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25章 名字,刺魂第125章 名字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25章 名字

  
      蛇是没有眼皮的,更没有眼泪。
  
      纵使是上一次在车上见到心爱的男孩的时候,白小苒闹腾得再厉害,都没有哭泣。
  
      然而现在,她却流下了眼泪。
  
      但这时候她比平常更理智,她哽咽着,缩回角落里,再也没有想要靠近家人的意图了,而是呆呆地盯着帷幕那边。
  
      我看她冷静下来了,我就放心了。
  
      帷幕,是为了挡住三鬼的。隔着这个,他们看不见帷幕后白小苒和我,他们不知道白小苒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也许在见到纸片人“白小苒”之后,互诉一番愁绪,他们就能安心离去,进入冥界转世投胎了。
  
      “爸、妈、哥哥,我没事!”纸片人神采奕奕地和三鬼说道。
  
      “小苒啊,你……”三鬼刚刚开口,就马上哽咽了,哭得伤心,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那伤心事堵在他们的喉咙里,让他们无法说出口。
  
      然而,他们面对的是一张纸片人。
  
      纸片人,只是一个道具,是没有感情的。
  
      “她”所有的言语举止都在我的操纵中,我说出的话,就是“她”说出的话。
  
      “你们别哭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都是鬼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爸、妈、哥,我告诉你们一件好事。”纸片人笑着和三鬼说,“有人为我们报仇了,当初杀害我们的妖鬼现在都罪有应得,被人用业火烧得灰飞烟灭了,他们连投胎转世都没办法了!所以,爸爸妈妈哥哥,你们就不要再自责,不要再难过了,我很好,去投胎,18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了!”
  
      三鬼这才停止了哭声。
  
      白母有点怔:“你说什么?有人帮我们报仇了?”
  
      纸片人点头:“嗯!用业火烧死的!你们可能不知道吧?业火是从地狱里来的,专门焚烧这世上所有有罪的灵魂,罪孽越深重的鬼被业火烧的时候,就会感觉越痛!那七个害死我们的妖鬼都没有一个好下场,他们杀死的只是我们的肉身,但是业火毁灭的却是他们的灵魂!所以,他们比我们更惨呐!”
  
      “小苒……”白母没有被纸片人的鼓励打消痛苦,反而是哭得更伤心了。
  
      纸片人抱住她,鼓励她:“妈妈,别哭了。你哭了,爸爸和哥哥也跟你一起哭了。你们都哭了,我也会想哭的。”
  
      “不哭、不哭了!”白母听后,努力地停止哭泣。
  
      他们努力地停止哭声,听他们吸鼻子的声音,我感觉止住哭声对他们来说,比放声大哭一场还更难。
  
      白小苒临死前经历过的事,是他们心里永远都抹不掉的伤痕,到了这一刻,他们依然无法把那件事说出口,甚至连安慰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白小苒”说出来。
  
      纸片人柔声安慰了他们好一会儿,这才慢慢地抚平他们的伤痛。
  
      “爸、妈,我送你们去冥界,去了那里,就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我们了。”纸片人对他们说。
  
      “嗯。”
  
      “来。”纸片人一手牵着白父,一手牵着白母,带着他们一家人,慢慢地从地下室里走了出去。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室门口的时候,白小苒终于忍不住,趴在地上,啕号大哭。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的哭声。
  
      哭得很难听,但确实是个人类的声音。
  
      她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伤心,一直停不下来。
  
      我忍不住蹲下来,抚摸着她的脑袋,和她说:“我已经让纸人送你父母去冥界了,去到了冥界,他们就会得到冥界神灵的保护,再也不会有妖怪伤害他们了。”
  
      “但,你是去不了冥界,因为你是妖,不是鬼。”
  
      “留下来的人最痛苦,但我想,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哭过以后,你会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的。你的父母在另一个世界里,也会希望你以后能过得开开心心的。”
  
      她一直在哭,哭得很大声,我不知道这些话她有没有听见,但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了。
  
      一个人伤心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她,所以,我把想说的话说完,就走去了。
  
      但白小苒的哭声一直让我放不下,走到楼梯的一半,我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她依然还是趴在地上啕号大哭,哭得忘我。
  
      “白小苒。”我忽然好想叫她的名字。
  
      第一声,她没理我。
  
      直到我喊了第六声,她终于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了我一眼。
  
      “没什么,我只是想叫你而已。”我很不厚道地笑了。
  
      她哼了一声,倒是不哭了。
  
      我在台阶上坐下来,忽然间想和她说一些自己的事情:“最近我总是想起我师父,你知道为什么吗?”
  
      白小苒迷茫地摇摇头。
  
      “在我刚跟着他的时候,他什么法术都不教我,但是又总是把我扔到鬼群里,那时候我又小,不会定住心神,所以那些孤魂野鬼总是会把我的魂拉走。而我的师父总是不急不躁的,他都是把自己手里头的活儿做完了,到吃放的时候,才会出去找我。名字是我和他之间的桥梁,不管我被鬼带到多远的地方去,不管我被鬼迷得是不是忘了自己,只要我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师父就能把我从那边世界里拉回来。”
  
      “最近总是呼唤你的名字,叫着叫着,我就想起了小时候师父喊我名字的样子。但他离开了,以后都不会再叫我名字了。这几年,已经没有多少人叫我名字了。”
  
      “不过……人该怎么过生活,还是要怎么过生活的,对吧?”
  
      “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忘记自己的名字了,你爸爸妈妈走,但这是他们留给你的最珍贵的礼物了。”
  
      “不管,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把你从‘那边’拉回来的。”
  
      “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住到你想离开为止。”
  
      我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地下室。
  
      *
  
      自从,把白小苒的家人送走后,白小苒的情绪就变得稳定了许多。
  
      虽然,以她现在的境界还无法抵抗妖性的侵蚀,偶尔还会失控,但都比过去更容易恢复神智了。
  
      你敢相信吗?就连范雪琦那丫头随便喊一声,白小苒的神智都能被她拉回来。
  
      呃,是的,范雪琦……
  
      范雪琦自从见了白小苒之后,就三天两头地朝我纹身店里跑了,她是真不怕蛇,甚至,对妖怪充满了好奇。
  
      而且女孩子特别容易打成一片,我也不知道范雪琦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我花了差不多五天的时间才能让白小苒亲近我的,她只用了一小时。对此,我不想说话,我心有点塞。
  
      为了让白小苒能够多用手,所以我买了一个平板给她。
  
      她眼睛看不清楚,但是手和手指还是能用的。
  
      她用平板看电视(听声音),也能够让她一个人待在地下室里不会太闷。而且还有范雪琦陪着,范雪琦会帮她打开她想开的app,帮她开她想看的电视。
  
      有范雪琦的陪伴,白小苒也渐渐地变得开朗了许多。
  
      甚至,还被范雪琦教坏了,变得没大没小,时不时地找机会,从角落里蹿出来吓我一跳!(气死我了,这俩丫头!)
  
      我在把平板送给她的时候,和她说,她可以登录自己的QQ,去联系那个男孩,有什么话想对他说的,都可以在QQ上和他联系,但是,绝对要先保密自己的现况和住址,免得那男孩找过来,看到现在的白小苒,会被她的样子吓晕。
  
      他们可不是许仙和白娘子啊。
  
      可是,后来我检查白小苒的平板,发现她登录过QQ了,却,没有给任何人留言。
  
      难道,她是打算和过去永远告别了吗?
  
      就在白小苒的情况渐渐好转的时候,林肆那边终于给我来信息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