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05章 会吃人的魂蛊,刺魂第105章 会吃人的魂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05章 会吃人的魂蛊

  
      我将手术刀插了进去。
  
      “嗷!”
  
      刹那间,我听到了八重音的鬼的惨叫声!
  
      这时候,那个纹身变成了无数虫子,在尸体的背上到处爬,拼命地想往里面钻下去。这副场面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我并没有被吓到,而是老练地用小小的手术刀把那些虫子往外挖,扔到地上后,它就变成了一滩碎肉。
  
      我没铲几下,忽然间,大腿一痛。
  
      低头一看,竟是一只魂蛊往我大腿里钻了,已经钻进肉里。
  
      而其他魂蛊也爬上了我的膝盖。
  
      卧槽!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我吓得连忙跳起来,把爬到我膝盖上的魂蛊都拍掉,但是已经有一只魂蛊钻进肉里面了,它在啃我的肉,并往更深的地方咬下去。
  
      我现在必须得改变策略了,不能再继续除掉纹身了,我得解决掉钻进自己身体里的这只魂蛊,保住自己,才能对付敌人。
  
      于是我退后,坐回原来的椅子上,旁边就是桌子,桌上摆了许多实验仪器。我先找了酒精灯,点了火,换了另一把手术刀来消毒,这才撕开自己的裤子,露出被魂蛊咬的地方。
  
      腿上,竟出现了一只小小的蜥蜴纹身。
  
      是那九头蜥蜴的迷你版,但它没有九个头,只有一个头,但是表皮的纹路都是一样的!
  
      这让我感到无比吃惊。
  
      我的魂蛊从来没有传到别人身上的能力,但这魂蛊能!
  
      而且它在吃我。
  
      一直往我身体更深的地方钻下去,我能感受到它在我身体里的行动,只有它进了我的身体里,我才更加感觉到这个纹身的厉害。
  
      太疼了!
  
      我的承伤力已经很强了,但是这只魂蛊给我带来的疼痛已经超过我能承受的线,我现在只不过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在强撑着维持清醒,并稳住自己去处理这件事。
  
      这时候,尸体里的魂蛊大批地爬了出来,迅速地朝我走来,其势汹汹,是想要侵占我的身体,将我变成它的下一任“宿主”?!
  
      但我不急,冷静地一挥手,将酒精灯朝它们扔去,刹那间,酒精灯摔碎,酒精洒了一圈,大火便腾了起来,烧在魂蛊上,形成了一道屏障,令它们无法再继续往前走。
  
      于是我在大火之中,冷静地剖开蜥蜴纹身,一刀一刀往外铲,直到看到那条魂蛊,这才用镊子夹住它,把它往外抽。
  
      这过程是缓慢而煎熬的,因为魂蛊也不愿意离开新鲜的土壤,它用尽全力地扒着我的肉,想要留在里面,但还是敌不过镊子的无情。当我把它拔出来时,一汩黑血也冒了出来。
  
      我把魂蛊丢在地上,用脚踩碎,并踢到火里面烧掉了。
  
      然后我挤着伤口,尽量地把黑血都清出来。
  
      当黑血转粉,大火蔓延开来,外面终于有了脚步声,他们慌乱地打开锁,把门推开,冲进来就是灭火,还有人跑到我的面前,想要为我处理伤势,但现在已经不需要了,我基本都处理好了,等到清出来的血都变成鲜红色,我这才把伤口交给法医小姐姐处理。
  
      这时候,我很累了,瘫在椅子上,不想动了。
  
      在慌乱的人群里,我见到了左正。
  
      左正在指挥灭火完了之后,才走到我的面前。等他走来,我才低着嗓子和他说:“纹身不是我纹的,人也不是我杀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事已至此,应坦白从宽了。
  
      左正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没忍着在这当口问出来,于是转头问法医小姐姐:“他伤得要不要紧?”
  
      法医小姐姐一边缠着纱布,一边和左正老实交代:“他处理伤口的方式很专业,只不过那条奇怪的虫子会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等会儿还是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的。”
  
      “队长!”一个警察叫了起来。
  
      左正转头看去,我也看了过去,只见那尸体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趴在地上,身上还有灭火器喷过后留下的水渍,说明刚刚火已经燃烧到他身上了,可是现在一看,尸体上没有一点被火烧的痕迹,而那纹身也还在,只不过少了一个脑袋。
  
      我不知道左正他们在监视器里都看到了什么,虫子横行时应该是看清楚了,但是九头蜥蜴出来攻击我的时候,是鬼魂的形状,所以我知道他们是否看见了鬼。
  
      警察们在拿着图片和地上的尸体比对,一个老法医已经过去检查尸体了,但是对那纹身却是碰都不敢碰了。
  
      他们拿棍子戳纹身,但现在纹身就是纹身,而不是虫子,所以他们拿棍子戳不出什么东西来。
  
      法医小姐姐给我抽了一管血,打算去化验一下,看看那奇怪的虫子有没有给我身体带来什么危害,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次的魂蛊和我的魂蛊完全不一样,但依我对魂蛊的了解,它是没有毒的,只要从人体内取出来,就不会对人体有什么危害。
  
      “你好厉害,看你处理伤口那么老练,你也是学医的吗?”法医小姐姐没事做后,小声地问。
  
      我说:“不是。”
  
      “疼不疼?”她问,“需要我给你打一针止痛剂吗?”
  
      我摇头,问:“有振奋剂吗?”
  
      法医小姐姐吃了一惊:“你要这振奋剂做什么?现在你更需要止痛剂吧?我看你挺疼的。”
  
      我摇头,说:“不,我现在比较需要振奋剂。”
  
      因为,太困了。
  
      我这一周,合眼都没有10个小时,打完这一仗,更是疲累到了极点。
  
      但振奋剂是禁药,法医怎么可能会给?
  
      我看出小姐姐不会给我药之后,我叹一口气,说:“给我泡一杯黑咖啡吧。”
  
      说完,我站起来,被虫子咬的时候,当时是谨慎紧绷的状态,所以不觉得太疼;如今精神松弛下来了,真像只童话里的美人鱼,走一步疼一步啊。
  
      我一瘸一拐地走到尸体旁边,对还在用棍子戳纹身的老法医说:“我来吧。”
  
      他看了我一眼,默默退到了一边去。
  
      我蹲在尸体边,一边说:“想要取到虫子样本,得用新鲜的人肉做引。”
  
      说着,就一边把手朝纹身伸了过去。
  
      就在我快要碰到纹身的时候,背后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回过头,发现是左正在拦着我,他眼神中流露出关心,但是我只是笑了一笑,就扒开他的手,不改变自己的主意,朝那纹身抓去,当我碰到纹身的时候,纹身变成了无数魂蛊到处乱跑,我迅速地伸进去,抓出了一只便抽手,动作快得连魂蛊都反应不过来,它们还来不及咬我,我便抽出来了。
  
      警察们的反应也及时,在那些魂蛊想冲出来咬人的时候,旁边还扛着灭火器的警察立马喷了出去,灭火器喷在魂蛊上,它们立马变回了纹身。
  
      我站起来,相比大开眼界的警察们,我从容自若,对旁人说道:“来个瓶子。”
  
      这才有人拿来一个小瓶子,我把魂蛊扔进去,拧好盖子,递给法医小姐姐,但还是得提醒她:“这虫子会咬人,一旦进入人体后,会自动分裂,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无性繁殖,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分裂出无数条,但是它不吃人肉就不会分裂。刚刚它是怎么钻进我身体里的,你们也都看见了,怎么善后也知道了。所以在研究这虫子的时候,小心点儿,被咬了也快点处理,不要让它有繁殖的机会。另外,它离开人体只能活24小时。”
  
      “哦。”法医小姐姐赶紧过来接走了这可怕的虫子。
  
      左正看向我,表情凝重:“吴深,你到底是什么人?”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