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72章 小餐店的故事,刺魂第172章 小餐店的故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72章 小餐店的故事

      “呵呵”他凄苦地笑了,“万劫不复吗?”
  
      “嗯。”
  
      “万劫不复是什么意思?”
  
      “呃,我也不知道。”我当然知道这个鬼问的不是“万劫不复”的字面意思,而是问“万劫不复”是什么样的状态。
  
      当时范无救喝了几杯后,兴致高涨,和我说了许多阴间的事,但他并没有说到这种鬼落到万劫不复的下场后具体是什么样子,但这四个字应该就是它表面上的意思吧?
  
      恶鬼和我顿时陷入了沉默的气氛中。
  
      我看他难过,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一个人真的难过的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是没用的,如果不能提出有效的提案,那还不如闭嘴什么都不说呢。
  
      半晌,
  
      这恶鬼说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徐爷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这个样子呢?他想要制作出一个超级大恶鬼来,有什么用呢?”
  
      这个问题,我得好好思考才行。
  
      说实话,我和徐宏艺真正没见过几次面,只是接触过他所行的恶事,所以你要问我他到底想干嘛,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所以问这个问题,我得先想过之后才能知道他想做什么。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其实我接触过的徐宏艺做的事情似乎本质都是一样的。
  
      他把鬼修纹在活人的背上,是让鬼吃掉活人的灵魂,再找下一家,只有吃掉九个人的灵魂之后,鬼修才能从鬼变成一个真正的妖!
  
      而现在在小吃店里碰上的鬼吃鬼,不也是吃掉别的鬼魂吗?
  
      这两件事看起来是没联系,但本质似乎都一样。
  
      难道,徐宏艺现在在做的是一种邪恶的试验?
  
      魂体融合试验?
  
      自古以来,三魂七魄都是固定而且独立的,从来没听说过,能够将两个人的三魂七魄都融合在一起过。
  
      所有天才都是疯子,说不定徐宏艺真的有可能在做这种奇怪的试验?
  
      “我不知道徐宏艺真正的想法是什么,他也许可能是想制作出一个超级大恶鬼去做什么坏事但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变态科学家在进行一个变态的试验而已。”我斟词酌句地说道:“因为在你之前,他就有让几个鬼修去吃掉活人的灵魂,但是那时我遇上的时候,鬼修和他们吃掉的灵魂虽然有主有从的层次关系,但那些活人的灵魂的意识都还是存在的,并没有完美融合在一起,我想其实那次也可能是一场失败的实验。”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无奈地苦笑:“兄弟,我和他不熟啊!”
  
      “呃,就当我没问过吧。”他也无奈。
  
      我坐下来,好奇地问他:“对了,你能告诉我一些你知道的事情吗?”
  
      他点头,告诉我,三年前,他无意之中得到徐宏艺的召唤,来到了这里,吃上了自己变成鬼以后的第一餐饱饭,于是从此之后,就每天都等着夜晚的到来,然后过来吃饭。
  
      聚集在小餐馆里的恶鬼越来越多,他来的时候,才有23只鬼,但是直到昨夜,已经有百鬼之数。
  
      他因为是饿鬼贪吃的缘故,所以每次都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一个。
  
      而其他鬼都是吃完就走,连盘子都不舍得收拾一下。
  
      他留得最晚,是为了能够舔光盘子,就算坟头土饭再好吃,其他的鬼也会有剩下的米粒,他很饿啊,一直都想吃东西啊,所以就算是别人的盘里剩下的米粒和汤汁,他都会等其他的恶鬼走后,再偷偷地舔干净!
  
      其他的恶鬼也知道他这种习惯,所以所有鬼都很看不起他,说他像狗。
  
      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他们一直看不起的、觉得像狗一样的小恶鬼,最后却成了人生赢家,变成了把他们吃掉的胜利者!
  
      恶鬼说,也许正是因为所有鬼看不起他,所以鬼吃鬼的时候,没有一个过来找他麻烦,而他在等到所有鬼都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出来吃掉他们。
  
      也正因为他有这个不好的习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所以他也是所有的鬼之中唯一一个见到了徐爷真面目的人。
  
      那是有一次,他躲在角落里,偷偷舔别人的碗。
  
      恶鬼的数量越来越多了,也就是说剩饭剩菜也就变得越多了起来,你说,这对他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
  
      正在他开心地舔着碗底的时候,天亮了,店里来人了。
  
      那人进来后,就忙着不断地收拾餐店里的东西,他还在专心地舔碗。
  
      很快,那个人就走到他的面前了。
  
      看到他后,那个人愣了一下。
  
      他还在舔碗。
  
      于是那人笑了起来:“原来是个傻鬼,我就说为什么这些天来,店里的碗都干干净净的,原来是被你舔干净了!这样也好,省得我洗碗了!”
  
      听到这里,我扑哧一笑,笑出声来。
  
      原来,这些鬼吃饭都是用从来都没洗过的碗来吃的呀,而且这个小恶鬼“洗碗”的方式是用舔的,那岂不就是说所有恶鬼都尝过小恶鬼的口水了?
  
      但转念一想,我吃饭的时候也是用这个店的碗
  
      顿时笑容就凝固了。
  
      “怎么了?”恶鬼问。
  
      我冷着脸说:“没事,你继续说。”
  
      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人看他几眼后,也许是看他痴傻的缘故,就没再去理他,把所有的碗筷都收起来,确实就没再用水去洗碗了。
  
      接着,那个人就从自己的车上搬下食材,进入厨房,就开始炒饭菜。
  
      闻到食物的香味,恶鬼就馋得不断流口水,躲在厨房门口不断地偷窥着。
  
      当第一道菜做好之后,他忍不住偷偷溜进厨房里想偷吃,但是没想到被那人发现了。
  
      “现在可不是开饭的时候。”那个人轻松地用一道咒术就将他封印住了,并且将他赶出了小吃店。
  
      外面,是白天。
  
      他一出去,就被光线灼得全身都冒烟!
  
      他疼得嗷嗷叫,想要冲会餐馆里躲避阳光,但是没想到却撞上了透明的一层薄膜!
  
      结界!
  
      他被反弹了回去,再次被阳光灼得嗷嗷叫。
  
      最后,他在餐馆的屋檐下找到了一处可以勉强躲避太阳光的地方,就一直缩在那里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很快,饭菜就做好了,那人出来了,是要离开了。
  
      她站在门口,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还没走?”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但是很快就把目光转开,往餐馆里看去,发现桌子上已经像晚上一样,摆满了一碗碗坟头土饭,而每一碗饭上都垂直插上了一双筷子,就是请鬼吃饭的意思。
  
      他看到吃的就忍不住趴到结界上流口水:“吃的”
  
      那人忍不住摇摇头:“傻鬼。”
  
      说完,她就离开了。
  
      因为那人一直都把他当做傻鬼,所以就从来没有把他当做一回事,做饭什么的从来都没有管过他,他爱待在什么角落里就让他待在什么角落里,不会赶他走的。
  
      但有一点是特殊的。
  
      那就是,每次那女人都会等他把所有的碗都舔干净之后,才会把他赶走这么经济实惠,还有节约水也是没谁了。
  
      那时候,恶鬼的脑子确实是混混沌沌的,所做的一切都是顺着自己的本能的,但是现在清醒过来后,他才发现,其实那人看起来是“怜悯”恶鬼们没人供奉,所以特地弄了这么一个地方,天天给他们烧菜煮东西吃,但是那个人从不洗任何餐具,炒菜做饭的时候,甚至连米饭和菜都没洗过,像是养一群猪一样地养着他们罢了!
  
      这么做,肯定有她的原因。
  
      他一直缩在角落里,于是也知道了不少事情
  
      他发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男人来到店里面,那个男人好像也知道他的事情一样,从他面前走过,也不看他一眼。
  
      那男人走进去后,会把一袋东西交给女人,然后就走了。
  
      他们之间一句话都不说,但是女人却好像都知道男人在想什么一样。
  
      男人来,交给女人的是一袋分装好的各种坟头土。
  
      每次男人来的这天晚上,女人都会在餐馆里面留夜。
  
      但是她从来都不会和恶鬼们照面,她都是躲进一个小房间里面的,那个小房间外面画了符,鬼魂禁止入内,所以她不出来,也没有鬼能够进去。
  
      到开饭的时候,女人就会在房间里面摇起铃铛。
  
      老鬼们都知道,又有一批新同伴到来了。
  
      新鬼第一次来的时候,都是一脸懵逼的,但是老鬼们都会告诉新鬼,他们都是被一个叫姓徐的人召唤到这里来的,姓徐的人怜悯恶鬼不受活人的供奉,所以特地开辟一个地方接待他们,于是新鬼们被老鬼们洗脑,都对姓徐的“感恩戴德”。
  
      但没有一个鬼知道,他们所说的“徐爷”其实是一个女人。
  
      只有他知道。
  
      但是那时候他痴痴傻傻的,不会告诉任何鬼这个秘密,就连那女人看到他都不屑伪装一下。
  
      也就是今年的时候吧,“徐爷”开始有动作了。
  
      在三个月前,“徐爷”在这个店里接待了一些“与众不同”的鬼。
  
      这些鬼打破了恶鬼的想象,那是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鬼,在这些鬼的身上就有着非凡的压迫力,压着他不敢靠得太近,仿佛只要稍微靠近一点点,那个鬼身上的气势就会像是一把刀子一样,把他切成的碎片。
  
      其实那些鬼就是鬼修。
  
      鬼修是经过修炼的恶鬼,身上的气势自然和普通的恶鬼不一样了他是一个脑子还未开化的普通小恶鬼,所以于鬼修而言,就是妥妥的等级碾压啊!
  
      那鬼修看了他一眼,一样流出了不屑的表情,然后走进了店里。
  
      那人已经在店里恭候多时了。
  
      “听说,你有一套术法,能够令鬼变成妖?”鬼修见到那人,就直接开门见山了。
  
      那人擦擦手,说:“是。”
  
      “你能为我施这套术法吗?”鬼修问,他的语气充满了胁迫,似乎是打算如果那人不同意,他就要动用武力去逼迫那人做事了!
  
      但那人却出乎意外的好说话:“能。”
  
      于是鬼修很吃惊,觉得自己表错情了:“你有什么条件?”
  
      那人说:“没条件。”
  
      鬼修摇头道:“不可能!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做一件事是不求回报的,你如果没有条件,就说明其实你包藏祸心!你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没目的。”
  
      “不可能!”
  
      那人笑笑,说:“想要由鬼变成妖的是你,不是我。所以做不做这件事,看的是我的心情,而不是你的脸色。你爱做不做,我不会在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