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40章 小姐,快逃!,刺魂第140章 小姐,快逃!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40章 小姐,快逃!

  
      他按着她的手,让她的手贴在画上,细细地感受了一遍。
  
      贾艳雯这一摸,就吓坏了!
  
      因为这画纸——有温度!
  
      “啊!”她尖叫着,想要把手抽回来。
  
      但是,徐宏艺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强迫着她抚摸画纸。
  
      “雯雯,你感觉一下,这画纸的纸质是不是很温润?很柔滑?好像还有弹性,对不对?”
  
      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徐宏艺凑在她耳边的低语,她完全都听不进去。
  
      她觉得自己触摸到的不是一张普通的画纸,而是……一个人的皮肤!
  
      她头脑一片空白,尖叫不已,直到徐宏艺松开她,她这才像是劫后余生一般,瘫软地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丈夫。
  
      徐宏艺仍然在抚摸着那幅画,目光深情而痴迷。
  
      “这画纸太糙了……还不是最好的……要是再细腻点就好了……”徐宏艺低低地说。
  
      而贾艳雯惊恐得泣不成声。
  
      *
  
      那天晚上,徐宏艺忽然来了感觉,在她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就把她抱到床上好好云雨了一番。
  
      事后,徐宏艺就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背。
  
      那一下下的,让贾艳雯心里充满了不安。
  
      而徐宏艺的表情也是诡异,他抚摸着她的背,但是,却没有带上一点柔情,一直皱着眉,似乎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
  
      在她想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他吻住了她,带着她又是新的一番沉沦。
  
      在痛苦和欢愉中深陷,贾艳雯恍恍惚惚中看见挂在墙上的画变出了重影,那重影里,她似乎看到一名娇媚女子款款从画中走出,那女子哈哈诡笑,笑声又尖又细,令人毛骨悚然!
  
      “她”展开双臂,当着她的面跳起舞来。
  
      舞姿摇曳,展现出女子的温柔似水和妩媚多情,渐渐的,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丈夫会对这幅画如此痴迷……
  
      *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睡着了。
  
      “小姐……”
  
      她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叫着自己。
  
      醒过来,她吓了一跳!
  
      床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坐着一个人!
  
      但是过几秒钟,贾艳雯就认出了这个人是阿姆,但是阿姆背对着自己,老人穿着一身黑衣服,若不是一头白发明亮似雪,她差点儿看不出自己床边坐着一个人。
  
      “快逃……”阿姆气若游丝地说。
  
      “阿姆?”她不明白阿姆的意思,伸手搭上阿姆的肩膀,把她转过身来。
  
      当老太太转过来,贾艳雯看到了一张猫脸!
  
      “啊——!”她尖叫着,睁开眼,醒过来!
  
      原来,是一场梦!
  
      贾艳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雯雯,怎么了?”徐宏艺问,并打开了床头灯。
  
      当床头灯打开,她看到上方出现一张猫脸。
  
      阿姆!
  
      “啊!”她再次尖叫起来,躲入了徐宏艺的怀里面。
  
      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看到的猫脸就是黑猫的脸,并不是梦里面那个长得像猫一样的人脸!的
  
      黑猫看着她,“喵呜”一声,似乎有话要对她说,但是又来不及和她说话,忽然从床头上一个纵身,跳下地去。
  
      他们以为这个神出鬼没的黑猫是又要跑出去了,但是没想到黑猫却朝画跑去,它接着书桌作为跳板,一个飞扑,朝画扑了过去,爪子勾到了挂在墙上的画。
  
      画就像刚进门时候的命运一样,摔在地上,再一次摔碎了。
  
      黑猫扑过去,玻璃渣扎伤了它,但是它好像不知道疼痛一样,抓起画纸,放到嘴里面就呜呜撕咬了起来!
  
      “你干什么!”徐宏艺把画视作自己的心头宝,看到画被如此对待,顿时怒火中烧,匆忙下床去,拿着棍子打了猫好几棍,这才把黑猫赶走。
  
      但是黑猫在跳到窗口上的时候,回头看了贾艳雯一眼。
  
      “喵呜!”
  
      好像在叫她:快逃!
  
      然后黑猫这才带着一身血,一缺一块地跃入黑暗中,再也不见身影。
  
      徐宏艺蹲下来,从玻璃渣滓中捡起那幅画,心疼地拍掉画纸上的玻璃渣滓。
  
      这时候,贾艳雯看见……
  
      画,流血了。
  
      “该死的猫!别让我捉到,不然我一定把你的皮扒了!”徐宏艺咬牙切齿地说!
  
      原来,那画被猫咬破了几个洞,已经变得不完美了。
  
      第二天。
  
      徐宏艺一直在厨房里,
  
      磨刀。
  
      到了半夜,她听到一声老宅子里面出现凄厉的猫叫声,那声音尖锐得令她心惊肉跳。
  
      因为一直放不下心,她还是爬了起来,看到厨房里面有灯光,于是她就朝厨房里走去。
  
      还没到厨房,她就闻到了一阵烤肉的香味。
  
      烤肉?
  
      她的心砰砰砰狂跳不止,心里充满了害怕,让她不敢贸然走进厨房里。
  
      于是她躲在厨房外面,看到煤气灶上开着最大的火,一只没了皮的小动物被直接放在煤气灶上烧,她看了半天,才认出来那是被剥皮的猫!
  
      那猫半睁着眼,无神的双眼一直在盯着她看,好像有话要对她说一样。
  
      它应该是死了。
  
      不然,被这样的烈火焚烧着,又怎么可能不动弹?
  
      徐宏艺背对着她,在洗手池里搓洗着一样东西,他哼着小曲,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贾艳雯偷看了许久,才发现,徐宏艺手里面搓洗着的……是一块完整的猫皮!
  
      是阿姆养的那只黑猫!
  
      她知道徐宏艺很生气,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生气,竟然将黑猫抓了,把它的皮剥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徐宏艺吗?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徐宏艺的时候,一颗芳心就被他斯文儒雅的气质给掳获了,后来她嫁给徐宏艺,这几年里,徐宏艺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万事都顺着她的心意,可以说是这世上最温柔体贴的丈夫了。可是,他现在竟然在厨房里做出了这么残忍的事情!
  
      忽然,有什么东西拉动了她的衣角。
  
      她吓了一大跳,幸好低头看见拉着她衣角的是一岁的小儿子,她这才赶紧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不要发出尖叫来。
  
      厨房里的一幕太血腥了,贾艳雯不愿意年幼的儿子看到这么残酷的一幕,免得对他造成什么心理阴影。
  
      她抱起儿子,捂住他的小嘴,匆匆地逃出了厨房。
  
      她回到房间里,看丈夫没有跟来,就放心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要是被丈夫看到自己,她就会有不好的下场。
  
      “辉辉……”她蹲下来,刚想要问儿子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还跑出去找自己,小辉辉抓住她的手,小小的手掌竟然有着比大人还强的力道,手指掐入肉里,几乎要抓破她的手了!
  
      “小姐……”小辉辉开了口,冒出来的却是阴森老太太的声音。
  
      “啊!”她吓坏了。
  
      但是下一秒,小辉辉就捂住了她的嘴,让她发不出尖叫!
  
      “小姐,快逃!离开画!回古城老街找吴深!”小辉辉阴森森地说完,忽然就栽倒在她身上了。
  
      贾艳雯被吓得头脑一片空白,直到儿子迷迷糊糊地喊了声“妈妈”,她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儿子抱起来。
  
      这时候,她发现儿子表情很不对劲,小脸蛋红彤彤的,她摸摸儿子的额头,发现儿子的头是滚烫的,她这才明白儿子是发烧了,而且还是高烧!
  
      生病的儿子让贾艳雯打起了精神来,放下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的恐惧,着急地抱起儿子,就要把他送出去就医。
  
      刚开门,
  
      “去哪儿?”
  
      一个阴沉的声音让她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
  
      是徐宏艺。
  
      徐宏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手里面提着一张去了毛的皮,正眼神阴森森地看着她……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