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98章 在糟糕的天气里遇见了糟糕的鬼,刺魂第98章 在糟糕的天气里遇见了糟糕的鬼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98章 在糟糕的天气里遇见了糟糕的鬼

  
      轰隆隆!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恶劣的天气,天上雷电纵横交错,看着可怕也就算了,但它却又是每道劈下时又都定会劈到地面,即使从远处看,一条直线从天而降,也能令我心惊肉跳不已。
  
      而糟糕的是,这恶劣天气已经持续两天了。
  
      这天,我打着伞,从外面回来,还没走到店门口,就看到天上一道闪电直接降到我店门前!
  
      砰!
  
      电光火花!
  
      亮瞎我眼!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不说虚的,那一刻我是真的被这道雷电给吓得直接傻了,幸好它只是落在我店门口,而不是我身上,不然我就跟我店门口的那根电线杆一样,从中间折成两半了。
  
      缓过劲来之后,我看天上的雷电暂时不会劈下了,所以我就镇定地朝店里走去。
  
      “喂,现在的年轻人,看到摔倒的老人,都不知道扶了吗?”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停住脚步。
  
      三秒后,我走进了店里。
  
      “卧槽!真不扶!”那声音炸了!
  
      但是下一秒,就湮没在雷声中了。
  
      2016年6月8日,雷雨天,这是我认识林肆这妖艳贱货的日子。
  
      *
  
      轰隆隆——
  
      这恶劣的天气啊,感觉人躲在屋里,也一样快被雷声震聋了。
  
      那只鬼进门来了,说是老人,他确实有点年头了,披头散发的,头发长得都已经到脚踝处了,身上穿得很单薄,是一件睡袍……哦不,是古代的衣袍,不过现在已经被大雨冲湿,全身上下都淌着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水鬼呢,实际上也就是在外面淋雨淋得久了;
  
      但他说自己是“老人”也挺过分的,头发乌黑亮丽,跟用了飘柔似的,一张脸白净俊俏,五官精致,直白点说就是雌雄莫辩,额间缀着一粒圆润饱满的朱砂痣闪烁流华,低头含羞时也有一丝妩媚。
  
      最过分的是,他仗着自己头发长,肤白貌美,竟然假装女子,捏着嗓子,娇娇弱弱地和我说道:“公子,奴家这么多年流落在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如今被大雨困住,更是孤单寂寞冷。如若公子愿意收留奴家,给个刺魂的机会,奴家愿意以身相许,为公子暖床。”
  
      去你妈的……
  
      这雨都把他淋成落汤鸡了,衣袍都贴在身上了,是公是母,是36D还是平胸,一眼便知,他丫的竟然还仗着自己头发长想装女人?
  
      而最过分的是,这鬼站起来比我还高一点点,真到床上了,谁攻谁受呢?
  
      于是,我把这骚包鬼踢出了门,并在店门口上贴了辟邪符。
  
      “等一下!其实我是来和你做生意的!”外面的鬼终于再也不捏着公鸭嗓子喊了。
  
      一听有生意,我立马撕了辟邪符,请他进来详谈。
  
      刚坐下,我就问:“你有多少钱?”
  
      鬼说:“没钱。”
  
      我脸色立即冷下来。
  
      下一秒,鬼飞了出去。
  
      我再一次贴上辟邪符:【敕令:穷鬼不得进入!】
  
      *
  
      第二天,依然是那糟糕的天气,糟得让人没法好脾气。
  
      我在贵妃椅上躺尸,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声说话:“吴深,你门口贴着啥呢?”
  
      听到这声音,我脸色一变,赶紧爬起来一看!
  
      果然!
  
      左正一手提着一大袋泡面,一手拿着辟邪符走进来,那只湿哒哒抓着他的衣角跟着进来了,并在他身后和我笑容满面地打了声招呼。
  
      “……”我不想说话。
  
      左正这次来,是担心我会饿死在店里,毕竟这么恶劣的天气,外卖员都不敢出来送餐了,左正知道我的惰性,所以特地千里送泡面,让我在家里就算不出去,也能泡面管饱。
  
      在他走后,我认命了,毕竟我是一个相信缘分的佛系店主,既然人家能进到我的店里,就说明我和他有缘分嘛,没钱我也得认了这生意。
  
      坐下后,鬼双手交叠在胸前,抬着头看天花板,笑容满面,无比激动地和我说:
  
      “我希望我的契主是16-18岁左右的女子,超过18还没嫁人就太老姑娘了。”
  
      “身高一米六左右,不能太矮,也不能太高。”
  
      “体重90斤左右,不能超过100斤。”
  
      “头发要黑,不能染过。还要长,身体发肤授之父母,我最看不得你们这年代的后辈动不动就去剪头发,你们真是太不孝了!”
  
      “皮肤一定要白……白里透红的,那种健康。”
  
      “人一定要长得漂亮,用不着找比我好看的,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能比我更好看了。如果说我是10分美貌的话,我希望我的契主最起码也得是7分。”
  
      “一定要会做饭。”
  
      “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
  
      “还要有钱,我跟着吃她,不能饿肚子。”
  
      “家世一定要好,最好父母都有官职在身的那种最好,实在不行,也必须是书香世家!”
  
      “最好她是家里独女,这样父母过世的时候,万贯家产就是我和她的了,哈哈哈~~”
  
      下一秒,他又飞了。
  
      我在门口上再次贴上新写好的符:【敕令:穷鬼与左正不得进入!】
  
      *
  
      第三天,我还在贵妃椅上躺尸。
  
      “吴深!你丫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大的雨,我还过来给你送温暖,你竟然不给我进门?你嫌弃我穷?!”门外一声大吼!
  
      我抬起头,果然,又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场景,左正左手一大袋菜,右手一张符,屁股后面还跟着一只湿哒哒的鬼,那只鬼又笑容满面地和我打了个招呼。
  
      我:“……”
  
      命也!
  
      “你干嘛又来了?”我绝望地问左正。
  
      左正没好气地把符甩我脸上:“领奖金了,想请你吃火锅!”
  
      “又领奖金?”我吃惊,这厮真是福星高照呀,怎么时不时又有奖金了?这回是破了什么大案、还是救了什么厉害的人物?
  
      但……
  
      哥,你能不能不要把你的福气用在那穷鬼身上?这都把穷鬼带进门多少回了!!
  
      但左正不知道我心里的崩溃,屁颠屁颠提着菜进厨房去洗了。
  
      唉,算了,大雨滂沱,雷电交加,在店里吃火锅……我终于在冰冷的天气里找到了一丝温暖。
  
      等吃完火锅,送走左正,我转身就准备找扫把把某只溜进来的鬼赶出去,没想到这鬼却抓住了扫把,软声哀求道:“大师,我错了!这一天里我深刻地反省了自己!我不该对女子提那么多要求的,不管女孩长得再怎么歪瓜裂枣,我都不应该嫌弃她们的才对!从现在起,不管你要找什么样的女孩,我都随便你了!”
  
      很高的觉悟,不错。
  
      于是我放下扫把,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暂时收留你吧。”
  
      他激动无比地点点头,话匣子一打开,就像机关枪:
  
      “对了,大师,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今年几岁?”
  
      “我看他挺结实的,有几块腹肌,你知道吗?”
  
      “他结婚了没有?”
  
      “有女朋友了吗?”
  
      “父母可还健在?”
  
      “做什么工作的?职称高吗?”
  
      “存款多少?”
  
      “有房有车吗?”
  
      “对了,最重要的是,他一夜能几次?”
  
      笑~容~满~面~春~心~荡~漾~
  
      下一秒,他又飞了。
  
      我重新贴上新的辟邪符:【敕令:男鬼、左正与gay不得进入!】
  
      *
  
      第四天,我在贵妃椅上躺尸。
  
      门口一声熟悉的吼:“吴深!你这次又是什么意思?!gay?!你竟然把我和gay放在一起说,难道你觉得我是gay?老子直得不能再直了,好吗?老子天天给你买泡面,没老子,你和你的狗都要饿死了,你就这样对老子?!你他娘的是觉得自己菊花痒了,欠操了,是吧?”
  
      我绝望地抬起头。
  
      门口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
  
      “啊——!”我抓着头发,崩溃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