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55章 饿了吗?,刺魂第155章 饿了吗?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55章 饿了吗?

      在缺水缺粮的第一天晚上,我熬不住身体的疲惫,睡着了。
  
      睡得正迷糊时,忽然感觉到一个湿热而柔软的东西贴到了唇上。
  
      我一下惊醒过来!
  
      竟然是贾艳雯攀附到了我的身上。
  
      她没穿衣服。
  
      雪白的肌肤在黑暗中就像是会发光一样。
  
      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话,而是流着泪渴求我,好像是希望用身体的快感来结束她的丧子之痛。
  
      女人成熟而性感的**诱惑了我,我与她交缠在一起,陷入鱼水之欢中。
  
      事后。
  
      她趴在我身上,摸着我的脸,轻声感叹道:“吴深,虽然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我竟然觉得有种幸福的感觉。以前,宏艺和我好的时候,他更喜欢他的收藏品,让我觉得我并不是他生命中的唯一。现在好了,这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没有外面的纷纷扰扰,没有任何人打扰我们,这个世界里只有你和我。我真希望,我们能够永远这样下去。”
  
      我看着窗外的月亮,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可能,我是个男人吧,对于女人的这些“浪漫情怀”并不是很了解。
  
      “吴深,你爱我吗?”她问。
  
      我转过头,看向她,她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动物,雌伏在我身上,一对眼睛无比清澈,又带着一点对美好爱情的期望。
  
      年轻的时候,我看电视剧的时候,就喜欢这种拥有清纯的眼神的女孩。
  
      但现在
  
      “嗯。”我也点头应了。
  
      但贾艳雯扳正我的脸,认真地凝视我的双眼:“吴深,你还从没说过你爱我!”
  
      我问:“一定要说吗?”
  
      “当然!”
  
      “说了,你会开心吗?”
  
      “嗯!”
  
      “那好,我爱你。”说完,我伸手搂着她的腰,把她拉入怀里,希望就此打住她这种无聊的话题,毕竟现在这种恶劣的处境并不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但是贾艳雯却不开心了,用力挣脱开了我,并捶了一下我的胸口,生气地说道:“你怎么回答得这么敷衍?我们都做了那么多次,难道你对我一点喜欢都没有?”
  
      “还行。”
  
      “你!”她伤心地看着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了几圈后,她无比哀戚地捂着脸哭道:“吴深,辉辉死了,我和宏艺也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现在我就只剩下你了,如果连你都不爱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哎,别别别!”我赶紧好声好气地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呢,别动不动就说死的事呀。你也别那么绝望,我们一定有办法离开这里的,到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不想离开这了。在外面,我什么都没有。但是在这里,我至少还有你!”她又缠了上来。
  
      我真不知道她怎么这么有力气,同我索求了一次又一次,我都要被榨干了,她还能继续下去!
  
      如果不是她表现一切都正常,也没有从我身上吸取任何精气,不然我真以为她又被那千年艳鬼给附身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当我和贾艳雯在滚床单的时候,仿佛总有一双眼睛近距离地注视着我们
  
      翌日。
  
      我被一种冻到骨头里的痛苦给刺激醒了!
  
      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右手已经变得青黑色了,想动一下手指头,手臂却半点反应都没有。而自己使劲地拍打手臂,却也是半点直觉都没有!
  
      那两道被“小鬼”抓出来的伤痕,在整个小臂的青黑色中显得反而不是那么显眼了。
  
      这是,阴气发作了吗?
  
      贾艳雯背上的“小鬼”挠出来的伤痕,在蛰伏一天之后,终于开始发作了吗?
  
      此时,贾艳雯并不在房间中。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但有一种直觉在告诉我,绝对不能够让她知道我手臂的伤势。
  
      于是我爬起来,用单手为自己从衣柜里取了一套衣服来穿。
  
      衣服,自然是徐宏艺的。
  
      所以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可笑,不分日夜地和别人的老婆滚床单,完事后,还穿着别人的衣服。
  
      双腿有点发软,我终于知道书上说的“被女人榨干”这句话不是文人们夸大其词的。
  
      单手吃力地穿好衣服后,我嗅到了一股肉的香味。
  
      肉?
  
      咕噜噜
  
      饿了一天一夜了,再嗅到这个味道,咕咕叫的肚子显得越发的饥饿了。
  
      我把袖子放下,遮好受伤的手臂,赶紧匆匆走出去。
  
      到饭厅的门口,就看见贾艳雯正好端着两碟肉排上桌,那肉的颜色竟让人看不出来那究竟是猪肉、鸡肉、还是牛肉烤制而成的肉排。
  
      这老宅子里不是断粮了吗?
  
      这肉是哪儿来的?
  
      我木木地站在门口,心里已经猜到了这个肉的来处。
  
      贾艳雯显然心情很好。
  
      她放下碟子后,就欢快地小跑过来,把我往桌边引:“吴深,你饿了吗?我做了好吃的!”
  
      那语调,像是热恋中的小姑娘,天真无邪得让人都不想去猜疑她。
  
      我一直盯着她看,想从她脸上看出半点伤心难过来,但是她现在好像已经用新的恋爱填满了失去儿子的伤痛。
  
      她把我按在椅子上,把肉排端到我面前,肉食的香味的勾出了我肚子里的馋虫。
  
      我皱起眉,紧紧闭着嘴,梗得脖子都硬了!
  
      “香吗?”贾艳雯轻声问。
  
      我冷声问道:“这肉是从哪里来的?”
  
      贾艳雯说:“你别问了。这老宅子附近就是森林,森林里面什么动物没有?我今早上醒来,和你一样,我也饿了一天一夜了,饿得头昏眼花,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我也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所以我想到外面去找找看有没有其他吃的东西。没想到,到了外面之后,竟是那么的好运气,一下子就撞见了一头死去的小兔子,所以我就死兔子带回来了。我担心以后没得吃,所以只是切了那只野兔身上的两片肉下来烤了。吴深,饿了,你就吃点吧!我手艺不错的。”
  
      说完,她放下碟子,用餐刀切下一块小小的肉,用叉子叉上,递到我的嘴边。
  
      我把嘴抿得紧紧的,不给她喂食的机会。
  
      但那滚烫的肉块还是避无可避地触碰到了我的嘴唇,令我的胃酸不断翻滚,想呕吐!再加上饥饿,就更像是所有的肠子都在打结了!
  
      疼!
  
      她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把肉塞进我嘴里,这时候她着急了,情急之下,竟然抬起手掐住我下巴,想要撬开我的嘴,把肉塞进来!
  
      无奈,我只好抓住她的手。
  
      虽然现在我只有一只手臂可以动弹,但是力气还是比她大的。
  
      我抓住了她叉着肉片的手,经过几番争抢之后,叉子带着肉掉到了地上,她这才停止了想要喂食的冲动,眼神哀伤地看着我!
  
      “我不饿、我不吃!”我赶紧抓紧机会和她说。
  
      “不,你明明就是饿了!昨天晚上我们做的时候,我就有听到你肚子在叫。你看你瘦的,是这段时间里都没有好好吃东西吧?又断食一天,你肯定比我还饿。昨晚你都没有力气做到最后了。”
  
      “咳咳!”这种话不要随便说出来啊!我还要脸的呢!
  
      贾艳雯心疼地看着我说:“吴深,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活下去,能一直都好好的!”
  
      希望我活下去,所以,就希望我能吃下这份肉?
  
      在这老宅子里,什么食物都没有。
  
      唯一的、废弃的、没有用的“肉”只有一处,那就是死去的孩子的。
  
      在失去师父的画的这一星期里,我吃不好也睡不好,体能上确实是虚弱了一点,但现在,我还没到山穷水尽、暴露人性的地步!
  
      所以我认真地凝视着贾艳雯的双眼:“对不起,但是我真的不饿,也不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