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16章 十阴女,刺魂第116章 10阴女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16章 十阴女

  
      这确实是个好提议,因为有很多事情我确实没有办法做和左正解释清楚。
  
      可是,查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按照目前得到的线索看来,那刺魂师并不一定在黑岩市,因为在纹身进化的过程中,鬼修是可以自己移动的!
  
      这样一搜查,范围可就大了!
  
      一两天内根本追查不出什么,难道未来几天,林肆都要占用左正的身体?
  
      这么长的空白时间,左正回来时,他难道不会起疑?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我保证把身体还给你朋友的时候,会记得把他的记忆改一改。”林肆冲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吃了一惊:“记忆可以改?”
  
      “普通小鬼能做的事,我堂堂鬼仙怎么可能做不到呀?”林肆眨了眨眼睛,讨好道:“让我出来玩几天。”
  
      既然能改记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于是我点头:“好吧。”
  
      “但是有一点先说好。”林肆抬起了一根手指,笑道:“我不杀生。”
  
      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OK,您老手不能提肩不能抬的,苦活累活都由我来干,您老只用负责美,行了吧?”
  
      “就喜欢你这种懂事的孩子。”林肆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警察制服,撇撇嘴:“啧!这家伙的品味真是醉人!”
  
      说完,他打了一个响指,时间重新流逝,周围的警察们终于醒了过来,他们迷茫了一下,又该干嘛就干嘛了。
  
      刚刚想要劝架的小警察纳闷地看着我俩,不明白刚刚我和“左正”还揪在一起打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分开了?而且“左正”还坐回了电脑前,欣赏这个录像。
  
      如果是左正在,这个时候我免不了一顿揍后,然后还得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解释电脑里的画面。
  
      但林肆在,我不需要解释什么,他看一眼就能看明白了。
  
      “这女孩真可怜,她应该是八字惊奇的那一类人,先天就占有优势,所以鬼修占不了便宜,还被反噬了。这下可好,直接把自己辛苦修炼了三百年的修为拱手送给了别人,还帮人直接练出了妖形。”林肆看着录像里的蛇女,忍不住叹道:“所以我才说不要杀生嘛,做个好人多好!老想着去吃别人来增加自己的功力,这下好了吧?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活该!”
  
      旁边的小李:“??”
  
      我赶紧对小李说:“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赶紧去给左队泡一杯茶来。”
  
      “哦。”小李还很单纯,转身就走了。
  
      我在林肆身边坐下来,打量了一下周围,见没人注意到我们这边,我这才压低了声音对林肆说:“在别人面前装得像左正一点,免得露出破绽!你能改得了左正的记忆,但是你改不了一群人的记忆吧?”
  
      更何况,警局里到处是摄像头。
  
      “好吧。”林肆无奈地答应下来。
  
      但我对他的演技实在不抱什么希望,他和左正根本就是南辕北辙的极端性格,他很难演得出左正的性格吧?
  
      我问他:“你刚刚说八字惊奇,难道鬼修不是随便害人的吗?”
  
      林肆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傻?害100个普通人都不够吃掉1个拥有特殊八字的人管用呢。那帮家伙既然是鬼修,又怎么可能跟新鬼一样犯低级错误,只吃普通人呀?”
  
      “那特殊八字又是指什么类的八字呢?”
  
      “当然是八字极阴之人了,这女子既然能反噬鬼仙,就说明她八字极阴,阴年阴时阴日阴日阴时出生,不仅如此,出生地也极阴。甚至有可能,鬼修为了增加死者的阴气,故意把她带往阴地,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以增其怨气,如此一来,这女子化鬼时,怨力极强,鬼修食之才能有奇效。只可惜,女子化鬼后,却不是这修炼了三百年的鬼修能抗衡的。”
  
      说完,林肆白了我一眼:“吴深,你是新人吗?这么低级的问题,你还问我?”
  
      我低声说:“那是你们鬼修的事,我过去没见过几个鬼修!”
  
      他这就理解了:“说的也是,大部分鬼修都是躲起来修炼的。”
  
      我现在终于明白范无救为什么说鬼仙难修了,可能是大部分鬼修都热衷于吞噬他人的灵魂来增强自己的功力,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所以修不成鬼仙;
  
      而林肆只负责美,不愿杀生,所以最后修成鬼仙。
  
      原来,臭美还是有点好处的……
  
      真难以置信。
  
      我查了一下死者文档,根据他们的身份证出生日期来进行推算,确实都是阴日出生的。
  
      而这女子名叫白小苒,八字极阴,阴年阴月阴日凑齐三阴,若出生时间正好是阴时就是四阴。加上出生地、死亡地,死亡时间也极阴,那就凑齐了十阴。
  
      人在世时,出生时间和出生地能凑齐五阴,五阴女就已经算得上是很厉害了。
  
      如今再加上死亡时间和死亡地,凑集十阴,化作怨鬼的十阴女直接就是无法抗衡了!
  
      我详细看了白小苒的死亡档案,你知道她死得有多惨吗?
  
      法医的尸检报告上写着她处女膜破裂,身上有多处受虐的痕迹,鉴定为死者是被人先奸后杀的。
  
      不仅如此,法医还鉴定出留在白小苒体内的他人体液并不是人类的,而是,蛇类的体液。
  
      与此,档案里还夹着其家人的死亡报告,鉴定为和白小苒差不多同一时间死亡的。
  
      白小苒所在地的警方调查得很详细了,几乎完美呈现了案发时的经过,其家人身上有挣扎过的痕迹,应该是看到白小苒被人虐待而感到愤怒,但是挣不脱身上的绳子所留下的是勒痕。
  
      所以他们地区警方的报告上写的推断是:白小苒被施虐时,一家人都还活着,施暴者当着其家人的面施虐于她,等把白小苒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再以残忍的手段当着白小苒的面杀死其家人,最后再杀死白小苒。
  
      值得注意的,白小苒的家人尸体遭到了极度的破坏,而白小苒尸身却是完整的,因为被杀害的手段不一样,所以被警方特别写入了报告中。
  
      这些都不用说,全都是为了增强白小苒死后怨气所作的恶。
  
      这世上还有什么仇恨能比杀人全家还强?
  
      此恨不可解,这也是自古以来死全家的怨灵为什么最难解脱的缘故。
  
      白小苒这时化作怨灵、再化作怨妖,怕是永世不能超升了。
  
      我看完白小苒的死亡档案,心里沉甸甸的,想起白小苒那张精巧的小脸,总觉得如此美丽的女孩不应受到这么残忍的对待。
  
      “看完啦?”林肆问。
  
      我看向他,发现他在玩扫雷这么低端的游戏!
  
      这可不是左正会做的事,左正从来不玩游戏,更不会在警局里拿别人的电脑玩扫雷!
  
      我真想拍林肆一巴掌,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如果现在是左正在的话,我根本就没办法看到这些死亡档案,他不会随便给外人看档案的,这次全靠林肆用左正的脸发号施令,让人把档案调出来给我看的。
  
      所以说,林肆还是有点用处的,没他,我也得不到这种方便。
  
      “嗯。”我应道。
  
      “你要不要去救她?”林肆指着录像里的蛇女,含笑看着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他这眼神,他的眼神亮晶晶的,像有光在里面。
  
      我疑惑地问:“怎么救?为什么要救?”
  
      林肆笑道:“你连那四张妖鬼图都救,你怎么舍得不救救这孩子?”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