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07章 七个死者,刺魂第107章 7个死者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07章 七个死者

  
      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于是我平静地说道:“我店里的地下室中有几条蛊,你可以派人去取过来给法医小姐姐做一下鉴定,对比一下刚刚取到的样本是不是一样?蛊虽然是同种蛊,有差不多的效果,但不同的人就能养出不同的蛊,所以只要对比,就会有很明显的差别。”
  
      “我会去取的。”
  
      我点点头,大方得很,只是养一条蛊不容易,这次警察去搜证,我店里养的那些蛊可能要全军覆没了。算了,就当破财消灾,蛊没了,以后再养就是了。
  
      我对左正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揭发我的人是谁了吧?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你要是不说就算了。”
  
      他看了我一会儿,我知道他最终是回答我。
  
      作为一个高级阿sir,他对谁都抱有怀疑态度,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我这样门拎不清,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的人,左正到最后都会相信我,又或者说,他更愿意相信我是个好人。
  
      “赵杰。”左正迟疑后,终于说了,“是你认识的吗?”
  
      “是我认识的。”我叹了一口气。
  
      很惋惜,如果不是我认识的,那就是凶手了;
  
      但可惜,是我认识的。
  
      赵杰是我辖区里一个捉鬼的天师,警察会找上他,应该是觉得这次的死者会诡异,可能是去找他驱邪的吧。因为有些警察是相信有鬼的,但这家警局是不信鬼的,因为左正这大神在此坐镇很久了,万邪莫侵啊,没鬼敢接近这个警局,这家警局没撞过邪,自然也就不会太信邪了。但别个地方的分局就不是这一回事了。
  
      而当警察找到赵杰,求他驱驱邪的时候,那小子可能一看:哟,有纹身!
  
      就立马和警察说:你们去黑岩市找那个叫吴深的纹身师吧,他知道的比我清楚。
  
      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大概,应该是这么一回事。
  
      毕竟这是和纹身有关,赵杰他自己也拎不清,只能让人找我来解决。
  
      结果吧,左正这傻子可能就以为这事和我有关系了。
  
      这条线到赵杰身上就断了,反而扩大了范围。
  
      我们市很大,分五个市区,这案子是先找上赵杰,这说明人是死在他那市区里的,现在转到我们这市区来,这说明凶手的活动范围很大,很难找。
  
      “跟我来。”左正忽然走了出去。
  
      我赶紧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跟他走出去。
  
      我跟着他走进附近的另一间房,刚进去,我脸色就变了。
  
      味,还是那个味!
  
      但台上摆着七道盖了白布的尸体!
  
      这么多?
  
      我走过去,才一一揭开白布,有男有女,我看了他们身上的纹身,全是妖怪纹身,狰狞得很。而最后一个哥们,就是刚刚和我斗过的九头蜥蜴。
  
      也就说,那刺魂师一共弄死了七个人。
  
      我他喵的以为就一个!
  
      要是刚刚在那间房里没撇清楚,这七条人命就全都算在我的头上了!
  
      还好,俺家正哥愿意相信俺。
  
      “认识吗?”左正在我查完所有尸体后,问。
  
      我摇头。
  
      “你真不知道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这种蛊吗?”左正问。
  
      我摇头。
  
      “现在没有第二个嫌疑人出来,你就是嫌疑最大的人。”左正说。
  
      我点头:“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在没找出那个真凶来之前,我洗不干净。我有个法子帮你们找出那个人。”
  
      “什么法子?”
  
      我再一次严审一遍七具尸体,他们看起来纹身还是完整的,但看在我眼里,就是一群乱爬的魂蛊。
  
      魂蛊变异,是往黑红色变去,颜色越深,就越凶悍。
  
      我在七具尸体当中挑出颜色最深的一具,那纹的是一条双头蟒蛇,一头在沉睡,而另一头在张着血盆大口,像是随时会扑出来一口将人吞了一般!
  
      这纹身已经接近“成熟”了。
  
      如果是我的魂蛊的话,当魂蛊成熟时,就是我和鬼的契约临近结束时,就是我动手收魂时。
  
      我不知道那刺魂师的习惯是否和我一样,只能说“大体上”应该一样,当这魂蛊时机成熟,那刺魂师应该会来收的。
  
      可当我与双头蟒蛇对视的时候,我总觉得它金黄色的瞳孔在不断地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光是对视便让我心生寒意,令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难道,这些纹身真的能成妖吗?
  
      真的成妖后,对那刺魂师又有什么用处呢?
  
      “这个,留着。”我指着这具纹了双头蟒蛇的女尸说,“过不了多久,她会带我们找到那个凶手的。”
  
      左正问:“要多久?”
  
      我再看了一眼魂蛊的颜色,已经红到发黑了:“不是今晚就是明晚,反正很快。”
  
      左正:“她怎么会带我们找到那凶手呢?”
  
      我说:“不是那个凶手找过来,就是‘她’会带我们去找那凶手。”
  
      左正:“她怎么会带我们去找凶手呢?”
  
      我笑了一下,说:“刚刚你们不是见到了吗?7号尸体是怎么站起来的?”
  
      “难道……?”左正脸色一变,“难道过不了多久,这尸体里的虫子就会支配尸体站起来,去寻找下蛊的人?”
  
      我点头。
  
      “那其他尸体呢?”
  
      “其他尸体里养的蛊虫还不够成熟,所以暂时不会动。”
  
      “好。”左正点点头:“那我现在就部署。这两天你是不能离开局里了,你懂规矩的。”
  
      我举手:“阿sir,我申请跟着你,反正我不是重大嫌疑人吗?跟着你,你也能监视我,我也能同时给予你专业的帮助,互惠互利呀,总比让我一直蹲拘留室里,等你们帮我洗清嫌疑的好多了,不是吗?”
  
      他皱起眉:“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呢?”
  
      “总好过蹲着什么都不做,对吧?”我笑着说。
  
      左正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阿深,你知道平时就有点奇怪……”
  
      我撇嘴:“我知道。”
  
      “再加上你这几天一直黏着我,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你知道你以前没惹祸的时候,根本不会来我家的。”
  
      “嗯,对。”我点头。
  
      “所以当这桩案子从乐安分局转过来的时候,来办交接的人再三叮嘱说这事和你脱不了关系,我怀疑你闯了大祸,心虚了,不知道往哪儿躲,才躲到我这儿来。而且你这几天真的很奇怪!”
  
      “嗯,我知道。”我点头,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说这个了,我都知道,我没怪你。我如果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
  
      左正郑重地说:“我希望不是你!”
  
      “绝不是我!”我举手发誓,“为了洗清我的嫌疑,我一定会配合你们把凶手捉拿归案的!”
  
      左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头了。
  
      我知道,他心里还是愿意相信我的,只是职责所在,他不得不按规矩办事罢了。
  
      “不过,在追查凶手之前,不知道阿sir你们能不能允许我破坏尸体?”我话锋一转,挤出一抹笑容,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清白。
  
      果然,左正脸色一变:“你想做什么?”
  
      我无奈地说:“那些蛊的凶狠你们也看见了,那只蛊钻到我的身体里,只是因为我认识这只蛊,我能处理掉它,所以才没事。但如果是其他人发现的话,恐怕下场就是和躺在这儿的大哥大姐们一样了!所以友情建议,留1号尸体做诱饵就好了,其他尸体的纹身现在、马上、立刻毁掉!”
  
      我的话,绝对不虚假。
  
      刚刚那蛊虫钻到我身体里的时候,便已化作一个小小的纹身,这说明这纹身就像传染病,谁碰谁死!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