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51章 犯了不该犯的错,刺魂第151章 犯了不该犯的错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51章 犯了不该犯的错

      我无比惊恐,连忙想抽出手。
  
      那小人却又抓得我死紧,无奈,我只能施法把“她”打开。
  
      “她”挣扎着,双手在我的手臂上挠开两道长长的血痕,在绝望和无声的呐吼声中,慢慢地缩回贾艳雯的皮肤里!
  
      我很愣。
  
      为何我感觉这小人儿对着我喊的口型像是
  
      喊:“救命!”
  
      千年艳鬼和我是仇人关系,她怎么可能会像我求救?
  
      除非这个纹身中的不是那艳鬼。
  
      可不是她,还能是谁?
  
      正错愕着,忽然间手臂上灼痛异常!
  
      我低下头,发现那小人在我手臂上拉出的长长的血痕已经变成青黑色,并有黑气不断往外渗,有一种阴冷自伤口处渗入,并迅速传遍了整只手边,这阴气所过之处,冻结了我的经脉!
  
      我赶紧点住穴道,施法将这阴气逼出,但这阴气实在厉害,我使出吃奶的劲也没办法将它逼出去,只能是暂时把它封在手臂里,日后元气恢复了,再想办法把她逼出去了。
  
      真是的!
  
      这么厉害的阴气,除了那千年艳鬼,还能是谁?我刚刚竟然还以为那小人是别人,在想我“求救”,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我多想了!
  
      贾艳雯抽噎着。
  
      我看了她一眼,问:“还痛吗?”
  
      “好、好多了。”但看她身体的这个紧张程度,显然还处在剧痛之中,她抽噎着问:“刚刚那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附在我身上?这纹身、这纹身怎么还会自己动呐!”
  
      “你能让我看看你的纹身吗?”我问。
  
      刚刚那小人缩回去之前,挣扎的面容始终留在我心里,令我想弄清“她”到底是谁!
  
      “她”到底是不是那个艳鬼?
  
      艳鬼只想上我、虐我、报复我,又怎么可能像我求救呢?
  
      所以,这纹身藏的,到底是不是她呢?
  
      贾艳雯抽噎着:“你看吧。”
  
      于是,我跪在她身边,弯下腰,几乎贴在她的后腰上,细细观摩她后腰上的纹身。
  
      纹身此刻就平静了。
  
      那撑着油纸伞的女子依然是背对着我,油纸伞挡住了她的头部,哪里看得到女子的脸?
  
      我捏起法诀,扣在“女子”的身上,想要将她转过来。
  
      但是这纹身上显然是有特殊咒术保护着的,那道咒术与我相抗衡,我试了许久,都没办法将这纹身中的“女子”转过来。
  
      我脑海里满是“她”被吸回去之前挣扎的面容,那无声的“求救”在我眼前挥之不去!
  
      越想,越觉得那小人儿长得眼熟至极。
  
      可是她太小了,五官也小得模糊。
  
      我只是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我应该在哪里见过“她”
  
      “嗯”
  
      一声嘤咛。
  
      这声嘤咛电到我了。
  
      我顿时面红耳赤,这才发现,纹身中的“女子”纹在贾艳雯的腰窝处,这腰窝已经是十分接近臀部的位置,我为了看清这纹身中的女子,就把头压得很低,越低就
  
      失礼!
  
      我赶紧红着脸撑起身体。
  
      “对不起!”我尴尬地说,并赶紧拿起掉在一旁的浴巾,为贾艳雯盖上。
  
      但她却抱住了我,抬起脚,勾住了我的腰。
  
      这!
  
      我绷紧了身体,用力地推了她一下,但是她的身体却异常的坚定,就是一定要缠着我。
  
      我以为她是又被艳鬼附体了,可看她的神情、看她的气息,也不像是被艳鬼附身的样子啊。
  
      她吻了过来。
  
      唇齿交缠间,我确实没感受到阳气被掠夺的感受,只有原始的**。
  
      这是她的本意?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身都软了。
  
      但我还是推开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能这样。”
  
      贾艳雯眼睛湿润润而且充满不甘:“是你,先挑逗我的!”
  
      我红着脸说:“你有老公和孩子!”
  
      “老公?”贾艳雯凄凉地哈哈大笑起来,“他对辉辉都做那种事了,你以为我还会原谅他吗?不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吴深,给我,是你先惹我的,你不能、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不管。”
  
      说完,她迫不及待地撕着我的衣服,紧张得手都抖了。
  
      这时候我真的很窘迫。
  
      男人的身体就是不经挑逗的,而且贾艳雯还是一个美女,穿上衣服是成熟优雅,不穿时又是那么性感,身上完全没有一丝赘肉,完全看不出来像是生过孩子一样。
  
      越是和她相处,我就越在她身上发掘出对我来说十分致命的诱惑力。
  
      温柔,体贴,成熟和母性。
  
      我从小最缺乏的就是父母的关爱,后来被师父领养了,师父对我来说可以取代父亲的位置了,可母爱的部分呢?
  
      是残缺的。
  
      所以在贾艳雯色身上展露出来的这份天性比她其它的魅力更容易掳获我!
  
      我只是被这个女人撩拨了几下,就受不了了,很快就沉陷其中
  
      事后。
  
      我把得到满足的贾艳雯送到床上。
  
      她已经睡着了,睡梦中带着一丝甜甜的笑,仿佛完全放下了这些天的压抑。
  
      而我
  
      肠子都会悔青了!
  
      你说,我在别人的家里,穿着别人家老公的衣服,睡了他的女人,这是什么情况?
  
      这关系真不该发生。
  
      我想找个地方独处一下,好好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可是,又担心那艳鬼会出现,所以只能是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抽闷烟。
  
      平时,我基本是不抽烟的。
  
      口袋里时常准备着一包未拆封的香烟,那是准备随时孝敬过路的鬼神用的,而自己本身是不抽烟的,只有烦到极点的时候,才会拆了这专门准备给鬼抽的烟来抽。
  
      现在是什么情况?
  
      被困在老宅子里。
  
      而艳鬼、刺魂师始终都不露面,和我独处的只有贾艳雯。
  
      这不是很诡异吗?
  
      他们不是想整我吗?
  
      始终不露面,这能是“整”?
  
      还是说,贾艳雯就是他们想要“整死”我的其中一环?
  
      不
  
      看着自己刚睡过的女人,我内心是没办法去接受这个想法的。
  
      可现在想想,又觉得一切都好巧合。
  
      一个长得和我很像的孩子呵呵,现在冷静想想,是的,那孩子确实和我长得十分相似,但是换句话来说:那个孩子跟贾艳雯、徐宏艺并无半点相似之处!
  
      他,只是单纯长得像我而已。
  
      而贾艳雯,她是我喜欢的类型,时不时流露出的“母性”对我而言,更是致命!
  
      她就像是专门送到我面前一样。
  
      可能,将她送到我面前的人是咬定了我绝对受不了这个女人的诱惑
  
      她去洗澡,偏偏引我过去
  
      去穿衣服的时候,纹身作怪,再一次在我面前呈现出她性感的身体
  
      甚至后面的主动
  
      这些,都像是一步步地引诱我的温柔陷阱。
  
      想到这些,我苦恼地抱住头,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想,刚和人上过床,就马上搞阴谋论,我这是在为自己开脱吗?是想为自己日后的不负责任而找理由开罪吗?
  
      这样也太不是人了!
  
      可睡了有夫之妇,也不是人啊!
  
      我恼极了。
  
      不
  
      我不能继续这么被动下去了,他们躲在阴暗处,想要玩我,我若是一直照着他们的路揍下去,迟早是会被玩坏的。
  
      我得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首先,我要再一次确认那孩子的样貌。
  
      从我来到老宅子开始,关注点就一直在纹身上,并没有多去打量那孩子的样貌,而且后面他化鬼后,面相似人似鬼,更是看不清本相。
  
      我现在只是有一种感觉在告诉我,那孩子长得并不像贾艳雯和徐宏艺,但这只是感觉而已。
  
      想确定,我需要证据来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