷婷伤害到什么时候?”
  
      而艾婷婷也抓起掉在地上的手术刀,对着虫子,护在自己的胸前,满脸惊慌地说道:“你不要再过来了,你要是过来,我就把我的手臂砍下来!我宁愿不要手臂也不要和你在一起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缠着我?你要是不说,那你就走吧!你和吴深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你就该走了,不要再缠着我了。我想做我自己!我不想被你操纵了!”
  
      蛹抬起身体,哀伤地看了她一眼。
  
      风从外面吹了进来,从蛹的身上拂过的时候,它渐渐化作了人形,就是我那日在宋劲秋床头看见的长发女鬼。
  
      风吹起她的头发,头发飘起来后,里面还是头发,没有脸。
  
      艾婷婷第一次见到“她”的真容,吓了一跳,往后躲了一下,藏到了宋劲秋的身边。
  
      “婷婷,你真的不认识她吗?”范雪琦胆子比较大,第一次见到无脸女鬼,并不怎么害怕,指着无脸女鬼问道。
  
      艾婷婷摇摇头:“我真的从没有见过她。”
  
      “你没见过她,那她为什么会缠上你?”
  
      “我怎么知道呀!”艾婷婷比谁都委屈!
  
      宋劲秋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挺身而出,护在艾婷婷的身前,铿锵有力地对无脸鬼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缠上婷婷,但是从今天起,你要是想再接近婷婷,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
  
      说完,他转过头,满怀愧疚、又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深哥,对不起!但是我对姐姐是真心的!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我却忘恩负义,想要抢你女朋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和姐姐无关,你要是还喜欢我姐姐的话,请你一定要帮姐姐这个忙,不要再让这个鬼缠着她了!不要再让姐姐受到任何伤害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哭笑不得,摇手表示道:“这个用不着cue我呀,我和你姐早分啦,你要是喜欢她,你就放心大胆地追嘛!我不介意的。”
  
      “咦!”他傻逼了。
  
      艾婷婷也是好笑又好气,偷偷掐了他一把,红着脸说道:“笨蛋,我和吴深不是那回事!”
  
      明白过来后,宋劲秋脸也红了。
  
      我放下茶,站起来,拿起崭新的吸魂纸,朝女鬼走去:“可以和我走了吗?”
  
      风又起。
  
      但不同的是,在风声中,隐隐约约有一女子在哀声轻呼,每一声听起来都是肝肠寸断:“婷婷……婷婷……”
  
      然而,这凄凉的呼喊声,并没有唤起任何人的同情,反而让艾婷婷感到害怕,往宋劲秋的身后躲了起来。
  
      看到这一场景,女子的唤声也渐渐变得失望起来了。
  
      我轻声问她:“需要我帮你转述你的话吗?要告别了,你应该有很多想和她想说的话吧?”
  
      女鬼静静地站着,许久,才慢慢地摇起了头。
  
      她摇得很慢,好像摇一下头都是那么的艰难。
  
      与此同时,在我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轻飘飘的声音:
  
      “不说了……”
  
      “让她忘了我吧,就当我从来没回来过……”
  
      “帮我和她说声对不起……”
  
      “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是“她”在和我说话。
  
      说起来,我吴深天生反骨,你不要我做的事,我反而更想去做。
  
      于是我抬起手,探入她的长发中,顺着她的轮廓,轻轻地拨开她的头发,一下,又一下,直到一张素净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好告个别吧,难得回人间一次,不要浪费这个机会。每一个孩子都应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谁是最爱她的人。”我轻声说,并让开身体,让她们见面了。
  
      当看到女鬼的脸的时候,艾婷婷吃惊地捂住了嘴,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她看到了什么!
  
      因为,
  
      那张脸和她自己长得实在太像了,不说完全相似,也有六七分的相似度!
  
      她很年轻,看起来和艾婷婷差不多岁数,但也有可能她死的时候就是二十来岁的年纪。
  
      其他人也都被女鬼的容貌震惊了!
  
      艾婷婷看呆了许久,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不确定地指着女鬼问:“妈妈?”
  
      然而女鬼却一转身,化作一道白烟,朝艾婷婷的手臂上钻去,下一秒,已变回了纹身。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