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61章 痛苦的深渊!,刺魂第161章 痛苦的深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61章 痛苦的深渊!

      忽然间,我想起了千年艳鬼现身时不屑的嘲讽。
  
      她说我不值得救这个女人,好像是在说:你根本不知道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现在。
  
      我有点怕了。
  
      濒临绝境,我把贾艳雯当做相依为命的女人,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可是现在,我看到她身体流着血,却依然像个没事人一样地健步如飞
  
      还有,每次我找到她的时候,她的表情都是木讷的,直到我叫她,她才像是被激活了一样地清醒过来,给我反应
  
      以及,千年艳鬼戏称她为“棋子”。
  
      棋子,是没有生命的。
  
      我现在严肃地怀疑贾艳雯她根本就没有生命!
  
      她的老式手机,两年前的款式,自拍照的截止时间是2014年10月19日那该不会就是真正的贾艳雯生命终止的时间点吧?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把一个和自己长得没有半点相似的孩子当做自己的亲儿子,为什么和一个邪恶的刺魂师同床共枕那么多年,却从来都没有察觉到丈夫的异常!
  
      因为,那些“过去”都是编造的。
  
      像一个高明的程序员,为一个新出厂的机器人植入芯片一样,刺魂师编了一个故事放入了她的大脑之中。
  
      所以,她所说的故事才会那么的完美:
  
      有个完美的丈夫
  
      有个完美的儿子
  
      有个完美的模仿家庭!
  
      因为那都是假的,在这世上,几乎没有不吵架的夫妻!
  
      如果贾艳雯并不是活人,那么,那个孩子也不会是活的!
  
      可是,贾艳雯有体温
  
      孩子从楼上摔下来摔死的时候,全身扭曲,血和脑浆迸射,我触碰过他的尸身,死的时候尚有余温,皮肤也有弹性!
  
      这一切就像是活的一样!
  
      而贾艳雯,我抚摸过很多次她的身体,有体温、有心跳,皮肤有弹性,说话有自己的个性和想法。
  
      也像活的。
  
      如果不是她冲下楼的样子太不正常了,我恐怕不会看出端倪来!
  
      可是,那个刺魂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让两个“死人”看起来就像真正的活人一样?
  
      此时,我想到一件更可怕的事!
  
      在我丢失千年艳鬼图的那一周里,我不是四下打听徐宏艺的下落吗?他住宅附近的所有人都认识他们一家人,都为他们一家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还有人说当孩子满月的时候,徐宏艺夫妻俩还抱着孩子挨家挨户地发喜糖,甚至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叫“辉辉”的孩子从长得像红猴子一样地长到一岁!
  
      如果贾艳雯和辉辉都是“死”的,那他们还在人类社会中度过了那么多日子,那就太可怕了!
  
      不,也有可能,他们是最近死的
  
      不
  
      不会的。
  
      贾艳雯一直和我在一起,直到刚刚的纠缠中,她的身体依然有体温,有心跳!
  
      这说明,她一直都在保持着这样的状况!
  
      如果她真的能一直保持这样的状况,就说明,我前面的假设,就有可能。
  
      所以,这才是“棋子”啊。
  
      只有死人,才会完全地听由“他”的摆布!
  
      不行!
  
      现在这样的状况让我不能再把贾艳雯当做自己的“战友”了,她如果是死人的话,她一点“人性”都没有,她用身体诱惑我,和我说了那么多情深义重的话这一切都是背后操纵“她”的人主导的!
  
      都是假的!
  
      我要是再陷下去,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哒哒哒!
  
      这是贾艳雯的脚步声。
  
      没想到她回来的那么快!
  
      她回来,肯定还是要逼我吃肉的,我不能和她碰面,不然就真的死定了!
  
      所以我赶紧爬起来,拼了全力逃回房间,把门给反锁了!
  
      把门反锁,她暂时进不来了。
  
      为什么要回到这个房间?因为我的法器都在这里。
  
      我找出被我遗弃的工具箱,拉出来一看,哑然了。
  
      吸魂纸不见了。
  
      火
  
      对了,贾艳雯在厨房里拿什么生火?
  
      看来就是吸魂纸了。
  
      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她竟然把我的吸魂纸都给烧掉了!
  
      而其他的法器全都被弄坏了,唯有一套剜肉用的手术工具还在,别说是丝毫未损了,就连装着整套手术工具器械的包套都没有被打开过。
  
      奇怪,贾艳雯把我所有的法器都给弄坏了,为什么却唯独留着这一套工具呢?
  
      还有她的纹身。
  
      她的纹身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是鬼吧,却又从未出来作乱过。
  
      说是那千年艳鬼所化吧,可千年艳鬼也从来没有透过那纹身作过恶,甚至还从贾艳雯的身体里两次逃走,如果这是她的寄主,她怎么会总是离开?
  
      所有法器都被销毁,唯独留下了剜肉驱灵的工具我有种不太美妙的联想,觉得贾艳雯给我留下这套工具,可能就是要我亲手为她剜掉背后的纹身的。
  
      为什么?
  
      那纹身是千年艳鬼的象征啊,作为我的敌人,她怎么会希望我亲手剜去那纹身呢?
  
      我也希望这是我的异想天开,可是除了这个解释,我找不出其他的留下剜肉工具的理由!
  
      忽然,
  
      我又想起了一件事,
  
      这个突然冒尖的想法令我不寒而栗!
  
      如果,他们都希望我亲自动手剜去纹身的话,那我之前剜的那个纹身是谁?!
  
      “你做吧。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们的。为了让辉辉安息,你快点把那个恶鬼从辉辉身上取走吧!我可怜的孩子呀,怎么死了还这么可怜?”
  
      我想起了我说我要剜掉辉辉身上的腐肉的时候,贾艳雯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可现在想来
  
      那个时候,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几秒钟的犹豫和挣扎吧?再不济,也会问详细为什么要这样做吧?
  
      那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呀,不多问一点吗?
  
      没有犹豫和挣扎,那是因为,事情的一切发展方向都朝着他们预想之中而去!
  
      他们就是要引导着我,亲手剜掉那个纹身!
  
      这一刻,我忽然感到心口无比的疼痛。
  
      这种疼痛在三年前出现过!
  
      那就是师父死去的时候。
  
      我捂着心脏,一口呼吸梗在喉咙里,喘不上来!
  
      因为我已经猜到了。
  
      千年艳鬼说过:那日,我前脚刚离开纹身店,他们后脚就进我的纹身店,把白小苒捉了。
  
      那天,我剜的是白小苒。
  
      我亲手杀了白小苒!
  
      我在丛林里出车祸,昏迷中迷迷糊糊听到安魂曲,并受到安魂曲牵引回到老宅来那是因为,范雪琦一直都在这儿!
  
      就在贾艳雯的身上!
  
      那个纹身就是她!
  
      孩子身上的纹身是白小苒!
  
      贾艳雯身上的纹身是范雪琦!
  
      恐怕,真正的千年艳鬼图是纹在了从未露过面的刺魂师徐宏艺的身上!
  
      这才是真相!
  
      他们要把我困在这里,要折磨我,要让我感受到这世上最大的痛苦,除了磨掉我的人性之外,还有一招,那就是要我亲手结束这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们!
  
      想到这里,我已经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
  
      艳鬼做到了。
  
      我痛苦了。
  
      我亲手杀了白小苒
  
      我以为将会来救我的范雪琦,其实她和我一样深陷绝境!
  
      这两件事都让我感到无比痛苦,尤其是最后一件事,那是我在最绝望的时候,好不容易产生出来的一点希望,正是这点希望支撑着我活下去,支撑着我和魔性做斗争。
  
      然而,好不容易有了那一点希望,就这样破灭了。
  
      没有什么比希望再次破灭更让人痛不欲生的了。
  
      “吴深,你在房间里面吗?”外面响起了温柔的声音。
  
      叩叩叩。
  
      那轻轻的叩门声,是魔鬼的号角。
  
      我的泪水停止了,痛苦也停止了。
  
      贾艳雯的声音就是最好的止痛药,她让我再次打起精神来,激发了我的求生欲。
  
      既然她就是“魔”,弄她,就是弄她背后的人!
  
      我一直在苦苦寻找和等待藏在暗处的千年艳鬼和刺魂师出场,但是却苦于一直找不到正确的方式,但是现在,我找到了。
  
      没想到,魔盒的开关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吴深,开门。如果你不愿意吃,那就不吃吧,我不逼你了,你别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躲着不见我,这比杀了我还更难受。”贾艳雯在外面温柔地说。
  
      可不管她再怎么温柔,我都已经看破了她。
  
      我坐起来,已经重新燃起斗志。
  
      “你就算不开门也没用。”贾艳雯说,“你别忘了,这是谁的家?这是我的家!我有所有房间的钥匙,你就算不开门,我也会找出备用钥匙来开门的。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开门,我就去找钥匙了!”
  
      我抬起了手,那只被阴气冻结的右手。
  
      “一!”
  
      左手天眼,右手业火。
  
      这阴气封住了我最强大的力量,想要有斗争的资本,我就要先释放出这个力量!
  
      于是我把已经变得乌黑的手臂放到嘴边,用力一咬!
  
      “二!”
  
      冰冷的血流到了我嘴里面,那是一种被冰冻了的、腐烂的味道。
  
      很恶心。
  
      但是吧,
  
      我想,
  
      做人不能浪费,对不?
  
      自己的血,别浪费,虽然这血里饱含着阴毒,喝下去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是,喝了这一口血,填饱了胃,我才有足够的力气去抗争啊,是不是?
  
      于是我忍着冰冻的疼痛,一口口把手臂里带有阴气的血都吸了出来!
  
      冰冻从口腔进入,划过食道,落入胃里,那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划过人体里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
  
      这种疼痛,根本就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三!”
  
      哒哒哒。
  
      贾艳雯走了。
  
      不过没关系,还有时间。
  
      我将毒血都吸出来,将这份阴气都封在肚子里,手臂的颜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肉色。
  
      终于,就在我为自己的手臂的伤口缠上纱布、放下袖子遮挡的时候,门开了,贾艳雯走进来了。
  
      她手里还端着那份肉,但是看起来似乎是去洗过了。
  
      还想喂我吃?
  
      看来她根本就没有像刚才说的那样,不会再逼我吃肉了呢,现在看来,那只是哄骗我开门的借口,她的目的很坚定,就是要在今天彻底磨掉我的人性!
  
      但我也不能再任由他们摆布了,不是吗?
  
      我把右手藏在了背后。
  
      贾艳雯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右手,走近我的身边,像妈妈一样,温柔地哄着我说道:“吴深,你就别再犹豫了。吃点东西,你才能恢复体力,你看,你饿得脸颊都瘦下去了,连我一个女人都打不过,你还想坚持到有人来救你?别天真了,不可能的事情,你必须得吃点东西,保留体力,这样才能活着走出这间老宅啊!”
  
      我点头:“好。”
  
      “你你答应了?”她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