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44章 替代品,刺魂第144章 替代品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44章 替代品

  
      “嗯。”贾艳雯接过符后,就推门进去了。
  
      我躲在门缝里往里看。
  
      果然看见了那天从我店里面偷走画的男人,他的面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他看起来和那天来到我店里时候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当时他在我店里的时候那样意气风发,此刻更显出了一丝逃亡的落魄。
  
      从徐宏艺妻子的口中,我已经知道这个男人在偷走画的时候,因为心怀愧疚才会选择带着妻子儿子一同原来的住所,来到这里的。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一周了,从他的身上,我已经看不出半点偷走画的愧疚了,想来,他是已经把那幅画据为己有了。
  
      贾艳雯小心翼翼地走到徐宏艺的身边,徐宏艺仅仅只是抬头看她一眼,就没有别的反应了。
  
      看来,最了解徐宏艺的还是他的妻子。
  
      贾艳雯看了一眼孩子,看见那幼小的身体被脱光,放在床上,不盖半张毯子,以及孩子的背上纹满了画,贾艳雯就露出了心疼的表情,眼圈都泛红了。
  
      但是她强忍住伤心,咬着嘴角勉强地维持表面上的平静,和徐宏艺说:“老公,画……修好了?”
  
      徐宏艺:“嗯。”
  
      “就这样?”
  
      “当然不止是这样了。”徐宏艺说道:“画附在人的身体上,又怎么能说是画呢?想要让这幅举世无双的画变成画,当然还必须要把画从人的身上拿下来了。”
  
      “啊!”贾艳雯虽说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但是听到丈夫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身体一晃,两眼朝天翻,差点儿就要晕过去。
  
      徐宏艺赶紧扶住了她:“你怎么了?”
  
      这时,贾艳雯才想起来自己到这里的目的,咬了咬唇,努力镇定地说:“没什么。宏艺,你打算怎么把画拿下来呢?”
  
      徐宏艺说:“当然是把皮剥下来了。雯雯,你放心,我已经在猫的身上试验过了,觉得剥皮并不算难,我保证从辉辉身上把画取下来时,不会让辉辉感到太大的痛苦的。”
  
      听到这么残忍的话,贾艳雯再也控制不住了,哽咽地问:“可是、可是你要是把辉辉的皮剥了,那辉辉还能活吗?”
  
      “应该能吧。”
  
      “‘应该’?”
  
      徐宏艺眯起了眼。
  
      察觉到徐宏艺露出了危险的讯息,贾艳雯赶紧收住情绪,但她的演技极其拙劣,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得出来她说的是假话了,因为她身体抖得是那么厉害,眼睛是那么的红,笑容是那么的勉强。
  
      “不,我没别的意思。”贾艳雯颤抖地说,“我……既然你那么喜欢画,那你就去追求你心里最想做的事情吧。从和你结婚起,我就决定了,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都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你的。”
  
      “真的吗?”
  
      “嗯。”
  
      徐宏艺忽然抱住了贾艳雯,手在她的背上慢慢轻抚下去:“这个,你也愿意给吗?”
  
      贾艳雯吓得脸上失去了血色,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半晌,才咬着嘴唇说道:“如果你想要,我可不可以和辉辉换?”
  
      徐宏艺摇摇头,松开了她:“你的皮肤怎么比得上幼儿鲜嫩的皮肤呢?”
  
      说完,他又把眼神转回到幼儿的背上,迷恋地看着那幅画。
  
      贾艳雯咬着嘴角,不甘心,却又不得不压抑内心的悲愤:“宏艺,你要是只想修补画,为什么一定要用人皮呢?修画,应该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啊!”
  
      徐宏艺叹气:“没办法啊,因为原来的那张画就是用人皮制的,所以只能用同样材质的画纸来替代了。我寻来寻去,只有辉儿的皮肤最好,最适合做成新画。这画需要新鲜的人气来熏陶才能呈现出最好的效果。雯雯,你瞧,这画纹在辉辉的身上,是否比之前的原画显得更有朝气?”
  
      听到这话,我总算明白了,徐宏艺为什么不会对贾艳雯动手。
  
      徐宏艺是为画而狂的人,可是他也需要一个人能和他分享喜悦,无疑,贾艳雯就是这个人,所以他舍不得对贾艳雯下手。
  
      贾艳雯看了纹身一眼,咬咬唇,说:“是!”
  
      徐宏艺痴恋地看着画,说:“可惜,这纹身需要七日才能成,辉辉高烧一直都不退,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到七日之后。要是辉辉这纹身不成的话,我就把画纹到你身上去吧。本来我还担心你不同意呢,现在见你亲口答应了,我也就放心了,不愁这样的好画会就此损坏了。”
  
      贾艳雯倒吸了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就在她想逃跑的时候,回过头,和我的视线对上了。
  
      她在我的身上找到了勇气,于是又回到了着了魔的徐宏艺的身边,这次变得镇定多了:“对了,宏艺,那张旧画纸呢?你既然把画转移到了辉辉的身上,那旧画纸呢?你扔了吗?”
  
      棒!
  
      我忍不住想为贾艳雯点个赞,算她仗义,还记得帮我问旧画纸的事!
  
      千年厉鬼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那张旧画纸才是我最想得到的。
  
      在之前的商议中,我就有指点贾艳雯一定要问出徐宏艺心里在预谋什么,还有旧画纸到底在哪里,看贾艳雯之前情绪不稳,我还以为她已经忘记了我的事呢,没想到,她还记得!
  
      徐宏艺转过身,拉开了床头的小柜子,从里面拿出了卷好的画纸,展开来给贾艳雯看:“当然还没扔啊。”
  
      看到旧画纸,我就忍不住变得激动起来。
  
      是!
  
      没错!
  
      那就是师父的皮!
  
      我绝对不会认错的!
  
      那张旧画纸上已经没有了画,只有一两点被抓破的裂痕,但那不重要,我只想收回师父的遗物。
  
      就在我无比激动的时候,徐宏艺笑一笑,把旧画纸卷了起来,用细绳束起。
  
      贾艳雯这才回过神来,不解地问徐宏艺说道:“这画纸上已经没有画了,留着又有什么用呢?”
  
      徐宏艺柔声说道:“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她’的第一张画纸呀,若是辉辉和你都不能变成‘她’的新画纸,那‘她’终归是要回到这张画纸上来的,到时候我还得为‘她’寻找下一张画纸。”
  
      贾艳雯忍不住伸手去抢!
  
      但徐宏艺轻巧地就躲开了,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雯雯,你想做什么?”
  
      “没,没什么。”贾艳雯回过神来,强颜欢笑道:“宏艺,你饿了吗?走吧,我们去做饭。”
  
      徐宏艺说:“你去吧,我要陪着辉辉。”
  
      “辉辉不用陪,现在老宅里就只有你和我,阿姆已经死了,她难道还能回来带走孩子?走吧,来帮我,我一个人做不快。”贾艳雯撒娇地拉起了徐宏艺的手。
  
      徐宏艺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他并没有怀疑贾艳雯,站起来,跟她一块出去。
  
      看到他们要出来了,我连忙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在我躲好后,他们就正好出来了。
  
      我从夹缝里偷偷瞧过去,看见徐宏艺手里仍然拿着那张画纸。
  
      该死,画都已经转到孩子身上了,旧画纸就没用了,他怎么还抓着旧画纸呢?
  
      这件事有点出乎意外,没想到徐宏艺那么容易被贾艳雯骗走,却没那么容易放下旧画纸,若是这样的话,我的计划就受阻了,现在偷溜进卧室里,也就只能带走孩子,不能带走师父的画!
  
      不过算了,这世上哪有事事顺心?为今之计,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等徐宏艺和贾艳雯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拐角处,我赶紧溜进了他们的房间里……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