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34章 本人已疯,谢绝入内!,刺魂第134章 本人已疯,谢绝入内!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34章 本人已疯,谢绝入内!

  
      但也不可否认,妹子现在还没穿衣服!
  
      我红着脸,不敢多看白小苒几眼,转过身朝房间走去,说话都结巴了:“我、我去给你找件衣服穿。”
  
      只可惜了我这单身老爷们家里没女人的衣服,我也不知道为啥,衣橱里那么多件衣服,我还反复挑了很久,才挑出一件白衬衫递给她。
  
      但还是不敢转头。
  
      直到白小苒说:“穿好了。”
  
      我这才转过头来,看到她已经穿上了白衬衫,我这才放松下来。
  
      可我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还是显得大了一号,纤细窈窕的身材在宽松的白衬衫下若隐若现,为什么我觉得比没穿的时候更加引诱人呢?!
  
      我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脸颊很烫,抬起手来遮挡住自己的鼻子:“咳咳……!”
  
      白小苒脸也很红,变回人脸后,不管是害羞还是开心,比之前蛇脸的时候更一览无遗了。
  
      许久,她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你叫什么名字呀?”
  
      “吴、吴深。”
  
      “哦……”
  
      又尴尬了。
  
      “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又是她先开口,摸着自己光溜溜的头,问我。
  
      “还、还好,还好……”
  
      其实我觉得你光头挺好看的;
  
      听说光头是考验颜值的真标准;
  
      你底子好,什么发型都好看……
  
      唉,想得出这么多安慰她的话,但就是一句都说不出口。
  
      这太尴尬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反正就是舌头打结了嘛。
  
      实在没法说下去,我索性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开淘宝,直接递给她:“那个……咳,难得你修炼出了人形,我想还是应该给你一点奖励的。你……你去挑点东西吧,买点合适自己的衣服,或者假发什么的都行,想买什么就全都放到购物车里吧,等你觉得差不多了,再拿来给我结账。”
  
      “嗯。”她如获至宝,抱着手机,一转身,溜回地下室了。
  
      她走后,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倒在床上,歇菜了。
  
      天呐,我以后真的要和这么一个清纯与性感同在的小蛇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吗?
  
      完了,我能控制得住我自己吗?
  
      啪……
  
      我扇了自己一耳光,拍飞了这些奇怪的念头。
  
      真是的,想什么呢?就算有啥念头,也得留到人家完全变成人形的时候再说啊,现在对一条蛇还能干嘛呢?不要想得太污浊啊!
  
      *
  
      过后几天,我不断地收快递,送快递的小哥看我的眼神……啧啧,怎么说呢?
  
      我郑重鄙视不良商家在快递包裹上印上“文胸”两个字!
  
      说了让白小苒买自己能穿的衣物,这内衣当然也在其中了,她一买就是买一箱啊,而且箱子上还白纸黑字……哦不,是大写加粗的那两个字!
  
      在我签收的时候,快递小哥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在我签完后,他笑眯眯地拍拍我的肩膀说:“行啊,吴深,这么多年没见到你交过女朋友,怎么忽然买了这么多女人的东西呢?你是有女朋友了吗?”
  
      我摇头。
  
      “哦!原来你有这种癖好啊!”快递小哥郑重地和我说,“你放心吧,我会替你保密的。”
  
      说完,就去下一家送货了,留我一人捧着那印有大写加粗黑体字的箱子在店门口风中凌乱!
  
      过后,没几天,我给白小苒买单的事被范雪琦知道了,那丫头马上跑到我的房间里大哭大闹一场,说我有了新宠就忘了旧人,哭着说小师叔偏心了,不疼她了……哇哇哭得真够大声的。
  
      直到我把手机递给她,她马上一秒收了哭声,说声:“小师叔,我最爱你了~!”
  
      然后就屁颠屁颠地抱着手机跑地下室里跟白小苒玩去了。
  
      等范雪琦再把手机拿回来的时候,笑容是那叫一个春光灿烂啊,而我一看购物车结账账单,那4位数真是让我看得直瞪眼,就差一口血没喷在手机屏幕上!
  
      面前,范雪琦笑得那叫一个人畜无害啊。
  
      我心想着咱一个大老爷们不能言而无信啊,也不能太偏心啊,就含着一口老血,按下了指纹结账。
  
      “哦也~!”范雪琦开心地跑出了我房间。
  
      我倒在床上!
  
      我发誓,等我老了,要开始给自己收关门弟子,我绝对不收女徒弟,这女人太能撒娇了,我小心脏受不了啊!!
  
      T皿T
  
      *
  
      但这,还是小事。
  
      某天晚上我睡得舒舒服服的,忽然间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有什么冰冰凉的东西滑到了我的身上,那东西虽然是冰冰凉的,但是却把我撩得燥热了起来,我睁眼一看,看见黑暗中皮肤白皙得像是发光了一样的白小苒压在我身上,眼神迷离,嘴唇贴在我的耳朵上不断地轻唤着我的名字,双手也不规矩,而那在我腿间滑动的冰冰凉的是她的蛇尾……啊……!
  
      “卧槽!”我立马吓得清醒过来,赶紧推开她,想逃开。
  
      但是她的蛇尾很快就缠上了我的双腿,我扑通一声摔下床,而且是脸朝下,摔了一个狗啃泥!(TAT)
  
      “白小苒!”我大叫着她的名字!
  
      但是这次她却像是没听见一样,爬了过来,表情像是痛苦又像是饥渴一样,眼泪汪汪地呼喊着我的名字,喊得我就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她忽然张开嘴,亮出两颗淬着毒液的獠牙朝我“亲”来!
  
      哎哟我的妈呀!
  
      这种“厚爱”,我承受不起啊!
  
      我一下子被吓得清醒过来,咬破指尖,用尽平生力量做法打到白小苒额头上,趁着她暂时失神的时候,三下五除二就把缠在自己身上的蛇尾拆下来,抱着这小妞,扔出房间外面去!
  
      关上房门,那对淬着毒液的獠牙还在我的面前亮铮铮地晃着,这让我彻底死了色心!
  
      林肆说得对,鬼是会重复自己临死前的经历的,白小苒啥都好,偏偏就是那种死法,所以她以后还是时不时地在半夜里发作……
  
      可就那对毒牙,让我他喵的想趁她失去理智的时候吃点豆腐都不敢啊!
  
      就这一下,绝了我的色心!
  
      第二天起来,白小苒看到我,就脸红彤彤地转身逃掉了,这把我郁闷的……大姐,差点儿被上的人是我啊,你一个罪魁祸首害什么羞啊?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自己的房门上贴了一道镇妖符:【敕令:女妖不能入内!】
  
      然后我就坐下来认真地思考着一件事,要不等白小苒修炼出人形后,就在外面帮她租个屋子住吧,反正人形修成了,我也没有义务养她一辈子啊,是不?
  
      可是转念一想,人家修炼成人形了,我还让人家搬出去住……又好像有哪里不对??
  
      唉,不想了!
  
      我以为,贴了镇妖符后,我晚上就能安然入睡了。
  
      然而当天夜里,总觉得房间里凉飕飕的,身上沉甸甸的。
  
      太冷了,我想拉一下被子过来盖,结果一伸手,穿过了无数肉体……
  
      惊醒!
  
      一睁眼,我身上、床上、墙上、天花板上都是女鬼!
  
      压在我身上的女鬼双手都不规矩。
  
      这下我就明白了……
  
      “卧槽!你们别学白小苒啊!就算你们色诱我,我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你们纹在路人甲身上,让你们早点了解尘缘早点投胎去的啊!!”我绝望地大吼!
  
      没错,这帮女鬼就是我风铃房里的那票等“缘分”中的女鬼……
  
      第二天,我扶着腰,全身腰酸背痛还腿抽筋的,在房间门上贴上了新的符:【敕令:女妖、女鬼不得入内!】
  
      但是想想,好像范雪琦那丫头过去也有不请自入闯我睡觉地方的先例,于是改了一下符:【敕令:女妖、女鬼、范雪琦不得入内!】
  
      于是第三天……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摸我的胸,睁眼一看,发现林肆躺在我旁边,笑得一脸邪恶……
  
      “卧槽啊!!”
  
      起床,再次改符:【敕令:妖鬼仙禁止入内!】
  
      但没过多久,林肆去上了回厕所,回来就变成了左正。
  
      左正这位大义凛然的大神论者路过我房间,看到贴在上面的符,眉头一皱,毫不留情地撕了下来,对我说:“吴深你搞什么呢?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搞什么迷信呢!”
  
      说完,就把符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里,潇洒地走了。
  
      我默默地吐了一口老血。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在房门上贴符了。
  
      我在上面贴上了白纸黑纸,大写加粗!
  
      ——【本人已疯,谢绝入内!】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