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20章 分头行动,刺魂第120章 分头行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20章 分头行动

  
      原来和白小苒聊天全靠猜呀。
  
      我看了一眼白小苒,看一眼,毛骨悚然。
  
      之前的她的脑袋还能看得出来人的五官,在刚刚的蛇化里,她的脑袋变得越来越扁平,现在看上去已经和蛇没什么两样了。
  
      她的上半身也开始变得模糊了,肩膀没有一字肩形了,耷拉下去变成了两条弧线,但是双手还在,只是和腰线并拢在一起的时候,看上去有点像眼镜蛇,但是她扁平的头部又是和肩膀分开的。
  
      她安静的时候,看上去很乖。
  
      但她现在这样子,实在太吓人了!
  
      档案上说她今年15岁,还是天真浪漫的年龄,所以她在想什么,都会呈现在表情上,所以谁都能猜得出来她在想什么,难怪,林肆和她谈话起来,看上去完全没有障碍一样。
  
      幸运的是,她现在安静下来了。
  
      我把车开回了纹身店。
  
      打开车门,白小苒下来了,但是她现在的身体非常不协调,刚出车门就直接摔倒在地上,挣扎了好几次,都没办法支撑起来。
  
      于是我只能把她抱起来。
  
      在见到那个男孩后,白小苒情绪变得很低落,我记得把她从她家里抱出来的时候,她还愿意卷在我身上的,现在把她抱起来,她尾巴就一直掉在地上,跟条死蛇一样。
  
      林肆看不过去了,就帮了一把,把她尾巴抱了起来,和我两人一起齐力送进地下室去。
  
      “好重,妞,你要不要考虑减肥?”
  
      林肆话音刚落,我和白小苒就一起转头看向他!
  
      他警惕起来:“干嘛?”
  
      我轻轻咳了一声,说:“你才胖。”
  
      “我哪里胖啦?我这叫八块腹肌!!”果然,林肆这娘炮完全受不了别人说他胖。
  
      “咯咯……”白小苒笑了起来,我终于听见她嗓子里面发出了一点像人类的声音。
  
      我们一起把她送到地下室。
  
      我记得她是不想呆在黑暗中的,所以我把地下室的灯开了,又当心她会自残,所以就把地下室里面所有能伤害到她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对了,我还从她家里面带回了那个音乐盒子,听着《献给爱丽丝》,她就一直很安静。
  
      等我收好所有危险东西的时候,林肆一巴掌把我拍出了地下室,说他要传授仙法给白小苒,教她怎么修炼,让她快点变回人形,还特中二地说只要能把白小苒从魔道拉回来,他就是拯救了天下众生啊!
  
      说完,他就甩上地下室的大门。
  
      我也开始处理自己的身体。
  
      把所有伤口都处理了一遍,真难以置信,从我出道以来,竟然也会有遍体鳞伤的一天?
  
      我撕开大腿上包的纱布,被魂蛊咬的地方已经开始愈合,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上了药后,就没把这个伤口放在心上。
  
      *
  
      等林肆从地下室出来,已经接近凌晨0点了。
  
      他出来时神清气爽,说话有条有理,和我商量:“现在我俩必须得分头行动了。白小苒这孩子天赋极高,又有鬼修的300年修为加持,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但她现在刚经历人生变故,情绪很不稳定,所以必须得有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免得她失控变作恶妖!”
  
      我纳闷:“可追查刺魂师的事该怎么办?”
  
      林肆说:“简单啊,我去办!”
  
      “你?”我觉得很奇怪,这家伙过去标榜自己只负责美,今天怎么忽然主动找活干了?
  
      林肆冲我眨眨眼,暗示我放心:“别忘了,白小苒是鬼修变成纹身后第二个害死的无辜者,她是众多死者中距离刺魂师最近的人了。现在有两个办法,要么是你守着她,等她情绪稳定了,可以接受自己现在的情况了,你就试着问问她,她到底有没有刺魂师的线索。她现在吸收了鬼修300年的修为,同时也吸收了鬼修的记忆,所以也许你能问得出来。”
  
      我点头,觉得此计可行,只不过,要白小苒走出死亡阴影,恐怕会很久。
  
      “那第二个办法是什么?”我问。
  
      林肆嘿嘿笑着说:“第二个办法就是警察那条线呀,警察那边人才多,集思广益起来,找到线索很快的。我只要顺着白小苒的案子去查看她生前接触过谁,纹身是从谁身上传过来的。再顺着第一个纹身者的线索追查下去,不就能找的出来为第一个死者纹身的人了吗?”
  
      我吃惊:“原来你有脑子的呀!”
  
      林肆脸色一沉,用力地拍了一下我,说道:“就这样决定了,我回警局去,跟人才们一起去追这条线。有刺魂师线索了,我再通知你。”
  
      “好。”
  
      “拜拜~!”
  
      当林肆开着警车离开之后,我突然醒悟过来!
  
      这家伙哪里有脑子?
  
      他这是假公济私,找借口把我甩下,自己一个人没了管束,他想泡什么妞就泡什么妞!
  
      我就说了,这标榜自己只负责美的鬼仙,怎么就突然主动说要干活了!
  
      但这鳖孙,打他电话,他还不接了!
  
      这分明就是心虚,我猜对了,他就没安好心!
  
      我只能给他发短信。
  
      【吴深】: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要玩,玩外面的女人,警局里的妞你别碰。
  
      【左正】:啧啧,难道你不觉得局里的女人穿上制服更性感吗?
  
      【吴深】:再皮就把你挖出来喂狗!
  
      【左正】:ok……
  
      但我觉得总不太对,万一林肆对局里的男人下手呢?
  
      这么一想,好像真的很有可能!
  
      *
  
      后面的几天里,我一直都在店里养伤,为了避免麻烦,我连店都不开了。
  
      警方没有人来找我问话,我想应该是林肆在局里疏通过了。
  
      我现在浑身是伤,还有一个不稳定的白小苒要看守,所以还真的是没办法再分出精力去管林肆了。
  
      白小苒很认真地去按着林肆教她的法门去进行修炼,但是俗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所以白小苒也不是能够顺利地进入修炼状态,每当她修炼被阻碍的时候,她就会变得很暴躁,一暴躁起来就会忘记自己是谁。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站出来,我不像林肆那样厉害,能控制得住白小苒,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喊白小苒的名字。
  
      一遍一遍地喊,直到她能听见自己的名字,慢慢地恢复过来。
  
      别以为名字不重要,那虽然不是法术,但却比许多法术厉害得多了。
  
      名字是每个人诞生在世间后接收到的第一份最珍贵的礼物,那是父母赠予的祝福。
  
      而后,当孩子长大,名字就变成了一个人最重要的标签,至死都摘不去的标签。
  
      只要牢记住自己的名字,才能守住本心本性。
  
      我用白小苒的名字呼唤她,只要她能记得住自己的名字,她在失控的时候就能听得到我的声音,然后自己的本我意识会慢慢地被我拉回来,她就能恢复正常。
  
      时间长了,她慢慢习惯了我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她对我的呼唤声反应很慢;到后面,几乎是我一叫她的名字,她就能马上清醒过来。
  
      但她的修炼始终进不了状态,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那么简单的入门就是做不到呢?
  
      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林肆。
  
      一直打不通。
  
      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性,只要林肆没关机,我就一直打,我就不信那厮不接我电话!
  
      终于,电话接通了,里面传出了诡异的喘息声。
  
      刹那间我脸红了。
  
      林肆不满的声音在里面传了出来:“吴深,我是上辈子欠你的吗?什么该打电话,什么时候不该打电话,你不知道吗?!”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