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17章 化蛇,刺魂第117章 化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17章 化蛇

  
      林肆把录像里,白小苒化妖后的那段重放了一遍,一遍欣赏就一边和我说:
  
      “你看,这孩子显然还是有自己的意识在的,这是人性未泯的征兆。她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妖形,会感到害怕,因为她本性还不够恶,恶鬼是不会害怕的。所以说,现在她还有救。若是过了段时日,她习惯了自己的外表,接受了自己的外表,再开荤杀个人,从此就没有回头路了。”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趁着白小苒现在还有点人性的时候,去救一下她,免得她堕入魔道?”
  
      林肆点头:“她以十阴女之身化作怨妖,若是堕入魔道,日后想要再降服她就难了。”
  
      我说:“你是鬼仙,你怕啥?”
  
      “怕~!我当然怕啦~!”林肆不要脸地说:“我只负责美!打架那事,影响我形象!”
  
      去你大爷的……
  
      以后我再也不问林肆你到底怕啥这种愚蠢的问题了,反正只要和“打架”沾边的事,他绝对不会上就对了。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盯着档案上“白小苒”这三个字,问:“可是她逃跑了,谁知道她去哪里了呢?”
  
      林肆说:“这还用问吗?人类有种本能,受伤的时候,都会往家里跑的。”
  
      家?
  
      对了!
  
      我连忙翻开白小苒的死亡档案,档案上有她的家庭地址!
  
      在我刚记下白小苒家庭地址时,忽然就被林肆揪着领子拖走了。
  
      “喂,干嘛?!”我问!
  
      林肆说:“走啊,去找怨妖。”
  
      等等,就这样走出去?
  
      这岂不是——翘班?!
  
      *
  
      不管怎么说,反正向来纪律严明的“左大队长”终于当着所有手下的面,光明正大地带着一份死者档案,翘班了。
  
      而且,坐的还是他们警方的车。
  
      开车的人当然是我了,毕竟林肆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抬的娇弱鬼仙。
  
      白小苒是本市人,但和我不是在同一个市区里的,她住在比较偏远的市区里,把车开过去都花了两个多小时,天都黑了。
  
      把车停在白小苒家楼下,林肆降下车窗,探出脑袋去看了一眼楼上,点头道:“有妖气。”
  
      “确定在这里?”我问。
  
      林肆点头:“这么重的妖气,应该只有十阴女才能有。”
  
      那就好。
  
      我停好车后,就马上解了安全带要下车,林肆忽然开口说道:“喂,你可要想好了,这怨妖妖力极强,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我不解地看着林肆。
  
      林肆见我半天不说话,他自己先着急了,指着自己说:“求我呀!你求我,我就帮你对付怨妖,要是你不求我,我就不帮你,你就等着被怨妖咬死吧!”
  
      说完,就抱着手臂,高高翘起下巴来,一副“你快来求我啊”的傲娇样。
  
      这鬼仙真是……
  
      唉!
  
      我关上车门。
  
      “哎!吴深?”林肆纳闷地叫了起来。
  
      不仅如此,我还绕到他车窗边上,咬破指尖,用血在他车窗上画了一道血符,上书——【敕令:鬼仙林肆不准出入!】
  
      他在车里面哭笑不得,拍着车窗喊道:“用得着这样吗?你等会儿还要和怨妖斗呢,你现在就直接把血浪费掉?你真的对付不了那怨妖的!的!你求我一下,我就帮你了!”
  
      我对他冷笑一声:“不用了。你不想帮我,我还巴不得你别来呢,免得弄伤左正的肉身。”
  
      “你……!”
  
      说完,我转身就走。
  
      他无奈,只能拍着车窗大喊:“吴深!要是遇到危险的话,就喊一声‘林肆爷爷救命!’,我就出现了哈!”
  
      “去你大爷的!”还想占我便宜?
  
      “这句……这句也行,我都当你喊我大爷了啊!”
  
      我闭着嘴,连再骂“去你大爷”都不想再骂了,阴沉着脸,拿着一筒吸魂纸就上楼了。
  
      *
  
      行走江湖,撬锁是一项好技能。
  
      我是直接撬进去的,门刚打开一条缝,我就嗅到了一股蛇的腥臭味,凉风一吹,直接扑鼻而来,更是引得胃酸一阵翻滚,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不仅有蛇的味道,还有血的味道。
  
      因为不清楚屋子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况,所以我很小心翼翼,撬锁和关门,都用极轻的力气,免得发出响动,引起蛇女的注意力。
  
      屋里是亮着灯的,每个房间都亮着,看来白小苒虽然化妖,但是还是保留着人类的习性,天黑就开灯,只不过她把所有房间的灯都打开了,看来她心存恐惧,不愿待在黑暗中。
  
      大厅里的窗户都碎掉了,地板上都是玻璃渣滓。
  
      不仅如此,电视机也被砸烂了。
  
      所有我能看到的带有镜面的东西都被砸碎了,我想这应该是白小苒不想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才会打碎掉所有能照出她样子的东西。
  
      厨房里有声音。
  
      我拿出吸魂纸,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在厨房门口,看见白小苒坐在地板上,她流着泪,手里抓着一把菜刀在自残,长长的蛇尾上刀痕遍布,但是并不深,那菜刀只是凡器,而白小苒化身为妖后就拥有了鬼修300年的修为,凡器无法伤身,所以她蛇尾上的刀痕并不深,只是破了点皮,出了点血。
  
      我看到她时,她已经知道菜刀砍不断自己的蛇尾,所以没有再用菜刀砍自己,而是拿着菜刀刮自己身上、尾巴上的蛇鳞,刮得是遍体鳞伤!
  
      她在哭,很痛,但是她更不愿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难怪林肆说要救她了。
  
      看她这么可怜,谁都于心不忍!
  
      我打开画纸,走了进去。
  
      她发现我了,马上警惕地抬起身,面露凶相!
  
      我被她吓住了!
  
      虽然林肆和我说过,她还有人性,可是在她警惕起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一只妖的样子!杀气压在我的身上,让我完全感受到她为了保护自己,一定会杀了我的!
  
      事情没那么简单!
  
      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白小苒没有马上攻击我,过了十来秒后,她露出了迷茫的样子,眼睛溜溜地转,但却没有一次是把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的。
  
      这时候我想起来了:蛇的视力并不好。
  
      蛇只能看得见近距离里晃动的东西,所以当我静止不动的时候,她就看不见我了。
  
      没想到,白小苒变得那么像蛇!
  
      我不动,她也不动。
  
      终于,她张开了嘴,试探性地吐出了舌头,哦不,那叫蛇信子。
  
      “嘶嘶”几声后,她忽然持着菜刀冲了过来,照着我身上就插!
  
      我大吃一惊,心想她不是看不见我吗?怎么这么准?
  
      但白小苒还是迟钝的,我灵敏地逃掉了,转过身,发现白小苒呆呆地持刀站着,不断地吐着信子,很快就转过身来,面朝着我。
  
      这时候我终于明白蛇信子是做什么用了,原来对白小苒来说,蛇信子比眼睛还更有用,她就是靠蛇信子来辨别我的方位!
  
      她真的变成蛇了。
  
      看着现在她的样子,我越发觉得她好可怜。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别忘了,我有神器:浮生的安魂曲。
  
      浮生是一位强大的安魂师,她的安魂曲可以抚平亡者的悲伤和愤怒,对于现在情绪很糟糕的白小苒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她听着安魂曲,警惕地立着身体,神情慢慢地变得缓和了。
  
      我试着走动,当我挪动身体的时候他,她是看得见我的,但是她并没有攻击我,而是随着我而动,始终面朝着我。
  
      我感觉她变得平和不少,于是试着朝她走过去,打算把她收进吸魂纸中的,没想到当我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忽然脸色一边,拿着菜刀狠狠地捅进了我的肚子里!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