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33章 相由心生,刺魂第133章 相由心生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33章 相由心生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呢?
  
      “不问自取视为盗。你应该庆幸,你被一个强大的刺魂师保护着,否则被你盗走人皮、将要拿走双脚的亡魂一定会来找你讨回自己的东西的!”林肆沉着声说。
  
      这鬼仙说话想来不着调,忽然间低沉着嗓音说正经话,反而令我不敢置信。
  
      他人也讶异,因为说得如此神神道道,实在不像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刑警大队长会说出来的话!
  
      岳子萱更是懵逼:“警官,你在说什么呢?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
  
      “在你心里。”林肆忽的邪魅一笑。
  
      这一笑,令人心里发毛。
  
      “既然拥有了新皮,就好好重新开始新生活吧,莫要放纵自己心中的仇恨,去做伤人伤己的事。相由心生,担负仇恨太多的话,你迟早还会变回那个躲在黑暗中的丑八怪。待到百合花落之时,自有人会来向你取回自己的东西。”林肆收拾东西站起来,拍拍岳子萱的肩膀,笑得和蔼可亲:“你好自为之吧!”
  
      岳子萱吓得一脸懵。
  
      林肆做了一个“走吧”的手势,于是我们就从廉租房里撤出去了。
  
      向岳子萱做了半天的笔录,唯一的收获,就是从她嘴里得知了那个刺魂师性别为男——也就只有这么一条微弱的讯息而已!
  
      *
  
      离开廉租房后,林肆亲自开车送我回去。
  
      我看他是轻松的,他说等把我送回去,他也该撤了,以后再也不掺和警察的工作了,对他这千年前的老古董来说,脑子完全无法和一千年后的新新人类一样飞快转动啊!
  
      在回去的路上,他问我后悔不?
  
      我想了想,说没有。
  
      岳子萱清醒后展现的人品确实让我有些失望,但想了想,这世上没有人是一模一样的,我怎么可以奢望披着白小苒的皮的人能够拥有和白小苒一样的品性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白小苒就不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了。
  
      说后悔,倒不至于。
  
      岳子萱心里带有怨恨,怨恨暂时蒙蔽了她的双眼,令她说出尖酸刻薄的话,但她本性还不算是坏到极点。给她人皮,是给她重新来过的机会,而她是否能够重新展开人生,那就是她的事了。
  
      施恩于人,难道还要变成她人生的掌控者吗?
  
      那不是我救她的目的。
  
      而她以后会选择过什么样的人生,那就是她自己决定的了。
  
      待到百合花落之时吗?
  
      我闭上眼,想起了在岳子萱身上盛放的那一大片美丽的百合花海。
  
      就,这样吧……
  
      “那你把左正的身体给我,你后悔吗?”林肆问。
  
      我摇头,低声道:“相由心生——这是你说的。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能够拥有这么美丽的相貌,这样的鬼应该坏不到哪里去吧?左正这人我还是了解的,滥好人一个,如果他是我,他也会愿意那么做的。”
  
      林肆立马嘚瑟了:“哟!你这是变相称赞我的美貌了?哟哟哟~,真是难得啊,我还以为你对我的美貌不感兴趣呢!”
  
      说完,他嘚瑟地冲我抛了一个媚眼。
  
      我笑了笑,别过头,看向窗外。
  
      外面已是华灯初上,没想到,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天。
  
      忽然,林肆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头:“你这孩子啊,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就没见你怎么笑过,怎么逗你也不见你笑,心里到底装着什么呢?”
  
      我愣了一下,正好看到车窗上的倒影,忽然发现自己还真是一个严肃的人,也确实是许久都没碰上过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了。
  
      *
  
      纹身店,到了。
  
      进店的时候,林肆在车上叫了我一声:“喂!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编个剧本啊?我出来玩太长时间了,有点不太知道该怎么编个剧本糊弄你哥们了呀!”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林肆说过,他可以改写左正的记忆,让左正不会怀疑自己“不在”的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
  
      那就是林肆要写的“剧本”。
  
      想到这个我就乐了,让你浪!现在要写“剧本”了,哭了吧?
  
      “上我们本市的黑岩文学网,多看小说,多编故事。”我幸灾乐祸地对他说。
  
      林肆瞪了我一眼:“说了等于白说!我现在急用呢,哪有时间去看小说?”
  
      说完,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看我的眼神也多出了幸灾乐祸的意味,搞得我俩就像是互相伤害一样。
  
      “哦,对了!有一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放在心上?”林肆笑眯眯地对我说:“鬼魂是会不断重复自己临死之前的经历的,你现在家里的这位小朋友好像是被‘淫死’的吧?”
  
      “?”
  
      “祝你好自为之!”互相伤害够了,林肆爽快地开车走了,留我在自家店门外风中凌乱。
  
      林肆这话啥意思?
  
      不不不,白小苒不是那样的蛇……
  
      忽然,那段黑历史钻进我脑海里。
  
      顿时汗如雨下!
  
      不!我们必须得相信人性本善,思想不要太污!
  
      冷静,白小苒还是个孩子呢,她还在地下室里等我呢。
  
      于是我顶着一身的虚汗,打开了店门。
  
      刚走到地下室,就被地下室的门给吓坏了。
  
      这门还是门吗?
  
      门上被装出奇奇怪怪的痕迹,看得出来我不在的这两天里,白小苒被锁在地下室里快疯了,想不断地撞开门冲出来呢!这贴了镇妖符的门都不顶用,一样被白小苒撞得要报废了!
  
      “白小苒,我回来了。”
  
      我一边喊着白小苒的名字,让她知道门外的是我,不然我一开门,一条失控的毒蛇张大嘴冲出来,我岂不是要被一口吞?
  
      门还没开,我就听见了地下室楼梯上蛇爬上来的细碎声音。
  
      冲得很快,不会是失控的吧?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把门推开,马上就闪现后退几步,但是眼前一花,就被人紧紧抱住了。
  
      我愣了。
  
      这……
  
      这是……?
  
      白皙细腻的皮肤,这是……人?
  
      我两天不在,白小苒竟然修出了人形?
  
      不,她只是上半身变回了正常的人形,下半身还是蛇尾,最可惜的是,还是秃头。
  
      她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激动地说道:“我以为、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话都会说了!
  
      这时候我的心情是怎么样呢?大概就像是看到自己生的孩子终于会走路、会说话一样,激动啊!
  
      我开心地拉开白小苒,想好好看看这人形闺女,但一把人拉开我就囧了!
  
      白小苒上半身是变回来了,可是她没穿衣服啊!
  
      之前有蛇纹盖着身体,而且她那会儿上半身都畸形了,谁会在意她有没有穿衣服?
  
      但是现在,她上半身变回人形,不穿衣服,就……
  
      我当场就羞红了脸,闭着眼睛,不知道自己能干嘛,狼狈地转过身去,不敢多看她一眼。
  
      只听见身后有滑动的声音,白小苒是回地下室去了。
  
      过了一两分钟,有一双小手在背后戳了戳我,我回头一看,看见白小苒已经披上了毯子,遮挡住了身体,她捂着脸,抬着眼羞涩地看着我。
  
      我心跳有点快。
  
      看到这样娇羞的白小苒,我竟有点移不开眼睛。
  
      前面我还想着岳子萱披了白小苒的人皮,就变成了白小苒,可看着她,我没有心动的感觉,只是觉得那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纵有美丽的皮囊外表,也发挥不出那种美;
  
      而看到了现在的白小苒,就算她下半身是蛇,就算她的脑袋光溜溜的,一根头发都没长,笑起来却像一朵娇艳的百合花般美丽。
  
      她才是真的那朵百合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