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18章 献给爱丽丝,刺魂第118章 献给爱丽丝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18章 献给爱丽丝

  
      这时,我才知道,白小苒的怨气太强,浮生的安魂曲根本无法安抚她的怨恨!
  
      啪!
  
      蛇尾狠狠一抽,打在我手上,刹那间,我感觉我的手仿佛被她拍碎了一般,除了痛之外没有别的知觉了。
  
      手机脱手而出,砸到墙上,啪嗒一声,粉身碎骨,安魂曲再也放不出来了。
  
      我赶紧推开白小苒,逃到一边去。
  
      在她下一次扑过来时,我已经打开吸魂纸,恭候多时了。
  
      但是没想到她扑过来就直接撞破了吸魂纸,幸好我躲开得及,不然又是挨一刀!
  
      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原来白小苒是肉身化妖,而不是纹身化妖,如今她已经完全是只妖怪了,不再是恶鬼,所以吸魂纸对她来说,半点作用都没有。
  
      我用业火,没想到她的妖风一吹,业火便散了去。
  
      直到此时,我才信了林肆的话,这十阴女所化作的怨妖真不是我能对付得了的!
  
      现在,我陷入了危机,我只能仓皇地逃跑,幸好白小苒还不是很习惯自己的新身体,所以挪动起来也显得十分艰难。
  
      她堵住了我逃生的路口,我没法逃出去,只能在狭窄的房子里面四处逃蹿。
  
      白小苒的身形十分巨大,光是蛇尾就有三四米长,一游动起来,狭小的房子几乎被她占满。她把我当做了仇人,拼了名的想杀我。
  
      我被她逼到绝境,无处可逃!
  
      她冲过来,菜刀砍下,没有退路的我只能转过身,空手入白刃,接住了她的菜刀,但是也被她压倒在了身下!
  
      她力大无比,身受重伤的我已经没有和她抗衡的力气了,眼见她就要劈死我的时候,一个轻盈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当然不是安魂曲。
  
      而是烂大街的、一首人人都耳熟能详的小曲。
  
      《献给爱丽丝》。
  
      白小苒的杀意消失了,她的神智仿佛被这小曲子给唤醒回去了,她离开我,转身朝那音乐声而去。
  
      大难不死的我坐起来喘了口气,发现在她尾部掉下一个小音乐盒子,那音乐盒子可能是被她的尾巴扫到了,从桌上面掉下来,正好打开了,里面的两个小塑料人儿开始转起了圈圈,放出了《献给爱丽丝》。
  
      这时候我发现这间卧室干干净净的,充满少女的气息,书橱上、桌面上摆了几张白小苒为人时的照片,我猜想这应该是白小苒的房间了,而那会放《献给爱丽丝》的音乐盒子应该是她过去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不然,她也不会听到这首曲子,就回归了人性。
  
      她弯下腰,捡起了音乐盒,然后就捧在手心里,呆呆地看盒子里那两个小人儿不断地转圈圈。
  
      事情总得要有个结束的时候。
  
      我在她背后轻轻叫道:“白小苒。”
  
      她没有理会我,只是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音乐盒子。
  
      于是我试图接近她,一边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她对自己的名字还是有点反应的,会迟疑地转过头来看我,只不过那长得跟蛇一样的面容上看不出她真正的想法。
  
      当她的眼睛和我对上的时候,我不知道她究竟是看得见我、还是看不见我,只是她的反应很呆。
  
      “白小苒,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它是你的名字。”我小心翼翼地说。
  
      她看着我,迟疑了很久,才慢慢地点点头。
  
      好,有反应,说明她还知道自己是个人。
  
      有人性就能沟通,能沟通,问题就不大!
  
      我舔舔嘴唇,和她说道:“好,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牢牢记住你的名字,你就还是个人。”
  
      她反应较为呆滞,所以又是过了几秒后,才点点头。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我竟然不知所措了!
  
      气氛一度尴尬,尤其是白小苒一直在“盯”着我,强大的妖力压得我全身都是凉的。
  
      我想了很久,才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能一个人待着。和我走吧,我以后会想办法把你变回原来的样子的……对,我应该能把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她是因纹身而变化的,我的专业就是纹身,所以有办法破了那刺魂师的法术,让她变回原来的样子。
  
      听完这句话,白小苒就激动地“嘶嘶”叫了起来,她凑到我的面前,蛇信子都快要舔到我的脸上了,她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说出来的话全都变成了嘶嘶声!
  
      看来,她真的是完全变成蛇了。
  
      我只能凭着自己的才智去判断白小苒说的话:“对,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且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你现在先冷静下来,不要再伤害自己,以后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变回原来的样子的。”
  
      听了我的话,她冷静下来了,盯着我的“眼神”变得柔和了许多。
  
      我松了一口气,心想该怎么把她带走呢?
  
      现在只是刚刚天黑,外面的人都还在活动,我就这样把白小苒带走?
  
      走到街上,那不是会被很多人看见吗?
  
      她现在这个样子,会被很多人看见的!
  
      可是现在不走,要等到深更半夜,街上没人了再走吗?
  
      迟则生变。
  
      白小苒现在只是暂时恢复了人性,要是妖性再起的时候,这个地方根本就关不住她!我也会有生命危险!
  
      而且,
  
      其实……
  
      我已经流很久的血了。
  
      我从她衣橱里拿了件衬衫,在征求过她同意后,这才系到腰上,做了一个很勉强的包扎,暂时止住了血。
  
      我决定不能再继续呆在白小苒家里了,就算时间允许,我的伤也不允许了。
  
      我得赶紧把她带到车上,带回家里。
  
      家里有很多法器,可以在她失控的时候,控制住她,而这里是不行的。
  
      因为身上有伤,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床单披到白小苒身上,从头罩到腰间,不让她露出上半身,然后抱起她,带她出去。
  
      说实话,她是一个体型较小的女子,抱起来应该轻巧才是,但是,她的下半身却异常的沉,我抱着她出去,她的尾巴掉在地上,一直拖着,有点累赘。
  
      她似乎没有被人这么抱起过,所以有点害怕,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我感受到她娇小的身体躲在被单下瑟瑟发抖。
  
      因为紧张,她缠上了我。
  
      蛇尾勒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尤其她还缠在我的腰上,压着我的伤口,我都不知道她这是在帮我止血还是帮我流血了。
  
      我抱着她下楼,坐电梯到了1楼,门开了,外面站着一群刚下班回来的人,他们看到我,都呆了。
  
      这时候,我感到白小苒抖得更厉害了,尾巴缠得我更紧了,我只能拍拍她的背,对所有人致以微微一笑,在他们呆滞的目光中,抱着白小苒,溜之大吉。
  
      反正罩着床单,他们看不见白小苒的上半身,只能看到下半身的蛇尾。
  
      看到蛇尾还不吊啊?
  
      养蟒蛇做宠物的人又不是没有!
  
      他们被蛇尾吓呆了,哪里还敢惹养蟒蛇的人,自然就没有多少人敢留意被单下的人形了。
  
      就算有人注意到,他们只要没看清被单下的人,又有谁敢乱猜测?
  
      我飞快地朝停车的位置走去。
  
      这一路,我也是提心吊胆的,白小苒抱得我很紧,她的头就靠在我的脖子上,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忘记警局监控录像中她张开口的样子!
  
      她一张口,就是两根獠牙啊!
  
      这蛇有毒的啊!
  
      被她咬一口,我就直接去和范无救报告去了。
  
      她一直在我脖子上抖动,像是随时会咬下去一样。
  
      直到我回到车边,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平安地把一条毒蛇带过来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