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14章 失踪的妖鬼,刺魂第114章 失踪的妖鬼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14章 失踪的妖鬼

  
      看来以后是有够我头疼的了。
  
      我叹一口气,把所有画都卷起来,收好。
  
      收的时候,我忽然感觉不对。
  
      七名死者,怎么我就只收了四幅妖鬼图?
  
      九头蜥蜴已解体,正值虚弱之时被林肆踩死;
  
      三头恶犬被范无救打得魂飞魄散。
  
      还有一个呢?
  
      我想了许久,方才想起来,在法医尸检室内,我曾为一名女死者驻足,打心里称赞过她的容貌和身材——是的,这里缺了的妖鬼就是她!
  
      双头黄金巨蟒!
  
      现在仔细回想昨晚,从我被蜥蜴咬,到小树林收服八头狮,在这过程中,竟然没有任何时间里见过那双头蛇的露头!
  
      怎么会这样?
  
      他们不是一起的吗?
  
      为什么“她”没有和其他鬼修一起行动?
  
      这个从不露面的双头蛇令我感到不安,转头想征求范无救意见时,却发现他人已经走了,而这时左正也醒过来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醒过来就是迷迷糊糊,看了一下自己穿的衣服,变得更加吃惊了:“我怎么会穿这样的衣服?这是谁的衣服?”
  
      “我的。”我开口认下这个锅。
  
      左正抬头看了我一眼,纳闷地问:“怎么回事?昨晚上我被虫子咬一口后,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后面发生什么事了?那些奇怪的虫子都杀死了吗?其他人有没有受伤?”
  
      这果然是左正。
  
      一醒来就关心民生大事。
  
      我顿了顿,打好了腹稿才说:“应该都没事了。昨晚上你被虫子咬一口后,人就变得很奇怪,然后你跑了出去,我也跟着跑了出去。我费尽心力才把你打晕,帮你把蛊取了出来。所以你现在没事了。”
  
      警局里有摄像头,所以我得根据摄像头会拍下来的画面来说,不能杜撰。
  
      左正关切地问:“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被范无救弄晕了,后面怎么样,我也不清楚,所以这点不能乱编。
  
      我说:“不清楚,我醒来后就在医院里了,所以局里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他们应该没事。”
  
      左正对我没有多少疑心,轻易就信了我的话。我们在医院里做了身体检查,确定身体上下都没有“寄生虫”,他才放心地押我回局里。
  
      是的,“押”。
  
      用他的行话来说,就是目前只有我一个人是会用蛊的纹身师,一下子死了7条人命,他暂时还没有找到能证明我清白的证据,所以我依然还是这个命案的头号嫌疑人。
  
      我哭笑不得,我还以为昨晚上我任劳任怨帮他们阿sir处理蛊,如此尽责,嫌疑应该洗清了才是。
  
      不过现在我心事已了,也在医院里好好睡了一觉,所以现在神清气爽,倒是不介意跟他走一趟的。
  
      去了警局,我就一直被关在审讯室里,他们警察来来回回审了我几遍,问的都是蛊和纹身的事,我只能告诉他们肉眼能看到的东西,而肉眼所看不到的那部分,我便隐藏了下来。
  
      直到法医小姐姐把我店里的魂蛊和从尸体上挖下来的魂蛊进行了比对,比对出两种魂蛊是不同品种的虫子,这才初步洗清了我的嫌疑,把我从审讯室里放出来。
  
      踏出审讯室门口的感觉是什么?
  
      就像是一个久呆在黑暗中的人忽然看到光明一样,有点小激动!
  
      但是我激动不了几秒,已经换回正常制服的左正就冷喝一声:“别高兴得太早,在没有找到第二位嫌疑比你更大的嫌疑人之前,你依然是我们的头号嫌疑人!”
  
      但只要我不认罪,你们最多也就只能拘留我48小时啊。
  
      我嬉皮笑脸地说道:“好好好,我会配合阿sir们找出真正的凶手的。其实,我比你们更想找出那个种蛊的凶手,想弄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
  
      是啊,我必须弄清楚。
  
      到底是什么样的刺魂师才会想要将鬼化作真妖?
  
      他究竟自己想要这么做的,还是被鬼修们胁迫的?
  
      但不管怎么说,拥有这种本事的人必须得找到,弄清楚他究竟是正是邪,不然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妖鬼出现……
  
      “左队,监控录像处理好了。”一个小警察过来和左正说。
  
      什么监控录像?
  
      昨晚的吗?
  
      左正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过来。”转身就走,我只能跟上。
  
      他带着我去了技术部,直接就到一个戴眼镜的小警察的桌边,叫了一声:“小李。”
  
      小李抬起头,喝了白开水压压惊,这才低声说道:“左队,录像已经调好了。”
  
      左正看了他一眼,问:“你没事吧?”
  
      小李摇头:“没事,刚刚看到那录像……”
  
      见他顿了顿,左正忙问:“怎么样?”
  
      小李吞了吞口水:“有点可怕……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您自己看吧。”
  
      说完,就调出录像,把位置让给了左正。
  
      我本以为左正要看的是昨晚他“晕”过去后的录像,好证明我在医院的说辞不假,可没想到,他竟然调出来的是尸检间的录像!
  
      是那背后纹有双头蛇的1号女尸!
  
      录像开始,是一具躺在尸检台上的女尸,女尸面朝上,手脚摆齐,身上盖了白布,但是可以从白布上看出她身体的玲珑曲线,那真是一名丰胸肥臀水蛇腰的性感美人,死在风华正茂的年纪里,当真是可惜极了。
  
      突然,女尸掀翻了身,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下把她抛转了身一样!
  
      这突然变化,连我都吓一跳。
  
      只见盖尸布掉在了一旁,女尸面朝地、背朝天,好身材显露无疑。
  
      白皙的背上纹满了刺青,那是一条双头黄金巨蟒。
  
      我昨晚见到女尸时,她背上的纹身只有一个蛇头睁开了眼,那睁眼蛇头是张开血盆大口,獠牙长又尖,上面还挂着一缕毒液;另一闭眼蛇头则是与世无争的模样,闭着眼、闭着嘴,看起来很憨厚。
  
      可如今,两只蛇头都睁开了眼,两眼闪烁着寒光,张大血盆大口却是互相对着彼此的!
  
      “左队。”小李轻轻叫了一声。
  
      我和左正被他吓了一跳,左正下意识地把画面停在了这里,转头看向他,看他有什么话要说。
  
      小李拿过鼠标,点了一下,把一张照片调了出来,和监控录像做比对:“左队,照片是尸体刚送来的时候,我们拍的照片。你看一下,纹身变得不一样了。”
  
      我对纹身原样是什么样子的,一直记得一清二楚,不用比对也知道有什么变化。
  
      但左正却不记得纹身原样是什么样子,所以他认真地比对一遍,发现了其中的异常。
  
      他转头问我:“这纹身怎么还会变样的?”
  
      我耸耸肩,尽量以“科学依据”作为回答:“你不是知道了吗?这些死者的纹身其实不是纹身,而是蛊。蛊是活的,蛊动来动去,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所以它们组成的纹身会变,这有什么奇怪的?”
  
      左正“哦”了一声,又回去看录像。
  
      录像再启动的时候,画面就变得诡异起来了。
  
      女尸竟然在动!
  
      不,不是她在动,而是她背上的纹身在动,动作之大,带动了女尸!
  
      纹身在做什么?
  
      它们在做争斗!
  
      左边的是之前的闭眼纹身,也就是死者自己的灵魂;
  
      右边的是之前的睁眼纹身,也就是邪恶的鬼修!
  
      它们竟然在互相争斗!
  
      共用一个身躯,但是两颗脑袋竟然在撕咬争斗,而且是不死不休的争斗!
  
      我感到无比的讶异,因为鬼修是经历过数年修炼的恶鬼,被他选中并害死的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可是现在看来,那普通女子化身恶灵之后,竟然还能反噬鬼修?!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