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97章 刚见面就分别 2,刺魂第97章 刚见面就分别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97章 刚见面就分别 2

  
      终于化蝶了。
  
      化蝶就是别离日。
  
      我想起两个星期前,艾婷婷还是一个爱笑的女孩,她会拿着青菜叶子去逗手臂上的虫,兴高采烈地幻想着自己养的虫什么时候会变作美丽的蝴蝶。
  
      然而,虫子化蝶了,当初最期盼它变成美丽蝴蝶的人却高兴不起来了。
  
      因为虫子化蝶变小了,所以我重新把吸魂纸裁剪成合适的尺寸,贴在艾婷婷的手腕上,当我把吸魂纸取下来的时候,她的手腕白白净净的,就连当初她自杀留下的疤都没有了。
  
      再看一眼自己取下的吸魂纸,发现蝴蝶的躯干是淡褐色的,就和从前那道疤一样。
  
      她走了。
  
      把艾婷婷身上最痛的伤也一并带走了。
  
      我小心翼翼地收起吸魂纸,准备把它收藏起来,忽然听到艾婷婷哀伤地说:“才见面就分别。”
  
      我停住脚步,看向她。
  
      她在看着我手中小小的一卷吸魂纸,脸上的泪痕已干,可那双眼睛比哭起来还哀伤。她蹲在地上,抱着双膝,整个人蜷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和可怜,触动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于是我折回来,打开吸魂纸,把蝴蝶展露给她看,轻轻的、一字一顿地告诉她:
  
      “记住这个颜色、这个纹路、这个模样。”
  
      她看向我,眼神里充满了埋怨,是在埋怨我都已经把她刚见面的生母夺走了,现在还拿着她母亲的画到她的面前嘚瑟,在挖她的伤口。
  
      “这就是你母亲下一世的样子。”
  
      *
  
      后来,我听范雪琦那丫头说,艾婷婷转系了,转去学生物了,主修昆虫学科,打算以后考研、攻读博士,用一生的时间,去寻找一只蝴蝶。
  
      她相信,她们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虫子娘亲自为她挑选的男人真是不错,每次艾婷婷每次来我店里的时候,他都会陪着她一起来,两人的手一直牵着,就没见松开过几回。
  
      至于艾婷婷为什么会来我店里,那还用问吗?
  
      我把虫子娘的画装裱好,那是我店里最小的画,挂在墙上,和其他的画相比,它实在太小了,稍微不注意,就会忽略掉它的存在。
  
      艾婷婷把画当做虫子娘的替身,每个周末都会跑来我店里拜祭虫子娘,什么高兴的不高兴的事都会对着画像说,每次她说得高兴的时候,蝴蝶翅膀上的磷光会轻轻地闪一闪,只是她从来都没有注意过。直到某一天,蝴蝶的翅膀再也不会闪光了,她也没有留意,依然会时不时地来我店里祭拜蝴蝶。
  
      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差别就是从此以后,又多了一对人帮我喂狗了。
  
      我家的狗啊,原来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难怪和谁都亲。
  
      至于范雪琦。
  
      在艾婷婷转专业之后,她也转专业了,是专去学音乐了,看来这丫头根本没留意过自己的天赋问题,也没有被的亡灵世界的阴暗面所吓倒,反而是更坚定地一条路黑到底了……唉!
  
      唉,说了那么多,我也是时候去批发一打的红塔山香烟,去孝敬医院的那堆“老祖宗”了!
  
      *
  
      上次在医院里,范雪琦摇铃给那堆老祖宗惹了不少麻烦,让他们觉得一根香烟根本安抚不下他们的怒气,让我给他们一鬼一条地送烟去,不然他们会一直记着我的仇。
  
      鬼呀,都是一堆小肚鸡肠的大爷,指不定以后会找我麻烦呢?
  
      我到医院后,先找了上次见的骷髅无常,第一包烟就先递给他,向他赔罪,感谢他不计较小朋友们的胡闹,还帮他们定住了虫子的一魂。
  
      他抽了几口烟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年轻人,有前途。以后你就是我罩的了,要是有什么鬼敢欺负你,记得报上你嘎哥大名,保证他们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好!”我只能笑笑不说他的道行有多低了,以后要是碰上鬼了,他还不如直接报我的名头呢。
  
      他抽完烟,就夹着我送的一条烟,趾高气昂地走了。
  
      后来,我才从别的无常鬼嘴里听说到,原来那骷髅无常嘎嘎的女朋友是医院这一块地盘的小区组长,厉害得很,难怪他本事那么低,说话却那么狠。
  
      我并不觉得那骷髅装逼是件讨厌的事,反而觉得他是一只好玩的无常。
  
      在我发出最后一条烟出去的时候,墙壁里伸出一只手,戳了戳我的肩膀,一回头,我看到了熟人!
  
      我呆了。
  
      而那无常默默地对我摊开手掌,搓了搓手指,意思是:我的烟呢?(别人都有份,我的呢?)
  
      刹那间,我绝望了!
  
      上一次来的时候就和这医院里的所有无常鬼打过照面了,所以我心里很清楚他们的数量,这次来,买烟的条数也是按无常鬼们的数量添购的,原以为够发的,可尼玛的谁想到他竟然还在这个医院里!
  
      他是谁?
  
      当然是无常局里最高的官,所有黑无常的头儿——范无救了!
  
      我看到范无救,内心是崩溃的,真想直呼一声:你大爷的,怎么那么久还不回阴间去啊!(T皿T)
  
      “那帮小无常都能得到一条烟,我的话……怎么说都得两条吧?”范无救搓着手指,含蓄地看着我说。
  
      老纸没烟了!没烟了!!
  
      去你丫的!!
  
      可我敢这么说吗?
  
      就算得罪这医院里所有的无常鬼,我也不带虚的。可看到范无救范大爷,我只想给他跪下唱征服,因为他是直接管我性命的无常鬼啊,我敢得罪他吗?
  
      不敢!
  
      可偏偏……这大爷不在我有烟的时候冒出来,偏偏在我把所有烟都派出去完的时候才冒头?这是故意的吧?
  
      你大爷!
  
      范无救挑了挑眉,已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了,他淡淡地说:“这回记着账,下回给我带双倍来。”
  
      “嗯。”我心酸,还好大爷够大度……
  
      而就在这时,一个黑无常走了过来,一过来就怼范无救:“新来的!你干什么呢?就你还想要人家两条烟呢?”
  
      说完,就狠狠扇了范无救后脑勺一巴掌。
  
      我囧!
  
      我大爷被人打了?
  
      而最诡异的是,被一个小无常鬼扇了就扇了吧,他在我面前时明明各种狂拽酷炫,可这一巴掌扇下来后,范无救竟然像变了一个鬼似的,再抬起头来已经是一脸谄笑的狗腿子样了:“杨哥您说得对,是小的我错了。呵呵……”
  
      那黑无常被奉承后,脸色才稍微好一点,用前辈教训新人的口吻对范无救说:“你给我记住,做新人的时候,先不要贪心,等你本事练够了,翅膀硬了,你再去拿别人的烟!你记住,你面前的这个人是我们黑岩市的领主吴大师,不是你这新手惹得起的人。知道了吗?”
  
      范无救狗腿地点头哈腰:“知道了,知道了。”
  
      “那还不跟吴大师道歉?”
  
      “嗯!”范无救立马转过身,对我说拜就拜:“吴大师,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的身份这么高就跑来找您要烟了。烟我就不要了,您大人有大量,请不要把小的我的过失放在心上哈!”
  
      我想日了狗!
  
      这踏马的是什么鬼?!
  
      而那无常“杨哥”则是按着范无救的脑袋跟我赔礼道歉:“吴大师,这是我们区刚来的新人,试用期还没过呢,你就别和他一个新人计较那么多,放他一马,行吗?”
  
      瞧您说的……
  
      而我在这时候也才注意到,范无救的外袍和上次见面时不一样了,上次见面时,他的外袍是滚金边的,还有云纹,用句话形容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而现在,别说是低级无常鬼的标配制服黑色斗篷了,他根本就没有,就是简单的黑T恤、黑短裤、黑靴子,胸前还挂着一个响亮的牌子:实习生!
  
      锁魂链没有、勾魂镰没有,卧槽,这是“真·实习生”了?
  
      堂堂的无常局局长,跑来当试用期实习生——Excuseme?这是什么操作?
  
      见我久久不说话,那无常“杨哥”只好无奈地开口哀求道:“大师,现在无常鬼不好当呀,这小鬼好不容易才得到一个实习的机会,要是试用期出什么差错,他就只能去排队等投胎了。您就大人有大量,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和一个新人计较那么多了,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方便……”
  
      说完,他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暗示我以后可以在他这里讨得到便宜……
  
      但事不是这一回事啊!
  
      无常局局长怎么就成了试用期新手了呢?
  
      说得这么真,我差点就信了呢!
  
      但……
  
      范无救给了我一个眼神,让我自己体会一下。
  
      我体会到了无形的杀气,最后只能像吃了shi一样开了口:“好……”
  
      “谢谢大师!”范无救堪称无常界的一流影帝!
  
      于是那无常“杨哥”把范无救给带走了,一边走还一边训斥他:“快去干活!都来几天了,一件像样的活都没做得成,就你这样还能一只真正的无常鬼呐?还有,没成无常鬼之前,你能不能低调点儿?还想跟别人要烟呢?小心惹上不该惹的术士,一道三昧真火就把你烧了!”
  
      “嗯嗯!”
  
      我如日了狗一般,默默转身,离去。
  
      在走的时候,我的身边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虚影,是范无救。
  
      我看一眼就知道是他的身外化身,本尊是跟着那“杨哥”走了,然后用身外化身来找我交代点东西。
  
      他和我并排走着,这医院里的人和鬼,都没有一个能看得见他的身外化身。
  
      “我辞职了。”范无救这会儿就正常了,他像是和老朋友交谈一样和我说。
  
      我知道他不想让这里的无常鬼知道自己的身份,于是低声问:“为什么?”
  
      范无救说:“我好几百年没来人间了,没想到人间竟变得如此繁华,和单调的阴间相比,实在有趣多了。”
  
      你任性!
  
      “但阎王没批准。”范无救叹气。
  
      “为什么?”
  
      范无救叹气:“可能是因为我辞职信没写好吧。”
  
      我纳闷:“你写了什么?”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噗!”我简直一口血没喷墙上!
  
      大爷,你果然够任性啊!这么写辞职信,我要是他头儿,我也不会批!
  
      “所以我一气之下,就不回去了!”范无救哼哼,“反正我就隐姓埋名留在这里,谁能想得到我换了个身份藏在无常鬼中呢?反正,我的事,你别到处宣扬。我还想在人间多浪几年呢。”
  
      “好。”
  
      “以后,你就是我罩的人了。”他欣慰地拍拍我的肩膀,消失了。
  
      唉,堂堂无常局局长竟然来当小兵,看来以后有得玩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