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41章 愤怒的母亲,刺魂第141章 愤怒的母亲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41章 愤怒的母亲

  
      (140章修改了阿姆附身时对贾艳雯说的话:“小姐,快逃!离开画!回顾城老街找吴深!”
  
      不管贾艳雯心里有多害怕,但徐宏艺终究是她丈夫,在他没有显露出对自己不利的一面之前,贾艳雯仍然是把他当做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辉辉发烧了。”贾艳雯着急地对徐宏艺说。
  
      徐宏艺低头看了一眼孩子,眼神变了。
  
      贾艳雯看见他在笑。
  
      笑什么?
  
      孩子发烧了,他怎么还高兴呢?他这样还能是孩子的父亲吗?
  
      贾艳雯心里凉了半截,但是这时候,徐宏艺又像正常一样,把手里提着的猫皮丢到地上,从她怀里面接过孩子:“走,我们送孩子去医院!”
  
      “?”
  
      后面的事情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奇怪的地方,徐宏艺和她一起把孩子送去医院,但是退烧针打了,点滴也挂了,可孩子的高烧却是一直都没有退下去过。
  
      徐宏艺一直抱着孩子,舍不得撒手,哪怕是给孩子打药水时候,他也没有把孩子放到病床上,甚至就连她想碰一下孩子都不行,过去也没见他这么护崽子过。
  
      这一切看起来没毛病,但贾艳雯一直觉得徐宏艺好像很高兴似的,一直抚摸着孩子的脸蛋、手臂,脸上挂的笑容就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
  
      打完针,他们夫妻俩就把孩子接回老宅了。
  
      可是,儿子高烧一直都不退,而且还昏迷不醒,贾艳雯在照顾孩子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这该不会是因为辉辉被阿姆鬼魂上身的缘故吧?小孩子抵抗力弱,被鬼上身一次就不行了,或许,她应该去找大师回来给孩子驱驱邪?
  
      想到这里,贾艳雯忍不住苦笑起来,心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真多,让自己这个无神论者竟然开始慢慢地变得相信鬼了。孩子的病还是先去看医生吧,要是三天还不退烧,她就真的要去找大师驱驱邪了。
  
      坐下来后,贾艳雯才有时间去想“儿子”昏迷前和自己说的话。
  
      “逃”是什么意思?
  
      “吴深”是谁?
  
      “逃”,是因为阿姆察觉到徐宏艺变得奇怪了吗?一切的祸因都是由那幅画而起的,是这样吗?
  
      即使,没有“阿姆”的提醒,贾艳雯也早就察觉到丈夫的异常,只是内心不愿意去相信他会伤害自己而已。
  
      可是,“黑猫”抓破画、“儿子”的警告,这些让她感觉到“阿姆”着急了,不顾一切、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地想现身警告她快点逃离开徐宏艺的身边!
  
      都“急”了,难道将会有大事要发生了吗?
  
      贾艳雯心里沉甸甸的,担心这个,又担心那个,可到头来,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她发现,每天固定餐点时间,饭桌上再也没有热腾腾的晚饭了,厨房也变得冷冷清清的,“阿姆”好像彻底离开了,附身在辉辉身上给她警告仿佛就已经用尽了“阿姆”的力气,所以,在“她”附身过后,“她”就再也没有力气出现在老宅里了。
  
      想明白这个,就让贾艳雯更加不安了,总觉得走的不是一个老人,而是自己的“守护神”。
  
      如果阿姆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就为了和她说一句话,那这句话可能是真的,她将有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可是……
  
      “吴深”是谁呢?
  
      这个陌生的名字从阿姆的嘴里冒出来,总让她感到很突兀,阿姆一生中从未离开过老宅,也从来没有去过黑岩市,那她怎么会知道黑岩市里有一个市区叫“古城区”,古城区里有一条街道,人称“老街”,老街里又有一个人名叫吴深呢?
  
      可阿姆都已经死了,回来报信又怎么可能会是恶作剧呢?
  
      阿姆附身在孩子的身上,显得的是那么的仓促,只来得及和她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阿姆是争分夺秒地把重要的话和她说,又怎么还会浪费时间去骗她呢?
  
      也许,她真的应该找个时间回古城老街去找那个叫吴深的人?
  
      *
  
      到了夜里,她洗完澡,回到房间里,看见丈夫坐在发高烧的孩子的床边,脸上带笑,膝盖上放着那幅残损了的画,手放在孩子的背上轻轻抚摸着。
  
      而孩子,贾艳雯看一眼孩子,再好的脾气也火冒三丈了!
  
      孩子发高烧,昏迷不醒!
  
      但是徐宏艺竟然趁她不在的时候,把孩子的衣服脱了,也不给孩子盖个被子,窗户还开着,万一再被风吹着凉了,烧得更重了,该怎么办?
  
      而且孩子发高烧已经很难受了,徐宏艺竟然还把孩子翻过来,让他面朝下,方便自己抚摸孩子的背?
  
      作为一个母亲,贾艳雯是不能忍的!
  
      她冲过去,从徐宏艺的身边抱走孩子,用毛毯把孩子的身体裹好,免得再着凉了。
  
      “今晚,我和辉辉到别的房间里睡,你今晚就抱着这张破画睡觉去吧!”贾艳雯出离了愤怒,再也不像平常那样留情面,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在她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门外靠墙下有一张猫皮。
  
      阿姆……
  
      她忍不住停下脚步,多看了猫皮一眼。
  
      但是猫皮已经失去了生命力,干枯地趴在地上,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慈祥地凝视着她了。
  
      这张猫皮上已经被扒光了毛,露出了残损的地方,那一定是生前和徐宏艺争斗时,留下的伤痕。
  
      看到这伤痕,贾艳雯心里竟然莫名升起一个念头:哦,原来皮坏了……
  
      可这一想,她立马打了一个寒颤!
  
      因为她想起了上次徐宏艺强迫着用她的手去抚摸画纸的事情!
  
      那画纸有淡淡的温度!
  
      抚摸起来,就像人的皮肤一样!
  
      猫皮破损了!
  
      那张画纸也破损了!
  
      如果真的憎恨猫抓破了画,为什么徐宏艺不能用别的方式去惩罚猫,却偏偏要剥下猫皮呢?
  
      也许,他是想用猫皮作为新的画纸?
  
      你看,这地上的猫皮被处理得多干净,展开一看,就像是新画纸一样!
  
      这时候,贾艳雯想起上次恩爱的时候,徐宏艺在完事时,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背……
  
      她是女人,画上的那狐媚子也是女人!
  
      难道……!
  
      怪不得那时候醒来,黑猫就疯了,不顾一切也要撕坏墙上的画!
  
      阿姆是感觉到了徐宏艺的“歹心”,想保护她,所以才不惜一切代价想要破坏画!
  
      “雯雯。”这时候,徐宏艺赶出来了,抓住她的手,陪着笑脸说,“是我错了,对不起!我、我这不是看孩子发高烧,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透了,所以才把孩子的衣服都脱下来吗?我是准备给孩子穿衣服的时候,你就回来了。你误会我啦,我怎么可能会让儿子着凉呢?你别生气,今晚别让我一个人睡,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
  
      但是,这时候徐宏艺低声下气的哀求没有让贾艳雯心软,甚至,还有些害怕。
  
      而当她眼角余光瞥见徐宏艺手里面还拿着那张已破损的画的时候,所以的软弱都暂时消失了,她用力地挣脱开徐宏艺的手,生气地说道:“不了,今天晚上我还是去别的房间睡吧!”
  
      说完,就抱着孩子快步离开了。
  
      她到阿姆的房间去睡,只有在这间房里,让她倍感安心。
  
      孩子依然昏迷着,额头更加滚烫了,做母亲的,心跟被针扎了一样。
  
      她把门窗都反锁了,因为刚刚想到的事情让她感到无比害怕,丈夫再也不像过去那样斯文儒雅,在她的身边,就像是随时会提刀破门而入行凶的恶徒!
  
      反复确认门窗都反锁死了,贾艳雯这才爬上床,在孩子的身边睡下。
  
      在睡前,她想:
  
      明天还是回古城老街去找那个叫吴深的人吧,也许他能告诉自己一切的真相,也能打破这种处处都透露着危险气息的现状。
  
      也也许,还能让昏迷不醒的孩子清醒过来……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