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01章 很快就热闹了,刺魂第101章 很快就热闹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01章 很快就热闹了

  
      所以就赶来瞧瞧信任鬼仙的样子?
  
      范无救说:“我记得上一个鬼仙出现的时候,他经历的雷劫是七天七夜,没想到现在出世的鬼仙历的劫是十天十夜,看来这次出世的鬼仙不简单。”
  
      这么牛?
  
      那么骚,竟然还不简单?
  
      我想到林肆就头疼,他那样子哪里有点“仙气”?恐怕就只有脸看起来比较“仙”了。
  
      “不过……”范无救看着我,笑得极有内涵。
  
      我的心被提起来了:“不过什么?”
  
      范无救说:“既然雷非常规地劈了十天十夜,恐怕没人可以吃得消吧?每个鬼仙渡劫过后都会有一段非常虚弱的时期,我看他应该会比其他鬼仙更为虚弱。他这段时间里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待仙体重聚才能出来了。哦,对了,你和他订了多长时间?”
  
      我脸色一变:“三年。”
  
      范无救幸灾乐祸地笑了。
  
      他娘的,我就说为什么那骚包要占着左正的肉体那么长时间!原来是他自己变虚弱了,需要一个特别命格极强的人来庇护自己呀!
  
      三年,对我们凡人来说很长,但是对他们这批一修炼就是千年的老鬼来说,只不过是一闭眼的功夫罢了!
  
      而这还不是最气人的。
  
      最气人的是范无救说:“小弟弟,你知道一个虚弱的鬼仙意味着什么吗?对于一个炼丹的人来说,一只鬼仙可以练出十全大补丸。对于一个只想变得更强的修行者来说,直接吃掉,能多加两三个甲子的修为。而对于鬼来说,吃掉一个鬼仙,起码能分到他一半的修为。而像路边街头的那些孤魂野鬼嘛,只要能吸收到一口鬼仙解体时期的仙气,也能变强不少。”
  
      末了,他还来一句:“你那哥们现在还好吗?”
  
      这真是气得我想摔锤子!
  
      该死的林肆,把我哥们变成了香饽饽了?
  
      要是真照范无救的话来看,那林肆渡劫时必定是引起了四面八方的注意(废话,那么大的雷!),过不了多时,将会有不少贪这好处的人前来我们这座城市?
  
      不,
  
      别说那帮修行者了,我现在就感觉阴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对鬼仙最敏感的,应该是同类优先吧?在人类修行者没有来到之前,恐怕所谓的“鬼修”就先找上门来了。
  
      那些鬼修的本质是啥?
  
      怨鬼、厉鬼,反正就是一群凶神恶煞的鬼!
  
      为了夺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必定会不折手段,进行一场惨烈的厮杀……但在他们内斗之前,恐怕左正先被他们撕成八大块了!
  
      你说不可能那么残忍?
  
      不,恶鬼就是这样从不讲理的!
  
      我看着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阴气,感觉头皮都麻了。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现在恐怕将有幸看到一回大规模的百鬼夜行了!
  
      我看向范无救:“如果真的打起来,你会帮那边?”
  
      范无救笑:“看戏。”
  
      “我去!难道到时候我们城市里大乱,你们黑白无常不管吗?”我震惊地问。
  
      范无救拿起他那实习牌子,笑嘻嘻地说:“管啥呀?鬼修多凶残,低阶的黑白无常都打不过,就更不用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啦!”
  
      实习生……无耻!
  
      范无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感叹道:“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热闹的大场面了,果然还是人间好玩些啊!哈哈哈!”
  
      他大笑着,消失在我面前。
  
      他走后,我再也忍不住把锤子摔了!
  
      该死的林肆,我就不该帮他这一把,像他那样的骚浪贱,就活该被雷劈死,省得留下来祸害人间!
  
      等我把屋顶修好后,我就去把他挖出来喂狗!
  
      *
  
      可是,没等我修好屋顶,左正就来了。
  
      他站在屋檐下,叉腰冲我大喊:“吴深你这兔崽子,给我下来!!”
  
      我低头一看,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看到了啥?
  
      想想往日的左大队长,威风凛凛,一身正气冲天起,附近的妖魔鬼怪看到他都会主动退避三舍,绝不沾身。
  
      但现在,左大队长依然是威风凛凛,出行就像带了一大票“小弟”跟随一样,浩浩荡荡地来了!
  
      这阵势,简直比左大队长前几天带着自己的人马去抓毒贩还更流弊!
  
      那些“小弟”长得歪瓜裂枣,缺胳膊断腿的,有些还浑身流脓……亲,你们知道一大票鬼出现的是什么样震撼的场面吗?
  
      十里飘香。
  
      那股从坟墓里带出来腐烂的味道有多浓,就不多说了。
  
      反正我深深地看了左正一眼,下一秒,就被熏翻,掉回了屋里。
  
      咚!
  
      我掉下来的时候,仿佛砸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上,想要撑起身体起来,没想到手掌上却沾了些糊糊的东西,起来一看,脸黑了!
  
      我手掌上,一把肉泥。
  
      对。
  
      肉、泥!
  
      腐烂掉的肉泥!
  
      再看自己刚刚压到的东西,那东西已经烂成一滩了,勉强还有两粒发青的眼珠子是固体的,那对眼珠子无辜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烂泥就溜走了。
  
      对于我刚刚压到的“东西”,只有一句话来形容。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呕!
  
      我现在感觉自己刚刚和那东西有接触的地方全都是那玩意的恶臭味!
  
      臭得连自己都受不了!
  
      我的店里已经不像以前的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了一群鬼,唯一好地方就是,这些小鬼都只贴着墙壁、地面,不敢和人有接触。
  
      左正冲进来了,身后浩浩荡荡的一团黑烟!这阵势,真像漫画的场面,人在前面跑,后面一堆烟!
  
      但那不是烟,是鬼。
  
      他进来,拉起我,关切地问道:“阿深,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苦逼地说道,现在很想去洗澡,把刚刚那摊“烂泥”弄脏的地方多搓三遍!
  
      看到我真的没事,左正咳了咳,又切换回之前寻仇的脸色,指着自己额头的红点,凶狠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噗!”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还是在雷雨天后,我第一次见到左正的样子。
  
      他额头上是我点上去的红点,左正的脸型是有棱有角的,三庭五眼,极为端正,可以说是很有男人味的一张脸了。可点了一颗美人痣在命宫中,这就让一个特有男人味的脸多增了一丝柔媚之气。而最重要的是,左正的发型是寸头,连想学女生们把刘海放下来遮住都没办法,等于大咧咧地告诉别人:我左正这么man的人,长了一颗美人痣!而且这颗美人痣和我的气质很不搭!、
  
      左大队长的威严,在有了这棵红痣之后,瞬间落地!
  
      “哈哈哈!”我不顾现在周围的环境有多恶劣,捧着肚子笑得满地打滚!
  
      “我就知道是你弄的!”左正气呼呼地掐着我:“我还以为是被蚊子叮了,或者是被什么小孩用彩色笔画上去了,直到去洗脸,怎么洗都洗不掉,我就知道是你弄的!兔崽子!以前在别人脸上纹乌龟也就算了,现在你踏马还敢在老纸脸上动刀子?找死,是不是?”
  
      他掐我,但也不是真掐。
  
      我哈哈大笑,直到我不断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随便给人乱纹东西了,他这才饶过我。
  
      他没有让我洗纹身,毕竟,左正这24K纯爷们,会在乎这点小东西吗?反正就只是一粒小小的红点而已,洗纹身什么的,他觉得太麻烦了,所以也就算了。
  
      我看着追随他而来的孤魂野鬼,脸上虽然是笑着,心里却是沉着的。
  
      这一次,我该用什么办法才能保得住我的傻兄弟平安呢?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