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45章 死孩子,刺魂第145章 死孩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45章 死孩子

  
      我来到孩子的身边,瞥了一眼纹身,便触目惊心!
  
      因为纹身中的女子已经转过身来了,可我一看,却看见那撑着油纸伞的人是师父!
  
      但三秒过后,我从这魔怔中回过神来,纹身中的女子已经不再是师父的脸了,而是一名拥有倾国倾城的脸蛋的女子低头轻笑,妩媚的笑容间带着一丝轻蔑,这便令我深恶痛绝了!
  
      该死的恶鬼,她是知道我和师父感情深厚,所以刚刚就变作师父的样子,想迷住我的心窍!
  
      但庆幸的是她的封印并未完全解开,力量极弱,不然我真的差点入了她的魔!
  
      “有我在,你就休想再出来害人!”我憎恶地对纹身中的女子说道,捏起法诀,令她转过身去,如此,她便不能再以那狐媚的模样面对世人,就再也不能勾人心魄了!
  
      在令纹身变回原样后,我就扯过旁边的小毯子,将孩子的身体裹起来,刚要将他抱走,却在将孩子翻过身来时,忽然一张骇人的猫脸闯入眼中!
  
      下意识的,我把孩子扔了回去!
  
      定眼一看,孩子还是孩子,并没有什么猫脸。
  
      应该是我又中那恶鬼的迷魂术了,才会生出那样的错觉,以后还得小心为上才好。
  
      我缓过劲来后,伸手去托孩子的身躯,想把他抱起来,这回,我碰到他的皮肤了,不由得一愣。
  
      孩子的身体……是凉的。
  
      凉的?
  
      我无比吃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触感,可观察孩子的脸色,他脸色发白,这又哪里是发高烧的样子?更像是死去的样子!
  
      怎会如此?
  
      徐宏艺明明一直守在孩子的身边,又怎么会让孩子死去?
  
      还是,这又是那鬼的幻术?
  
      这太真实了!
  
      毕竟这是千年厉鬼,所做的幻术十分厉害,我会中招在所难免。
  
      一时之间,我无法判断孩子究竟是死是活,但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不管这孩子是死是活,我先把他带出去再说。就算他死了,但画确实是在他的身上,我须得想把发把画从孩子的身上拓下来才成,否则,孩子的灵魂将会永生永世和千年厉鬼缠在一起,无法超升。
  
      就在我抱起孩子要走的时候……
  
      “喵——!”
  
      窗外传来一个尖锐的猫叫声,似乎是在警告我一般!
  
      真是,每做一个动作就来点意外!
  
      我不悦地皱起眉,先抱着孩子离开了卧室。
  
      *
  
      我把孩子抱到了车上了,放下孩子后,作法点在自己的眉心上,勒令自己灵台保持清醒,这才去检查孩子的身体。
  
      是凉的。
  
      哪怕我施法令自己神智保持清醒了,也是这个结果?
  
      那看来是真的了。
  
      我去检查孩子的呼吸、脉搏,全都是停止的。
  
      确认过后,我的心自己都凉了半截。
  
      阿姆的鬼魂起先只是附身在猫的身上,而不是附在孩子的身上,就是因为“她”知道孩子的体质极为娇弱,若是附身在孩子的身上,定会留下后遗症的。
  
      发高烧就是那后遗症,但只要后期照顾好孩子,孩子的身体依然能好转起来的,毕竟阿姆的鬼魂只在孩子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可是谁也没想到徐宏艺后来竟然会在孩子的身上做纹身!
  
      一个年幼的孩子怎么可能承受起刺魂这种痛苦呢?
  
      而且还是要做千年厉鬼的载体,成年人都未必能承受得起千年厉鬼的煞气,一岁的病中孩子又怎么能行呢?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连忙拉开死孩子的毯子,翻过他的身体检查死孩子背后的刺青。
  
      刺青手艺堪称成熟、老练!
  
      最重要的是,这不是普通刺青手法,而是刺魂手法。
  
      这时候,我感到自己仿佛深陷入密网之中,四面八方的网将我网在其中,我已坠入网中,成为猎物!
  
      *
  
      徐宏艺。
  
      他第一次到来我店中时,主动坦诚的身份是一名字画收藏家。
  
      字画收藏家不等同于是画家,不是画家又怎么可能会刺青这种手艺呢?要知道,刺青这手艺,最基本就是绘画功底啊!
  
      刺青这手艺,即便天赋再高,没练个一年半载也难上台面,而像如此成熟的刺青手法,起码也有十数年以上的功力了!
  
      而且,徐宏艺他做的不仅仅只是把画纹到孩子的身上,还要将画中厉鬼转移到孩子的身上——这方式,即便是那千年厉鬼托梦指导徐宏艺去做,她也不可能知道刺魂师怎么刺魂的呀!
  
      也许,徐宏艺本身就是个刺魂师呢?
  
      忽然间,我觉得入门时,大腿上的蜥蜴伤疤的灼痛不是偶然了,而是,我接近“他”了!
  
      没想到,在岳子萱那局后,他竟然还没有离开黑岩市,而是伺机而动,难道他还想找机会秀智商吗?
  
      所以,在我纹身店的那么多画中,他选中千年厉鬼图,那不是偶然,而是独具慧眼,一眼就看出了,在那么多画中,唯有此画价值最高!
  
      他偷走我的画,就是想要引我过来,继续秀他的聪明才智。
  
      那徐宏艺的身份是真还是假呢?
  
      八成是真的。
  
      在丢失画的时候,我追着那张名片的线索去找徐宏艺,把他的身份都调查到祖宗十八代去了,这身份假不了!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包藏祸心的刺魂师,他不论去哪里都难以立足,所以只能借着字画收藏家的身份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妻子是真的,儿子也是真的……可为了千年厉鬼图,他就害死了自己的亲儿子,这未免太骇人听闻了!
  
      可他过去就造了那么多孽,所以会为了一个千年厉鬼害死亲儿子,仿佛又不算什么大事了。
  
      突如其来的危险警告令我再也不能像之前那么莽撞了,接下来,我需要更谨慎才行。
  
      现在就脱身,或许是个好办法……
  
      可师父的皮还在徐宏艺的手中,他不论去做什么都带着那张旧画纸,也许是因为他知道了那张旧画纸对我而言有多么的重要!只要那张旧画纸还在,我就不会轻易离开。
  
      现在该怎么做呢?
  
      我颓唐地坐下来,托着头,苦苦思索许久,觉得事情也并非会像我所想的那般糟糕。
  
      千年厉鬼和刺魂师的关系究竟是不是“合作”关系呢?
  
      这件事我暂时还不确定。
  
      两强相遇,或许谁都不服谁。
  
      人间术士往往以征服更强大的恶鬼为骄傲,而恶鬼也视人间术士为仇敌,上了千年等级的厉鬼,脾性更是孤僻骄横,未必愿意和人类术士携手,也许他俩已经在较劲了。
  
      这叫“楚楚”的千年厉鬼是连我师父都无法驯服的恶鬼,徐宏艺就能让她乖乖听话?
  
      也许,徐宏艺已经被她反驯服了也说不定。
  
      前路忽然变得渺茫了起来。
  
      或许我应该先看看情况再说……
  
      我心情复杂地为死孩子盖好毛毯,打算折回去救贾艳雯,因为前面徐宏艺已经说过,若是孩子死了,贾艳雯就是孩子的替补,他将会将画转移到贾艳雯的身上。
  
      如今,孩子已经死了。
  
      徐宏艺一直守在孩子的身边,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早前在房间里时,贾艳雯为了不惊动徐宏艺,所以一直强忍着去触碰孩子的身体,所以她还不知道孩子已经死去的事情,她以为她骗走了徐宏艺,可说不定,是她被他“骗”走了呢?
  
      我必须得赶紧找到贾艳雯才行。
  
      “吱嘎……”
  
      就在我走上台阶的时候,背后传来门开的声音。
  
      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
  
      难道……?
  
      我转过身,看见车门被打开了,而放在车厢里的死孩子不见了踪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