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53章 节哀!,刺魂第153章 节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53章 节哀!

      这道黑影坠落得极为突兀,即便我深陷**之中,也被这突兀的坠落给吓了一大跳!
  
      在我还愣的时候,贾艳雯就猛地推开了我,匆匆地裹着被单赶到窗口边,推开窗,她探出身体往下看之后,突然尖叫!
  
      出事了?
  
      我连忙赶过去,凑在窗口处往下看。
  
      只见,
  
      楼下一个孩子倒在血泊之中,肢体以诡异的姿势扭曲着。
  
      红色的鲜血中有白花花的东西,那是脑浆。
  
      脑浆都出来了,肢体也不动了,死定了。我如是想。
  
      身体一重,竟是贾艳雯两眼一翻,直接晕倒在我身上了。
  
      我愣了一下,最后将她放到床上,压了一道护身符在她手中,这才匆匆赶下楼去验查那孩子的生死。
  
      我赶到时,孩子已经没了呼吸,脉搏停止,而身体尚带余温。
  
      这时候,身后传来异响,我转头一看,原来是贾艳雯裹着床单出来了,她看了死孩子一眼,颤抖地“啊”了一声,身体又软软地晕倒过去了。
  
      我赶紧过去扶住她,这次不能放纵她晕睡过去了,我用力地掐着她的人中,掐到她慢慢醒来。
  
      “辉辉”她脸色苍白地叫着孩子的名字,但是脸却朝相反的方向转去,埋在我肩膀上,她颤抖着,指着死去的孩子问:“那、那是谁?”
  
      心里虽然很难受,但我还是要告诉她真相:“是辉辉。”
  
      已经连续晕过两次了,所以这次贾艳雯意识还撑得住,但是心神已经接近崩溃了:“为、为什么会是这样?你不是说辉辉会活着的吗?”
  
      “我不知道。”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她,但眼睛却是朝死孩子看去的。
  
      这一次,他是真的死透了。
  
      老宅子并不高,最高只有三层楼。
  
      但是对于一个一岁的孩子而言,哪怕是从二楼上摔下来,那都是致命的!
  
      他摔下来的时候,是脸朝地的,摔得是头破血流,鲜血和脑浆糊了一脸,而他的脸也是因为遭受撞击而有些歪曲,就这样看,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原貌来。
  
      要想知道死孩子的原貌,我得修复他的遗容,才能看到了。
  
      贾艳雯在我的怀里哭了很久,哭得失声了,最后我听不到她的哭声,把她翻开一看,原来是哭晕过去了。
  
      这最后,收拾残局的事情还是得由我来做。
  
      我把贾艳雯抱回屋,这才出来替孩子收尸。
  
      等贾艳雯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帮死孩子清洗好身体了。
  
      “你在做什么?”她迷茫而虚弱地看着我。
  
      我说:“给孩子修复遗体,你看他从楼上摔下来,全身都骨折了,连脸都摔坏了。你总不能让他就这样子走吧?”
  
      但贾艳雯不敢看,她闭着眼睛,转过头,低声地抽噎着。
  
      我不顾她,把死孩子的骨头都一一正好,最后给死孩子修复遗容,这一忙活,忙活到了天亮。
  
      天亮时,我终于看清楚了死孩子的面容。
  
      是很像我,同时,和徐宏艺、贾艳雯并无半点相似之处。
  
      我凝视着这张和我极其相似的脸,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贾艳雯这时候也变得平静许多了,她呆呆地看着死孩子,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手艺真好,没想到还能让孩子恢复生前的容貌,我以为他就那样了。”
  
      第二句是:“你看,是不是长得很像你?”
  
      我看了她一眼:“是。”
  
      她捂着脸哭了:“当我发现孩子和你长得很相似的时候,我还以为等他长大之后就是你的模样。可万万没想到,我竟然等不到那一天!”
  
      我叹气:“节哀。”
  
      她哭了一会儿,而捶着心窝,痛苦地嚎哭道:“我好恨呐!辉辉死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我怎么在做那种事?这天底下有我这样做妈妈的吗?早知道,我就先去找辉辉了都是我的错!在辉辉失踪的时候,我就应该先去找他的!就应该先去找他的!”
  
      她哭得伤心欲绝,我心里不忍,便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
  
      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慰她,只能是默默地抱着她,任她发泄。
  
      可孩子死了,做母亲的怎么哭都哭不够。
  
      孩子死的时候,我们在寻欢作乐。
  
      这是不是很讽刺?
  
      我若是那孩子的母亲,我一定会懊悔终身的。
  
      哭了许久,贾艳雯终于有点平静了。
  
      等她再次平静的时候,我低声对她说:“艳雯,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她哽咽地说,声音都变了调。
  
      我说:“孩子的身上有纹身,那个纹身不是普通的纹身,上面依附着一只恶鬼。孩子虽然死了,但是恶鬼仍然还依附在纹身上,如果不把纹身从孩子的身体里取出来,那恶鬼将有可能操纵孩子的尸体,并且,会永生永世就缠着孩子的灵魂,让孩子死后也不得安息,并且无法转世投胎。”
  
      “那就取呗”
  
      “但是取下纹身的方式非常残酷,要一点一点把孩子纹身所腐蚀的烂肉全都挖出来。我担心你受不了。”
  
      她确实受不了,听完这句话就“啊”了一声,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
  
      过了会儿,她才哀伤地问:“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没有。”
  
      “那你做吧。”她松开我,蜷抱起身体,嘴角抖动,但眼泪却是再也掉不下来了。她低声问:“是不是,以后你要处理我身上的纹身,也是这种做法?”
  
      “是。”
  
      她竭尽全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恐惧,许久,才慢慢地说:“你做吧。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们的。为了让辉辉安息,你快点把那个恶鬼从辉辉身上取走吧!我可怜的孩子呀,怎么死了还这么可怜?”
  
      她抽泣着,却一滴泪都掉不下来了。
  
      我凝视着她的双眸,她的双眼都被泪水泡肿了,看什么都带着痛苦和哀伤。
  
      剜肉对她来说,太残酷了。
  
      所以我忍不住对她说:“你还是别看了。”
  
      她摇头:“我还是看看吧。”
  
      “不,你还是别看了,相信我,我会让你孩子安心上路的。”说完,我从手腕上解下早就准备好的丝带,她看到我早有准备,不由得讶异地“咦”了一声,但是在我绑住她双眼的时候,她并没有挣扎。
  
      绑上她双眼后,我对她说:“时间会很长,你还是先睡一会儿吧。”
  
      她“嗯”了一声,可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能睡得下去的样子。
  
      我就没再管她了,走回到死孩子的身边,将他翻过来,那幅纹身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从自己带来的工具箱里面取出了剜肉用的手术刀,在准备下刀的时候,我却犹豫了。
  
      现在的情况很诡谲。
  
      自从我进入这间老宅子之后,除了最初时刺魂师、千年艳鬼又露过面之外,他们就再也没有露面了。
  
      陪着我的,只有贾艳雯。
  
      死得跟打酱油似的的孩子。
  
      这些看似平常的背后,都透露着阴谋的味道,我待在阴谋中,仿佛一切走向都像是局外人编排好的剧本。
  
      如果这是剧本,那这个剧本这么编排的背后意义是什么呢?
  
      贾艳雯背后曾经差点儿冲出来的“女鬼”,她挣扎的样子至今令我无法忘怀。
  
      他们“母子”俩背后都有一个纹身。
  
      按照刺魂的规矩,一个纹身一个魂,那个天才刺魂师做到了一个纹身数个魂,可他能做到两个纹身一个魂吗?
  
      如果贾艳雯“母子俩”的纹身上依附的魂不是同一个魂,那会是什么呢?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艳鬼图?
  
      我这一刀下去,是否会伤害到无辜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