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56章 兔子肉,刺魂第156章 兔子肉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56章 兔子肉

      她哀求地看着我,说:“吴深,吃一点吧,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你饿下去!你的手,一定很痛吧?”
  
      手?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
  
      也对,之前同床共枕,我的手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肯定不是在我清醒过来之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所以在我睡着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
  
      可这也不能动摇我的决定。
  
      我看着她,忍无可忍地揭穿她:“你是不是动过那个木箱子了?”
  
      “什么木箱子?”
  
      “装着辉辉尸体的那个木箱子。”
  
      “没有。”
  
      抿嘴,再开口回答,她停顿了几秒钟,这显然是一个经过思考的过程。
  
      我已经大概猜到了真相。
  
      贾艳雯勉强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吴深,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是偷偷打开了那个木箱,把辉辉的肉割下来,当食物烤了吃吧?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呢?这真的是兔子!真的是我走出门,就看见掉在地上的死去的野兔!”
  
      我严肃地盯着她,并没有相信她的话。
  
      “你、你要是不相信,我先吃给你看!辉辉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吃他的肉呢?”说完,她就慌慌张张地拿过一碟肉,自己连餐刀切割都省了,直接抓着肉排,放到嘴里吃。
  
      吃的是津津有味。
  
      “嗯真的很好吃!”贾艳雯看着我说。
  
      我摇头,说:“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说完,我起身离开。
  
      留在这里,迟早还是会被她逼着吃这碟不知来历的肉。
  
      如果现在的故事就像那个“海鸥肉”故事一样的话,那以后就有趣了。
  
      “吴深!”贾艳雯着急地叫道。
  
      但我没有回头。
  
      她只好无奈地对我说:“那好吧,我会用保鲜膜把肉包好,等你饿的时候,我再给你热来吃!”
  
      “嗯。”
  
      离开饭厅后,我在老宅子里转了一圈,才偷偷溜进厨房里。
  
      贾艳雯说了,她出门碰到的是一个死兔子,为了节省口粮,所以她把多余的兔肉先收起来了这收纳的地方除了厨房,还能有哪里?
  
      虽然老宅子停电了,但是冰箱里还有冰度,还能保险一些食物。
  
      所以我一进厨房,就直奔电冰箱,打开一看
  
      里面确实是一只剥了皮毛的死兔子。
  
      我不免得一愣。
  
      这是真的兔子?
  
      是我误会贾艳雯了?
  
      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
  
      我忍不住苦笑,心想我肚子这么饿,难道真的要回去把那份肉排吃了?
  
      不。
  
      我不吃。
  
      不管我看到的是什么,我都不会、也不能吃那块烤熟了的肉。
  
      我把冰箱里的兔肉捧出来,放在鼻子下,仔细嗅了嗅。
  
      很腥很臊的味道,同时,也不是很新鲜了,像是死了很久一样。
  
      我把“兔肉”放回了冰箱里,然后转身走出了老宅子。
  
      我去了车棚。
  
      去验一下后备厢里的木箱子。
  
      当木箱子打开的时候,我哑然了,箱子里的小孩的尸体不见了。
  
      这结果可以说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又有点儿意外。
  
      如果说人性本善的话,那我是希望那冰箱里的是真正的兔肉,木箱子里的是小孩子的尸体
  
      而现在真实的情况是,冰箱里是“兔肉”,而木箱子里的小孩的尸体不见了。
  
      我们如今处在恶鬼设置的迷宫里,眼睛看到的也许不是真实的,贾艳雯也许真的以为自己看见的是一只真正的“死兔子”,于是带回了老宅子里,剥毛了,切片了,烤熟了
  
      我在冰箱里看见的也是只“兔子”,可是现在空荡荡的木箱子里却让我不敢相信自己之前看见的东西了。
  
      不吃那肉,应该是明确的。
  
      我心情复杂地把木箱子封好,把车后盖盖上,心想这事要不要告诉贾艳雯?
  
      可现在告诉她又有什么用呢?
  
      肉,她已经吃了。
  
      如果那真的是人肉,而且还是她亲生儿子的肉,她知道这个真相后,一定会尖叫着晕过去,并绝望地想要自残结束生命吧?
  
      现在,被困在老宅子里,我已经搞不清楚那艳鬼和刺魂师到底是想折磨我,还是想折磨贾艳雯了。
  
      因为到现在为止,宅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没有一件能动摇我的可这些事放到贾艳雯面前,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可以毁灭她的灾难!
  
      或许我应该回去,好好问一下贾艳雯过去有没有的罪过徐宏艺?
  
      我回到了老宅里,找到了贾艳雯。
  
      其实在我走了以后,她并没有继续再吃那些肉了。
  
      我在饭厅里找到她的时候,她坐在桌前,手里拿着刀叉,却目光呆滞地盯着那碟肉,不知道在想什么。
  
      “艳雯。”我低低地叫了一声。
  
      她就像是被惊醒一样回过神来,看见是我,就马上打起精神来,和我说:“吴深?你回来了?是不是饿了?正好,这肉还没冷!”
  
      “我不吃。”我再一次平静而坚定地拒绝了食物,我在她面前坐下来,问:“艳雯,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
  
      “你过去和徐宏艺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吵过架?起过很大的争执,甚至严重到影响感情、比离婚还更严重的争吵?”
  
      她脸色一变,讪笑着低下头:“你怎么会突然想问宏艺的事呢?”
  
      我说:“你时不时地在我面前提他,难道还不准我问你是不是对他还有感情?”
  
      “没有了!”贾艳雯咬牙切齿地说:“辉辉死后,我最恨的人就是他了!这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狠心的父亲?如果他没有被女鬼迷住的话,我的辉辉又怎么会死?”
  
      她不仅是恨得咬牙切齿,还不自觉地用餐刀不断地戳着那块肉排,就像是把那肉排当做是徐宏艺的替身一样!
  
      但,
  
      实际上,
  
      我却仿佛听到一个孩子痛得哇哇大哭!
  
      可是这声音很不真切,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饿得头昏眼花了,才会听到这种奇怪的声音。
  
      “好好好,你冷静一点,别拿食物出气了。”我连忙制止住她。
  
      说来也怪,当她停下来之后,那奇怪的孩子哭声也就消失了。
  
      我小心翼翼,免得再一次刺激到她地问:“那除了这一次之外,你们有没有吵过架?”
  
      “没有。”贾艳雯不悦地瞪了我一眼,说道:“你看,我像是会吵架的那种人吗?从我爸妈就说我性格软弱,被人骂了也不生气的那种,从小就没有和人吵过几次,所以我又怎么可能会和宏艺吵呢?在他没有得到那幅画之前,我们的家庭就像是别人口中的模范家庭一样,夫妻恩爱,孩子聪明乖巧,旁人羡慕都羡慕不过来呢!”
  
      这话说得就很故意了,难道是想让我吃醋?
  
      但我真是一个薄情的人。
  
      我的女人和我说她和她前夫的事,我竟一点感觉都没有。
  
      贾艳雯的否认并没有打消我对她的疑惑,如果再这样“含蓄”地问下去,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所以我决定问点刺激的:“你过去有没有出轨过?”
  
      贾艳雯脸色大变:“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那种女人吗?”
  
      我挠挠脖子:“确实很熟练!”
  
      “你!”贾艳雯气得放下了餐具,愤恨地看着我,拨高了音调:“没有!我不是那种女人!婚内出轨,我只有你一个而已!而且我们之间是什么样的情况,难道你不清楚吗?都是你先来引诱我的!在你之前,我没有过别的男人!而且辉辉都死了,我和宏艺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我是和他过不下去了,才会选择和你在一起的!”
  
      “咳咳!”我尴尬地咳了一下,“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和你的第一次,你出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