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43章 千年厉鬼,刺魂第143章 1000年厉鬼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43章 千年厉鬼

  
      话一出口,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千刀万剐一样!
  
      那是师父对付的最后一个恶鬼,他将其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封印那个恶鬼,封印成后,他将自己的皮取下,原以为这样可以保命,却没料到,剥下了恶鬼,自己却遭业火反噬其身,在业火中,化作灰烬!
  
      画,我可以不收回来。
  
      但是师父的遗物,我一定要拿回来!
  
      贾艳雯动容了。
  
      也许是我脸上的悲恸令她震惊了吧,对我的警惕和敌意渐渐放下来了。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去收拾东西:“我不会伤害你们,纹身转移到新身体上时,会有七日定魂的时限,在这七日里,那恶鬼暂时还没有能在你儿子的身上完全扎根。但是,七日时限一过,恶鬼就和你的儿子血肉不分离,要想将‘她’从你儿子身上去走,到时候真的就只有剥皮剜肉一法可行,你儿子才1岁,定是受不了这种折磨就死去的。要想救你儿子,你最好不要把时间拖太久!”
  
      我回屋收拾了法器,这就准备动身去收回师父的遗物。
  
      在走出去之前,我在地下室门口停了一下。
  
      因为白小苒趴在门口上,看着我,一脸的不舍。
  
      我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对她说:“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照顾好狗。”
  
      “你什么时候回来?”白小苒问。
  
      我犹豫了许久,才低声告诉她:“尽快。”
  
      但,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三年前,我是亲眼见识过那个恶鬼的厉害,“她”要是那么好对付,我师父也就不会落到那个下场了。
  
      可这一次,我没有把实话告诉她,是怕她担心,也是知道,若我真的回不来了,鬼仙林肆会帮我安排好白小苒的后事的。
  
      我把狗和狗粮都送到地下室,白小苒不舍地看了我一眼后,乖乖地抱着狗,拿着狗粮,转身慢慢隐入黑暗的地下室里。我将地下室的门锁上,但这一次,没有再画符了。
  
      我带着工具箱出来,在铺面里看见贾艳雯的时候,我从她表情上看得出来,她已经做好决定了。所以我一说“走吧”,她就顺从地带着我上她的车了。
  
      在车上,她想问我那画上的女子到底是什么鬼,但是我不想提这件事。见我那么沉默,贾艳雯也就只好闭口不说,专心开车了。
  
      我表面平静,但内心里却是杂念横生。
  
      师父死时所有的事情巨细无遗地涌入我的脑海里,印得无比清晰,路上的景物在车窗外不断地往后飞去,可我眼前看到的,只有师父!
  
      我不想去想,可记忆就像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就关不上了。
  
      那些鲜血淋淋的记忆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将我凌迟,让我血肉模糊……
  
      那恶鬼,叫楚楚,生前是名青楼女子,为薄情郎所负,死时带怨恨而死,化作红衣厉鬼,长年怨气不散。
  
      师父遇见她的时候,正是她修行的第一千个年头。
  
      千年对于鬼来说是个生死劫,渡过了千年劫,鬼就修炼出了不灭魂体,在人世间就鲜少能找得出能与其对抗的敌手了,所以一般来说都会在鬼渡千年劫之前,玄道中人都会找到其,用尽浑身解数也要歼灭其魂体,令其无法顺利渡过千年劫!
  
      渡不过千年劫的鬼,要么散去一身修行,重入轮回;要么就是魂飞魄散,泯灭于世间。
  
      那时,师父说:遇见楚楚,是她的劫,也是他的劫,就看谁能活到最后了。
  
      结果,活到最后的,是那恶鬼。
  
      师父用性命来祭,也仅仅只是封了她三年而已!
  
      那鬼最厉害的就是能掌控男人的心,男人对上她,基本上没有生还的机会了;但她对女人的操纵却没有那么厉害,这也许就是贾艳雯能从楚楚的手下逃出来的原因吧。
  
      在路上,我不断地给自己做心里建防,既然清楚那鬼最厉害的本事是什么,那我就要更加谨慎,免得中了她的套,变成她的玩物。
  
      我在想我到底都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呢?
  
      是的,那楚楚除了容易魅惑住男人之外,她还更能寻找到人心里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从这一点入手,毁灭人心!
  
      可这么一想来,我就浑身都是破绽了。
  
      不,我不会就此止步的,我一定要拿回师父的皮。
  
      一定……
  
      *
  
      两个小时后,贾艳雯的老宅终于到了。
  
      透过车窗去看这所谓的“老宅”,那是一栋民国风的楼房,确实是有些年头了。墙壁上的涂漆东一块西一块地破损,显得失修已久。而四周老树参天,茂盛的枝叶几乎将这老宅给遮挡了起来,透不尽一丝阳光。
  
      这老宅,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阴森。
  
      我提着东西就下车,在走上大门前的楼梯时,忽然大腿上一阵灼热!
  
      灼痛令我停住了脚步,按着那被灼伤的地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灼痛的地方……是那个蜥蜴伤疤!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起反应?
  
      难道……?
  
      我忽然觉得事情可能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两件事距离得也太近了!
  
      距离妖鬼图的事到师父的画被偷,前后距离不到一个星期!
  
      难道,那个刺魂师并没有离开黑岩市,而是继续留在黑岩市里,并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想要针对我?
  
      同行是仇,也不无这个可能。
  
      可……
  
      那刺魂师、再加千年厉鬼楚楚,强手加强手,就为了对付我这个小虾米?
  
      不会这么巧吧?
  
      又或者,这只是接近千年厉鬼的反应?毕竟那千年厉鬼相当会捕捉人心深处最恐惧的地方,可能,我在接近她的时候,就开始要中她的魔了……
  
      “你怎么了?”贾艳雯问。
  
      此时,灼痛也慢慢褪了下去,我放松身体,努力恢复平静,说:“没事。”
  
      “那我们就进去吧。我们小心点,尽量先不要让宏艺发现,他最近变得太奇怪了,我担心他看到我带着一个男人回来会大发雷霆。”贾艳雯压低了声音说。
  
      “嗯。”事出蹊跷,我现在也不敢太着急地去寻找回师父的皮,打算先暗中观察后再出手了。
  
      贾艳雯打开门,我们像做贼一样,偷偷地溜进去。
  
      这豪宅里并没有见到徐宏艺,贾艳雯告诉我,徐宏艺自从得到画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入了魔一样,平常都不走出房间,一直和画在一起。所以这次她带着我从正门进来,她一点都不担心会被徐宏艺发现,她甚至觉得徐宏艺现在应该在二楼的卧房里陪着孩子,因为画现在转移到孩子的身上去了。
  
      作为一个母亲,贾艳雯此刻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的安危,我们商议过后,决定先把孩子救出来,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来之前,我内心有一团火,是想冲进来,找到那千年厉鬼,不管她到底有多厉害,我拼死都要把师父的皮找回来!
  
      但在进门前的那个灼痛,令我冷静下来了,仇人给我带来的压力越大,我就越要谨慎才行!
  
      我跟着贾艳雯走上二楼。
  
      那房门紧闭着,根本就看不出来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贾艳雯转过身来对我说:“我先进去,门给你留着一条缝,你先躲在门外看看吧。宏艺虽然变得很奇怪,但他暂时还没有伤害我的意思,我想我应该还能再接近他的,我看看我能不能把他从孩子身边骗走。”
  
      “嗯。”我把一张朱砂紫色护身符塞进她手里,说:“遇到危险时,这道符可以替你挡一次灾,你自己小心点。”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