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52章 心机,刺魂第152章 心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52章 心机

      在贾艳雯过去的口述中,她说的是:徐宏艺偷了画,所以要躲起来,他们才回到这个老宅里的。
  
      换句话说,他们结婚后,他们并没有回到这个老宅里来住过。
  
      所以这老宅里没有他们的照片、也没有孩子的照片也是情理之中的。
  
      我扫了一眼卧室,里面并没有任何照片。
  
      我只好去翻贾艳雯的包,找她的手机。
  
      终于找到手机。
  
      但没电了。
  
      幸好我有带充电宝。
  
      充了电,开机有点困难,感觉这是一个老款的手机型号。
  
      很简单。
  
      现在的手机屏幕尺寸是厂商越做越大了,市面上女人用的手机屏幕都是55寸左右了,这手机很小巧,应该是47寸、48寸左右,那是两三年前流行的款式,现在要找出这个尺寸的手机,还挺少。
  
      像贾艳雯这样的贵族出生的女子,应该是走在潮流的前端的,怎么会用这么落伍的手机呢?
  
      我翻贾艳雯的相册。
  
      清一色的自拍。
  
      连个孩子的影子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上都有一个传说,说一个人如果结婚了,那朋友圈里都是秀恩爱的照片如果生孩子了,那朋友圈里都是晒娃照了。
  
      贾艳雯的手机里竟然一张孩子的照片都没有。
  
      我心里一动,竟然变得机智起来,打开了最新一张照片的详情。
  
      时间:2014年10月19日。
  
      真的,就是两年前的手机!
  
      这两年里,一个爱自拍的女人怎么会停止自拍?
  
      手机没电难道也是因为两年没用了?
  
      这个女人
  
      我看向贾艳雯,忽然就这么愉快地确定了:这个女人并不如我之前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孩子,他到底长得像不像徐宏艺和贾艳雯呢?
  
      或许,我需要再一次见到那孩子,才能确定心中的猜疑。
  
      我回到床边,看贾艳雯睡得这么香,我也不忍心去打扰她的睡眠,伸手到她的身下,轻轻托起她的身体,将她翻了个身,让她侧卧着,而自己则是趴在床边,继续看那个纹身。
  
      那纹身中的女子,始终背对着我。
  
      不,还是和在浴室里瞧见的时候,有一处不一样的地方我觉得这女子是在朝古亭走去,而且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接近古亭了。
  
      这样合理吗?
  
      这个“艳鬼”太不像我在老宅外见到的那个“艳鬼”了。
  
      不过我的手臂到现在还疼,冻得几乎动不了,能伤我伤到如此地步的,不是她还能是谁?
  
      “她”让我觉得好像在哪见过。
  
      “她”在求救。
  
      “她”在朝古亭走去。
  
      这意味着什么呢?
  
      深思中,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回过神时,已到深夜。
  
      贾艳雯醒来了。
  
      “你又在看纹身啦?”她声音轻轻的,带着点事后的羞涩,甚至,也没有敢转过身来面对我。
  
      做的时候,是凭本能在驱使
  
      但完事后,那就是理智和道德在线谴责了。
  
      我想,作为一个“母亲”和“人妻”,她心中遭受到的道德的谴责可能不会比我刚刚抽烟时的自责少。
  
      不面对也是好的,至少我现在还能假正经一把。
  
      “嗯。”我沉着声应道。
  
      “你是在想办法帮我把纹身拿下来吗?”
  
      “嗯。”
  
      “那可想到办法了?”
  
      “没有。”
  
      贾艳雯叹了一口气,仰头看向窗外的明月,问道:“吴深,我问你,之前你拿纸贴在我背上的时候,最后你半途放弃了,是不是见我太疼了,所以就不再进行下去了?”
  
      “嗯。”
  
      “如果你继续下去,是不是就能把这个纹身、这个恶鬼,从我身上拔掉?”
  
      “是。”
  
      “拔吧。”
  
      我诧异。
  
      贾艳雯视死如归地说道:“只要你能把那恶鬼从我身上驱逐掉,不管多痛,我都愿意忍受。”
  
      “可这样,你的皮会被我扯下来的。”
  
      “扯吧。”贾艳雯决绝地说,“总好过那女鬼一直依附在我身上的好!她一直在我身体里,我好担心、好害怕会再发生像是在浴室里的事情呀!要是再来一次,我感觉还不如要我的命呢!而且,她还抢走了宏艺,我、我”
  
      她声音忽然变得娇羞起来了:“我不想再被她抢走一次了!吴深,如果我没了背上的皮,你会爱我吗?”
  
      “啊?”
  
      直击灵魂的拷问!
  
      她坐起来,直视着我,鼓起勇气说道:“我和你都那样了,难道你不想和我过下去吗?徐宏艺那边我会离婚的,我无法忍受一个罔顾孩子发烧还要伤害孩子身体的男人继续做我的丈夫了。”
  
      那两个雪球在我面前晃,挺扎眼的。
  
      我眨眨眼,移开目光,伸手拿被子想帮她挡上。
  
      但是她用手拍开了:“你怕什么呀?反正你看都看过了,摸都摸过了,亲也亲过了,现在还害羞什么呀?”
  
      这是心机吧,大姐!
  
      你光着身体和我谈判,我还能保持理智在线吗?
  
      但不得不说,发生了**关系就是我吃亏啊,在贾艳雯的面前,我总不好意思抬头,只好趴在床边,眼睛向下,省得乱瞄,瞄到不该瞄的地方,乱我心神。
  
      冷静一下后,我才说:“可你还有个孩子啊,你要炒了你老公,但你总得想想孩子吧?”
  
      贾艳雯说:“没关系的,孩子才一岁,还不懂事,而且你们长得那么像,以后出门都不会有人看出问题的。”
  
      “咳咳,大姐,你这是铁了心要和我过呀?”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像认账?”
  
      “这个”
  
      在我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时候,她忽然捧起我的脸,我一抬头,又是那刺眼的我眨眨眼,选择直视贾艳雯的脸,免得害羞。
  
      从贾艳雯的脸上,我就看到两个字:认真!
  
      “吴深,我感觉你很在乎我背上的纹身,你比我更想把它除掉。好,现在我告诉你,除非你愿意和我过下半生,绝对会帮我找回孩子,以及像亲生父亲一样对辉辉好,我就让你除掉我背上的纹身,不管有多疼痛,我都会忍下来!只要你答应我这些条件!”贾艳雯说。
  
      “啊?”我懵逼。
  
      条件竟然列得这么清楚?
  
      这让我感到女人好可怕,在这方面,想得比我们男人还周密!
  
      “这个,姐姐,你是不是想得太草率了?”我小心翼翼地问:“你和我其实认识都还没超过24小时呢,你就这样决定把原配丈夫甩一边去,和我一个穷纹身的相爱?你自己的人生可以任性,但对孩子的人生不能就这样草率吧?你把自己和孩子的未来绑在一个认识不超过24小时的男人的身上,就不怕你碰上一个心理变态的,会虐待儿童的坏男人?”
  
      贾艳雯扑哧一笑,抱住了我的脑袋,咯咯笑道:“傻小子,就凭你这样问,我就知道你绝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了!”
  
      挣扎!
  
      挣不出去!
  
      脸就贴在她胸上!
  
      我就说了心机啊!这女人很有心机啊!
  
      大姐,你这样做,我还有资格和你谈条件吗?
  
      “虽然,和你相处并没有太久,但你给我的感觉很舒服。你就是那一种不爱说话,但是却会默默把事情安排妥当的好男人。你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感到安心的感觉,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你也会为我撑着。”她笑着说。
  
      ,!
  
      姐姐,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我都不敢相信了!
  
      她抬起我的脸,亲吻我,脱我的衣服。
  
      有些事真是一回生二回熟,她这次轻车熟路,很快就让我把持不住了。
  
      而就在我准备要进入她身体的时候,窗外忽然坠下一道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