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67章 血月,刺魂第167章 血月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67章 血月

      因为有林肆在身边,所以我安心地睡了一个安稳觉。
  
      别看林肆总是在骚,好像一点本事都没有,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渡过天劫而得道的鬼仙,所以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本事?只不过一直在隐藏罢了。
  
      他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本事?
  
      要么是觉得我还不是他可以相信的人,不愿为我出手,不愿展露他的真本事
  
      要么就是打心眼里把我当做他的“自己人”了,所以才会想要装出个草包的样子来戏耍我的。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也没有别的可以相信的人了。
  
      我睡了一觉,这是我被困老宅里那么久,才第一次睡得安稳的觉。
  
      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只听见林肆在喊:“吴深,你快出来看!”
  
      我这才慢悠悠醒转过来,只见小餐店里灯火通明,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终于到了夜晚了!
  
      我赶紧走出去。
  
      林肆指了指头顶上的夜空。
  
      我抬头一看,愕然了。
  
      头顶上是一轮弯弯细细的月痕,与漆黑的夜空相比,它似乎是血色的。
  
      林肆表情凝重,已经在掐指算计了。
  
      这“掐指一算”是一门高深的玄术,隶属命理学一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几乎都有逆天改命的本事了!
  
      林肆算完后,一溜烟跑回到了车上:“我还是走吧!这里不适合我!”
  
      车子启动了!
  
      我去!
  
      来真的?
  
      我气得要命,冲过去拦住车:“要死一起死!死鬼,给我下车!”
  
      林肆探出脑袋说:“我才不要陪你一起死呢!吴深,你要死了,以后就没有人管我了,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个身体,以后我再也不让姓左的出来了,哇咔咔!这身体就属于我的了!明天,我就去辞了警察局的工作,想干嘛就干嘛去。你给我让开!”
  
      说完,这个丧心病狂的鬼仙真的开车撞过来了,我吓了一跳,赶紧闪开,等反应过来,车子已经绝尘而去了。
  
      “”
  
      无语。
  
      真的走了。
  
      这掐指一算,到底能算得出什么呢?
  
      我学着林肆的样子,从这根手指点到那根手指
  
      “我不会。”我耸肩,决定还是不装逼了,转身回到了小餐店里了。
  
      回到餐店里之后,我查看了一下店内的环境,最后目光锁定在那餐饮推车底部,那底部的缝隙很幸好这几天我“减肥瘦身”得很成功,躲进去是轻而易举。
  
      于是我躲了进去,身体平躺,这狭窄的空隙也只能让我这样子了,没有办法再转过身什么的。
  
      上面,就是坟头土做的饭菜。
  
      如果接下来会有无数只鬼来找我的话,希望推车上的坟头土香味能够遮一遮我吃下去的坟头土的香味。
  
      没过多久,外面刮起了冷风,风声极大,显然来的不止是一只鬼。
  
      咚、咚、咚!
  
      有鬼进来了,脚步声极重,震得地皮都动了!
  
      小推车也是弹了弹,我心里一紧,赶紧在底下抓住小推车的底部,免得它弹跳起来后,会把我的身形露出去。
  
      因为是躺在底下的缘故,所以,我从小推车的底部缝隙往外看去,只能看到鬼的脚。
  
      这只进来的鬼的脚乌黑和厚肿,一看,就是怨气极重!
  
      到这里,你可能就要问了:鬼不都是没有脚的吗?
  
      是的,大部分是没有脚的,所以这类没有脚的鬼魂,我们俗称“幽灵阿飘”。
  
      若是鬼有脚,那说明他怨气极重,“飘”不起来了。
  
      鬼的步伐越沉重,说明他执念越深、怨念越重!
  
      光是看这只鬼走进来的时候,让地面震起来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只鬼的怨念不简单!
  
      “他”在小推车上停了下来。
  
      我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难道“他”发现我了?
  
      这推车里还有其他的冷饭冷菜,难道这么多冷饭冷菜都还是没有办法遮挡住我的气息?
  
      这个想法让我心里变得极其不安。
  
      当初为了填饱肚子,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吃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吃了坟头土,林肆说这可能是一种极其恶毒的术法,可是这个术法到底是什么体现?我们却是不知道的。
  
      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
  
      我的想象力太受限了,根本猜不出来!
  
      而这只鬼,“他”一直停留在小推车旁边,就不再动了!
  
      不动,反而更让人心惊肉跳!
  
      仅片刻功夫,店内明明是开着“冷气”的,但我却是出了一身冷汗!
  
      过了一会儿,店里又刮进一阵阴风,又是一个极其沉重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不,不止一个。
  
      接下来,店内店外都是呼啸着阴森的冷风,一只只鬼乘风而来,我仔细地观看着每一个走进店内的鬼,竟然没有一只鬼的脚步是轻的,全都是沉重的脚步!
  
      都是恶鬼!
  
      他们来了,也都是站在小推车外面,围了一圈又一圈。
  
      里三层外三层,已经站满了整个小餐店!
  
      这时候,我懊悔了。
  
      我本以为这小推车下面会是一个安全的躲藏地点呢,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所有鬼都围着我小推车,我竟有种我变成了他们的“祭品”的感觉!
  
      他们该不会要吃了我吧?
  
      冷汗!
  
      终于,我听到了有“人”开口说话的声音:“今天的饭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我:“!!”
  
      难道是被发现了?!!
  
      这一刻,我的心快提到了嗓子眼!
  
      真怕他们会一言不合就掀桌,把这小推车给掀开了,也就发现我了!
  
      第一个来的恶鬼说:“是啊,今天的饭菜怎么都变成这样了?往时,我们来的时候,都是一人一份饭菜的,都有特殊的标明,这样我们也就不会吃错了饭菜。今天徐爷是怎么了?竟然把我们所有人的坟头土都混在了一起煮大杂烩,这下我都不知道这饭菜该吃还是不该吃了,只能等你们一起来,等商量过后,决定这饭菜怎么分再吃。”
  
      “一起吃吧,难道我们还要分彼此?我们死后化作恶鬼,滞留在人间,心中有仇有怨,但可惜仇人总是先我们一步而死,让我们的怨恨无法化解,只能徘徊在人间。像我们这样的恶鬼,死后都没有人愿意供奉我们,只有徐爷心好,开了这家餐馆,允诺我们每月1日都会为我们做一份大餐,请我们饱餐一顿。我们都是受徐爷恩惠的鬼,有的吃就不错了,哪里还有资格计较那么多呢?”
  
      “你说的对。”众鬼附和。
  
      而其中有一只恶鬼担忧地说道:“会不会是徐爷出事了,所以才会把我们所有人的坟头土都混在一起,来不及单独作餐了呢?”
  
      “哈哈哈!”第一个来的恶鬼不屑地笑道:“他出事了,又与我们有何干系?”
  
      “徐爷为我们做饭,请我们吃东西,难道我们不应该关心他一下?”
  
      “你真把自己当做一只好鬼了?知恩图报,你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是恶鬼?老实和你说吧,我从来就没把姓徐的当做恩人,不就只是一顿饭而已吗?他只不过是做了点吃的给我,难道还要我真的把他当大爷来供?把自己卖给他做奴隶?难道,你们都是这么想的?”
  
      “没有。“
  
      “哈哈哈!”
  
      那只担忧的恶鬼依然为所谓的“徐爷”争取一口气:“可是,徐爷要是出事了,以后就没人给我们做吃的了!”
  
      第一只来的鬼不屑地说道:“不吃便不吃吧,难道我们过去做孤魂野鬼的那些年里,就有吃过饭了?拜托!我们是恶鬼,吃的都是好人的灵魂,怎么可能去吃普通的白米饭呢?有吃就吃,没吃就算了,姓徐的休想拿这点来做恩情困住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