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27章 行走的人皮 1,刺魂第127章 行走的人皮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27章 行走的人皮 1

  
      我照着林肆给我发的地址,来到了廉租房附近。
  
      警方的人在廉租房附近已经布好了线,如果不是我跟警方的人熟,早在刚进入他们的布线范围内的时候,就被便衣清场请出去了。
  
      “左队在里面已经等你很久了,他还说你要是不来,所有人就别想进去。”领我进去的小警察说。
  
      我忍不住心说:林肆,算你还有良心,知道等我!
  
      在进去的时候,我发现每个警察手里面都有一瓶杀虫剂,这画面……啧啧,该怎么说呢?
  
      当你看到一群应该手里面拿着枪保护人民的警察拿的不是枪,而是清一色的杀虫剂,而且全部是提高十二分警惕的样子,你可能会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一群正义的警察,而是一群中二病。
  
      可没办法。
  
      上次我在法医尸检室里挖出来的虫子给他们留下了心理阴影,拿杀虫剂,总比拿枪好用。
  
      我终于见到林肆了。
  
      这厮哪有一点刑警大队长的样子?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对左正的死忠小跟班抛媚眼,撩得那小哥哥面红耳赤的……
  
      卧槽!
  
      我走过去,毫不犹豫地就拍了他一巴掌:“你干嘛?”
  
      这贱人笑嘻嘻地说:“是你说的,不准我对局里的妞下手,那我对男的总行吧?”
  
      反手又是一巴掌扇过去。
  
      这厮还真的是够贱的!
  
      “等这次事情解决,就马上把身体还给左正,我不会给你多一点时间了!”我压低声音,严肃地警告这个祸害,而至于这段时间里林肆惹出的祸……算了,让左正回来自己解决吧!
  
      “行。”这次林肆答应得痛快,看来这几天,他也玩够了。
  
      我叹了一口气,决定暂时搁下林肆和左正的事,先回归正事再说。
  
      “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问。
  
      林肆一摆手,说:“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啊!”
  
      卧槽!外面都已经布线那么周密了,身为头头,这厮竟然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难怪追查刺魂师的事情拖了这么久,因为林肆果然不是左正啊!
  
      我刚给林肆甩一个白眼,刚刚被林肆戏弄的小跟班主动地上前和我说明情况:“我们已经在附近装好监控了,所有便衣也都到位了,保证那个人没有办法逃离出去!”
  
      小跟班说得这么肯定,我反而有点不安:“你们布线有多久了?”
  
      小跟班说:“20多分钟了!”
  
      我问:“有什么不妥吗?”
  
      小跟班:“没有。”
  
      他把我引到监控组去,对我说:“嫌犯一直待在屋里面,我们所有的摄像头都能拍到她,她一直都没有出来呢。现在我们就等左队一声令下,就可以直接进去把人逮了!”
  
      “都能拍得到?”我皱起了眉。
  
      “是啊。”小跟班得意洋洋地说道,“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那么容易被监控到的嫌犯呢。过去那些做了坏事的人心里都是有鬼的,就算是待在自己家里面,也会尽可能地躲着镜头。可是没想到这个纹身师这一次竟然没有躲起来呢,可能她并不知道自己做的坏事败露了。”
  
      我一听就着急了!
  
      那个刺魂师在我的意识里,是贴上了“天才”标签的,所以ta怎么可能会做出暴露自己这么低级的事情呢?
  
      说ta不知道自己做的“坏事”已经暴露了——怎么可能?刺魂师和纹身之间是有契约的,妖鬼被我收服、再被我烧毁,出了这么多事,ta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呢?
  
      所以现在的“轻松”反而让我提高了警惕,感觉比来之前更糟糕了!
  
      我赶紧抢到监控组里,观看他们的监控。
  
      监控镜头里面出现的是一个女子。
  
      女子?
  
      那个刺魂师是女的?
  
      不……
  
      我根本就不确定这镜头里面就是我们要找的刺魂师,在我心里,我觉得我这一趟过来非常有可能是扑个空,如果我是那“天才”,早在妖鬼被收服成画的那一晚上,马上买车票,逃出黑岩市了!
  
      我这一趟过来,更多想的是想过来看看那刺魂师住过的地方是否留下蛛丝马迹,能够告诉我究竟是什么物质被ta制作成颜料,用来做纹身之后,能够令纹身化作妖物。而其他的,基本没想。
  
      所以现在他们和我说,那刺魂师还在廉租房里,这让我觉得不安。
  
      不管那刺魂师到底有没有逃走,现在廉租房里面还有人在,这就不同寻常了,我甚至怀疑,那位“天才”反套路了!
  
      是的,反套路。
  
      在我们都想抓ta的时候,ta很有可能设下一个局在等我们入套,不管这个“套”是什么样的,有点都毋庸置疑,那就是——ta就是左正和我说过的那一类高智商犯罪者,他们行恶,不为任何原因,只为秀出智商优越感!
  
      这类行恶者对自己的智商有着过分的自信,他们热衷于将对手玩弄于鼓掌之中,所以当有人来捉捕自己的时候,他们从来不逃,甚至还设下圈套和追捕者智斗。
  
      当追捕者以为自己可以收网捉人的时候,实际上却是中计了,自己没捉到人,反而被这类行恶者捉弄了。
  
      当追捕者在陷阱里面急得跳脚的时候,他们就哈哈大笑,拂袖离去。
  
      我觉得我可能是碰上这样的“天才”了。
  
      ta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等我们来捉的,更不可能故意把自己送到镜头前!
  
      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郁闷呢?
  
      高兴,是因为那个刺魂师如果有意捉弄我们,那ta为了布这个局,会留下蛛丝马迹,让我有迹可循;
  
      郁闷,当然是因为别耍了,而这帮警察还毫无所觉!
  
      平常,他们当然不是这样子的。
  
      只能说这时候警察们没察觉出廉租房的异常,都是因为——(林肆)上梁不正下梁歪!
  
      唉!
  
      早知道还是让左正出来办案的,至少人家老刑警,办事利落得很。
  
      我心知这个镜头下的女人不太可能是我们要找的刺魂师了,也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圈套,于是我索性坐下来,先观察一下这镜头里的女人是怎么一回事吧。
  
      看看,那“天才”给我们留下了什么东西?
  
      监控中,那女子始终背对着我们,她穿着白色宽松的衣服,看不清楚身材,但给人的感觉是体格娇小型的女子。
  
      她披散着头发,头发很长,几乎盖到腰了。
  
      现在的女孩子大多数留长发,但是会把头发留到腰间处的并不多,看着那头发,我隐隐约约觉得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而且好像是最近见过的,可是最近我的活动范围很窄。
  
      下暴雨时,待在店里面避雷;
  
      雨停后,保护左正;
  
      林肆苏醒后,保护白小苒;
  
      然后就到这里来了。
  
      这一个月来的活动范围真是有史以来最窄,见到过的人屈指可数,所以为什么我会觉得最近见过这个女子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是慢慢观察下去,甚至希望那个女子能够转过脸来,让我看看,我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但是,她始终没有转过来。
  
      她在房间里面并不是呆呆的,而是会活动的,但是动起来的时候,举止又让人觉得很诡异。
  
      因为她好像是飘着的。
  
      我看见风吹起过她的头发、吹动过她宽大的衣裳,看到她抬起手梳理过自己的头发,看到她走路过……但是,她的头部似乎是固定的,脖子以下会动,但是她的脑袋却从来没有动过!
  
      我这一监视,就一直监视到了天黑。
  
      天黑后,林肆忽然掏出枪说:“不等了!冲!”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