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35章 购画者,刺魂第135章 购画者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35章 购画者

  
      过了一段时间后,腿上的痂疤脱落,一只鲜红色的小蜥蜴跃然眼前,我一怔,这刺青当初不是已经被我拔除了吗?怎么伤口好了之后,它还在?
  
      我不敢置信地擦擦大腿,还以为这是脏东西,能用手擦掉呢。
  
      但是,那鲜红色的小蜥蜴就像是胎记一样,和我的皮肤长在一起,浑然天成。
  
      这一刻,我心惊肉跳,心里更清晰地明白了我和那刺魂师之间巨大的差距!
  
      哪怕我把他的魂蛊从我的身体里面拔除出去了,但他的纹身依然留在了我的肉体上!
  
      他迟早,还会找来。
  
      这纹身,就是他的战书。
  
      *
  
      或许我应该想办法将那刺魂师的纹身去掉,同为刺魂师,总觉得自己的身上留下了其他刺魂师的纹身是一件极其羞辱的事情。
  
      干脆先试试普通的洗纹身的办法?
  
      我这么想着,准备去找洗纹身的机器。
  
      刚走出房间,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站在展示墙前,抬着头,面带笑容,带着欣赏的目光慢慢地浏览着展示墙上挂着的画。
  
      看到我出来,他转头看向我,微笑道:“这些画,是你画的?”
  
      我说:“部分是。”
  
      “为什么不署名?”
  
      “没必要。”
  
      “这些画,怎么卖呢?”
  
      卖?
  
      我眯起眼,打量这到访者。
  
      说实话,我的店位于黑岩市的古城区老街,是黑岩市内最古老的街道,随着时代经济的发展,人口都已经迁移到更繁华、更有经济价值的街道去了,喜新厌旧是人类的共性,当有了新街之后,就更少有人会想起这条老街了。
  
      在很少人来的老街里,更少会有人进入我的纹身店内。
  
      纹身在国外是流行的文化,但在我们国内却是不受待见、甚至可以说是带有偏见的文化,平常人都不会愿意接受纹身,就更不会主动走进纹身店来了。
  
      我店门口上的招牌应该写得很清楚了,这是一家纹身店!
  
      但这人,怎么看起来更像是把我的店,当做了画馆呢?
  
      “抱歉,这画不卖,只是挂在墙上做个纪念罢了。”我伸手请年轻男子出去,“还有,我这里是纹身店,如果您不是来纹身的,还是打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
  
      年轻男子看起来很有教养,面对我的逐客令,并没有露出半点不快,而是依然保持微笑着说道:“你真的不考虑卖一下画?或者是把它拿去更大的舞台上去展示?像你这些画,每一幅都已经具有大师级水准了,如果拿出去开画展,必定一炮而红,闻名全球。”
  
      “没考虑过。”
  
      年轻男子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并做自我介绍:“我叫徐宏艺,是一名喜好收藏字画的珍藏家,当今国内所有大师的作品我都有了,但总想收藏些与众不同的画。今日路过你这纹身店,在店外匆匆一眼瞥进来,便瞧见了你这一面墙上挂着的画,就忍不住赶紧走了进来!这些话虽然没有署名,但看得出来,是出自两个人的手笔。前面这部分的画笔锋大气磅薄,色彩瑰丽,又充满奇思妙想;而这后边的画笔锋细腻柔和,色彩多为亮色,看得出来这画师心中对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向往,与前者的世故截然不同啊!”
  
      “谢谢。”我的手仍然指着外边。
  
      你以为,夸我几句,我就会把画卖了?
  
      想得太美了!
  
      徐宏艺看我如此决绝,再好的修养也没法让他继续矜持下去了:“你直接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买一幅画给我?”
  
      我说:“不卖。”
  
      “多少钱?在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是钱谈不过来的生意,如果真谈不过来,那是钱不够。你开个价吧,多少我都肯跟你买!”徐宏艺着急地说。
  
      我叹气,说:“说了不卖就是不卖。这世上确实是没有什么钱谈不过来的生意,但是如果人家铁了心不卖,你就算是倾家荡产,人家还是不卖的!你还是回去吧!这些画我是真的不会卖给任何人的。你说再多都没用。”
  
      “你、你真的不想成名吗?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出钱给你办画展,让你把这些作品拿出去做展示。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你的身上,把你捧红!让你成为举世闻名的大画家!”徐宏艺越说越着急了。
  
      我摇头,转身走了:“说了不卖就是不卖。这些画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所以绝对不会卖给任何人,更不会拿到台面上跟任何人展示的。你走吧,你去找别的、真正的画家吧。我只是一个纹身师而已。”
  
      “你做纹身,做好一个纹身能有多少钱?你要是愿意把其中一幅画卖给我,我给你这个数。”他对我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毛钱?
  
      我挑眉。
  
      “一亿。”徐宏艺说,“怎么样?”
  
      哇哦!
  
      再挑眉,这个数,还真是天大的数目!
  
      可是,我和师父的画值得这个数吗?是不是太夸张了?哪怕是珍藏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开这么高的价格吧?难道奸商们不都乐意用最低的价格买走好画吗?
  
      一亿元,我和师父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画值这个钱。
  
      可就算值这个数,我也还是不卖的。
  
      我摇头。
  
      徐宏艺变出两根手指。
  
      摇头。
  
      任他把手指一根根打开,开到十指,我都是坚定地摇头。
  
      他无奈了,也终于认清了现实:那就是不管他出多少价钱,我店里的画就是不卖!
  
      “好吧,名片你留着,等你缺钱的时候,或者是改变主意,想要出名的时候就来找我,我随时都恭候你大驾!”徐宏艺无奈地说道。
  
      我挥挥手,请他快走。
  
      他真的是爱上了我店里的画,三步一停,五步一回头,每次转过头来似乎都是想听听看我会不会挽留他,但是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可能会挽留他?
  
      看他这么烦,我直接转身去做别的事情了,用无情的背影坚决地断掉他的杂念。
  
      等我忙完手头上的活,再回到店里的时候,忽然发现墙上的画少了一幅。
  
      缺的是师父的恶鬼图。
  
      这幅图,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幅图,因为那是师父最后做一幅图了,也是让师父万劫不复的图!
  
      那一次,师父虽然顺利将恶鬼封印成画,可是自己也引火烧身,从此离开了我!
  
      所以当看到墙上缺少这幅画的时候,我如鲠在喉,愤怒冲毁了我的理智!
  
      是刚刚那个人!
  
      他走了,但是走之前偷走了我师父的画!
  
      他偷哪一幅不好,偏偏偷这一幅图?!
  
      对了,他刚走不久,一定还走不远!
  
      我连忙冲出纹身店,刚出去,旁边的邻居和我说道:“吴深,刚刚有个人从你店里面走出来,手里面抱着一幅画。我看他贼眉鼠眼的,是不是偷了你东西了?”
  
      “那个人是不是穿西装的?”我问。
  
      邻居点头。
  
      果然是他!
  
      “他往那边走了?”我问。
  
      “那边。”邻居指着街口说到。
  
      我赶紧冲过去,但是邻居说:“别追了,那个人是开豪车的,现在恐怕都已经开走一二公里远了,你用脚怎么追?”
  
      该死!
  
      我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人家开车的,早就走出去很远,不知道去向了!
  
      对了,还有名片!
  
      我想起来那男人给我留了名片,于是我匆匆回到店里,找出那张名片,想打电话过去索回师父的画,但是电话根本就没人接!
  
      不仅没人接,在我打第二遍的时候,他还关机了!
  
      心虚了?
  
      他绝对是心虚了,不然又怎么会不接我的电话?
  
      我拨不通,一气之下,把手机摔了!
  
      手机摔在狗的脚下,不仅摔得四分五裂,还把狗吓得汪汪叫!
  
      他偷那幅图不好,偏偏偷师父的那幅图?
  
      我对那幅图恨之入骨,把它挂在墙上,但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超度过那图里的恶鬼!
  
      是!我恨他!因为是他把师父从我身边夺走了!
  
      徐宏艺把这恶鬼从我店里偷走,万一把那恶鬼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