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36章 偷画的人,刺魂第136章 偷画的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36章 偷画的人

  
      被师父制成画的贵,身上都留有师父施法后的痕迹,只要师父施加在画上的封印被触动,我就能找到偷走画的人。
  
      可是,如果他没有触动画上的封印,我就没办法感应到画所在的方位。
  
      于是我就陷入了双重矛盾之中。
  
      一方面,我既然希望那偷走画的人快点儿触动封印;
  
      但是另一方面又希望他永远都不要触动那幅画的封印,因为三年前我亲眼见识过那只恶鬼的厉害,到现在,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对付得了他。
  
      我根据名片上的地址去寻找画的踪迹,但是我去到的时候,那个人根本就不回他的住处。
  
      我在他门前守了三天三夜,都没有见到有人回来。
  
      问一下他的邻居,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哪里了。
  
      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哪怕是我托了所有的关系去查,也查不到他的踪迹。
  
      我就纳闷了,一个人怎么能够做到彻底蒸发的呢?
  
      为了这件事,我整个人都变了,如果一整天都没有得到画的半点消息,我会变得非常焦躁,甚至会摔东西,狗和白小苒都被我凶了好几回,连狗粮都懒得喂了。
  
      一个星期下来,求人办事不得果,请鬼神问路不得法,由此变得食不下咽、夜不能寐,胡子拉碴都懒得打理,我过去的23年人生中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颓废过!
  
      终于,在第7天早上。
  
      一个人慌张地冲入了纹身店中!
  
      “吴深!谁是吴深?”那人一进来就四下张望。
  
      我抬起头,看见进来的人是一名女子,年纪二三十岁左右,穿着得体,看起来是个有钱人家的妇人。
  
      可贵妇来我这种老街小店来做什么呢?
  
      “我是吴深。”我站起来,无精打采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贵妇匆忙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说道:“我是徐宏艺的妻子,我叫贾艳雯,前几天我丈夫是不是在你这里买了一幅画?”
  
      一听到“徐宏艺”这三个字,我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不是买,是偷!”
  
      贾艳雯着急地说:“我丈夫那么有钱,怎么可能会偷呢?”
  
      一听这话,我更是愤怒了:“偷就是偷!有钱人就不会偷东西了吗?你丈夫就是从我店里面偷走了我师父的画!不管他落得什么样的下场,那都是他罪有应得!”
  
      贾艳雯听到这话,没有气愤,而是惊喜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那幅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丈夫为什么变得那么奇怪,你是知道原因的,对不对?你能不能救救我丈夫?我和孩子都不能没有他啊!”
  
      “他活该!”我咬牙切齿地诅咒着,甩手离开。
  
      但走出去三步之后,我又觉得不太对,赶紧折回来问:“现在那幅画在哪里?”
  
      憎恨徐宏艺是一回事,找回画是另一回事!
  
      我一直都没有感应到画的方位,这说明画的封印还没有解开;
  
      但是,画中恶鬼修为极高,性情甚为狡猾,落入普通人手里面,就有可能透过封印,施法到普通人的身上,诱惑那普通人为自己解开封印!
  
      现在看来,封印还没解除,我就先有了徐宏艺和画的下落——一切都还来得及。
  
      “在、在我老宅里。”贾艳雯吞了吞口水,告诉我。
  
      这时候我已经冷静下来了。
  
      我看贾艳雯来时风尘仆仆,神情里充满不安,于是请她坐下来,为她泡茶安神,耐心地等到她冷静下来之后,再听她和我讲故事。
  
      *
  
      原来,在一个星期前,贾艳雯正在家中教育一岁的儿子认字,徐宏艺忽然回到家里来。
  
      当时,贾艳雯就感觉出徐宏艺的神情有点不对劲,他慌慌张张的,看到老婆孩子,眼神都跟做贼心虚一样地闪躲开。他手里面抱着一幅画,但是几乎藏到怀里面,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他还抱了一幅画。
  
      他闪躲开了老婆孩子的眼神之后,就匆匆走进房间里。
  
      贾艳雯觉得丈夫神色不对,于是让孩子先自己玩,自己就走进房间里,发现丈夫拖出了行李箱,正在收拾行李。
  
      “宏艺,你在做什么?”贾艳雯吃惊地问。
  
      徐宏艺抬头看了她一眼,这时候贾艳雯才发现他满头是汗,不由得感觉到更奇怪了。
  
      徐宏艺犹豫地看了她一会儿,仿佛是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
  
      许久,徐宏艺才郑重地问:“雯雯,你愿不愿意放弃现在家里所有的一切,跟我去别的地方?”
  
      “怎么了?”贾艳雯凭着对丈夫多年的了解,知道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你该不会是在外面欠了别人的钱吧?”
  
      “不是……我就是……!”徐宏艺支支吾吾地说道,“总之,我现在必须得离开这个地方,永远都不能再回来了!我就想问你,你愿不愿意带着孩子和我一起离开,去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有、有可能你会失去一切!”
  
      “到底怎么了?”贾艳雯走过去,轻轻地握住丈夫的手,柔声说道,“有什么事你就和我说吧,我们是一家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和你患难与共的!”
  
      温柔贴心的话一下子就击垮了徐宏艺脆弱的心防,他整个人立马松懈了下去,忽然抱着贾艳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贾艳雯自从做了母亲之后,就变得很温柔和很耐心,她默默地安抚着大哭的徐宏艺,一直等到他停止哭声为止。
  
      哭累了,徐宏艺擦干眼泪,跪在贾艳雯的面前,向她忏悔:“雯雯,我对不起你和孩子!我犯了罪!”
  
      “怎么了?”贾艳雯耐心地问。
  
      “没、没什么!”徐宏艺下一秒就立马改口,他从旁边拿出画,就像是捧着至宝一样地捧在手心里,呈送到贾艳雯的面前。
  
      当拿到画的时候,徐宏艺立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无比欢喜,像是和最爱的人分享自己最宝贝的东西一样,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画框。
  
      “雯雯,你看!”这时候的徐宏艺就像个孩子一样,兴高采烈地和贾艳雯分享他拿到手的画。
  
      徐宏艺是一位热爱收藏字画的人,每当他得到一副名贵的画的时候,都会和贾艳雯分享喜悦,但是贾艳雯从来都没有见过丈夫像现在一样开心。
  
      当她看到画的时候,自己却莫名的心里一沉!
  
      对这画半点都喜欢不起来!
  
      甚至还有点敌意!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一幅画有这样的感觉,就在她看到画转过来的那一刹那,竟然觉得自己看到是丈夫移情别恋上的另一名女子,她的敌意其实就是对第三者的醋意!
  
      可是,这只是画而已,她怎么会对画生出醋意呢?
  
      而且,她都没有看清画是什么画,就先有这种感觉,这不是很奇怪吗?
  
      纳闷过后,贾艳雯这才开始认真地观察画。
  
      画上的果然是一名女子。
  
      这似乎是一幅仿古的水墨画,画中的是古亭碧草美女。
  
      那古代女子撑着油纸伞,背对着画外的人,似乎正缓缓朝亭子里走去。
  
      那女子光是背影就婀娜多姿了,别说是男人,就连女人都被她这窈窕的背影所迷倒,打心底里去相信,那个女子只要转过脸来,绝对是倾国倾城之姿!
  
      看着这女子,光只是背影,就让贾艳雯感到不安。
  
      但是徐宏艺却没有感觉到妻子的不安,甚至还兴高采烈地和妻子分析这幅画的水准高超在什么地方。而贾艳雯内心里始终觉得不安,所以对丈夫的解说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忽然,徐宏艺的电话响起来了。
  
      刚刚还在手舞足蹈就像个孩子一样的徐宏艺一秒变脸,他颤抖地接过手机,手机上是一串陌生号码,徐宏艺马上挂掉了电话,然后关机!
  
      他又变回之前那亡命徒了,他站起来,表情复杂地对贾艳雯说道:“雯雯!我爱你,也爱孩子!但是,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如果这个错误被人揭露,我就会身败名裂,再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拥有名望了!到时候,我们就会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甚至背负世人的骂名,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
  
      贾艳雯问:“到底怎么了?”
  
      徐宏艺擦擦眼泪,看向画,当他看向画的时候,眼神就变得无比深情,就连说话语调也变得温柔起来了:“我跟别人买了这幅画。雯雯,你不知道,这幅画的价值有多高,它绝对是我这一生中收藏到的价值最高的画!”
  
      贾艳雯不解地问:“这是好事呀!为什么不开心呢?“
  
      “因为这幅画价值实在太高了!如果被其他的艺术珍藏家发现的话,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来抢夺这幅画的!所以我们必须躲起来!不能让别人发现我们有这幅画!”徐宏艺激动地抓住贾艳雯的手臂:“雯雯!如果你还愿意跟着我的话,就跟我一起走吧!”
  
      “去哪儿?”
  
      “去哪儿都好,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的!一个没人发现我们的地方!”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