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75章 恶鬼的内心也可以很芭蕾,刺魂第175章 恶鬼的内心也可以很芭蕾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75章 恶鬼的内心也可以很芭蕾

      范雪琦?
  
      她怎么来了?
  
      不过她的到来让我感到十分的安心,因为我身下的恶鬼变得安静了许多,面带笑容,然后……
  
      双手举高高,脚也踮得高高的。
  
      这是……?
  
      芭蕾舞?
  
      说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刚刚还是很暴躁的恶鬼现在真的跳起了芭蕾舞,跳得还很专业四只小天鹅?
  
      呃,可能是吧,我对芭蕾舞不是那么的熟悉。
  
      范雪琦渐渐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我从恶鬼身上滑下来,落到她的身边,看着“翩翩起舞”的恶鬼,这画面太美,我眼睛有点辣。
  
      “你怎么出来了?”我哭笑不得地问她。
  
      她马上放下了笛子,笑嘻嘻地叫了一声:“小师叔!”
  
      “问你呢?你怎么出来了?”
  
      她笑容消失,忐忑不安地问:“我不能出来吗?”
  
      我看了她一眼:“你说呢?”
  
      “这、这都是左大哥的错!是他把我放出来的,不是我自己要出来的,你要怪就怪他好了!”范雪琦立即甩锅。
  
      我:“……”
  
      把范雪琦放出来的当然不是左正了,现在左正那身体是林肆在用着呢,只不过我还没有向范雪琦介绍过林肆,她不知道林肆占了左正的身体,还以为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她以为是大好人的“左大哥”。
  
      算了,我也不说这个了,顺其自然吧。
  
      “不过小师叔你怎么知道那女人背上的纹身是我呀?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呢。”她捧着脸,特花痴地看着我:“小师叔,你眼泪说来就来,演技太厉害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一板一眼的冰山正经人,连玩笑都不会开,没想到你演起来就跟真的一样呀!”
  
      我脸一红,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别开我玩笑了。”
  
      这小妮子说的肯定是在老宅子我用业火烧“她”的魂的那一段,这不说还好,一说我也会不好意思的,毕竟本尊现在出现了呢。
  
      但小妮子还是傻笑,并没有止住话题:“不过你为什么要演那一段,看起来很怪吔!”
  
      还说……
  
      真想把她的嘴堵上。
  
      “不演,那鬼不出来。”我无奈地说,“你要是和鬼打交道久了,你就会发现,你所学的法术其实80都是拿来骗鬼或者骗同行的。”
  
      骗得过去,就说明我技高一筹
  
      骗不过去,就说明我法术太差了。
  
      在把范雪琦的魂魄抽出来之后,我就封印在一个贴身物品上了。在林肆来接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打算把她放出来,因为我觉得我们还处在危险之中,还不是真正的安全,本来打算等真正安全之后再把范雪琦放出来的,没想到,林肆那傻逼竟然趁我不在,就把范雪琦给放出来了!
  
      回头再找他算账。
  
      范雪琦还想说什么下去,跳芭蕾舞的恶鬼已经跳完了,停下来,擦了一把汗,说:“跳得好爽啊!”
  
      我:“……”
  
      真想吐槽说你内心里还住着个小公主呢?这么庞大的身体,竟然还有勇气跳芭蕾舞,也是厉害了!
  
      但我还想起了另一件事,转头对范雪琦说:“一段时间不见,没想到你功力见长了呀,竟然能吹出真正的安魂曲了?”
  
      “什么?难道我以前吹的不是真正的安魂曲吗?你不是一直都说我吹得很好吗?”
  
      “咳咳!你这次吹得更好。”我很“认真”地说。
  
      范雪琦的水平真是忽高忽低啊,低的时候能把安魂调吹成招魂调,高的时候又高得太离谱,能做到高级安魂师都不一定能做得到的事情,比如说安抚现在的这只恶鬼。
  
      谜。
  
      范雪琦笑着说:“这次吹得更好多亏了左大哥教了我一点东西。小师叔,你不是说左大哥并不知道我们这方面的事情吗?我看他把我放出来的时候,一点都没被我吓到。教我安魂曲的时候,还教得有模有样的,看起来很行啊!原来,左大哥是个隐藏中的高手?”
  
      “咳!那是左正的双胞胎,叫左歪。”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怎么做了!”范雪琦点头说。
  
      聪明。
  
      我看回恶鬼,问:“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恶鬼趴下来,和我们平视:“还不错。”
  
      “不会再被控制吧?”
  
      我话音刚落,范雪琦就马上快嘴说道:“你可千万不要再被控制啦,左二哥现在正在和坏人斗法,就是他派我过来稳住你的心神的,只要你不失控,左二哥就有赢的胜算。”
  
      左二哥?
  
      嗯……好吧。
  
      “你二哥在哪儿呢?”我问,“我要去找他。”
  
      范雪琦指着血月的方向,说:“跟着月亮走出去一里左右有片树林,你走进去就能看到啦。不过,小师叔,你要去了,那他怎么办?”
  
      我看了恶鬼一眼,纳闷她为什么这么问。
  
      “左二哥说了,恶鬼不能离那坏人太近,太近的话,坏人对他的控制力就越强,你要是过去,我也要过去的,那他怎么办?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范雪琦担忧地问。
  
      我说:“你留下来陪他。”
  
      但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这个说法不合理。
  
      范雪琦的能力一直是个谜啊,忽高忽低,现在能制住恶鬼了,但是万一恶鬼失控的时候,她水平降低了怎么办?
  
      所以还是得有一个有经验的人留下来才行。
  
      所以还是只能选择相信林肆鬼仙的能力了,要是他连一个凡人都打不赢,那就不用当什么鬼仙了!
  
      “把他带远点儿吧,你左二哥是这样说的,对吧?只要离远点儿,坏人的法术就不那么管用?”我说。
  
      “嗯。”范雪琦点头。
  
      于是我对芭蕾舞小公主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和我来一场饭后的散步吧?”
  
      “好。”芭蕾舞小公主点头。
  
      于是我们就朝着血月相反的方向走去,也不知道要往哪儿走吧,反正不停下来就是了。
  
      在路上,我问范雪琦和林肆是不是有什么互相联系的方法?
  
      她举起手来,手上有一个铃铛,高兴地告诉我说:“左二哥给我绑了这个铃铛,说等他完事后,这个铃铛就会响起来,告诉我们他打赢了!然后,他自己也会跟着这个铃声找过来的,所以要我们不用担心他能不能找得到我们。他有车。”
  
      最后三个字让我拉下脸来了。
  
      “他有车”能不特地说这个吗?这样就显得我们仨用脚走在荒郊野岭里面很寒酸吔!
  
      范雪琦对新学会的安魂调喜欢极了,平常是一个话痨,但今天都不舍得多说几句话了,嘴都用来练习自己刚学会的安魂调了,她只要一吹安魂调,恶鬼就会翩翩起舞……芭蕾舞!
  
      画风很不搭,但是……确实就是芭蕾舞。
  
      诡异的是,恶鬼脸上那表情还是一副:我很美、我很优雅、我是骄傲的小公举!
  
      这画面真的辣眼睛。
  
      “小师叔你真不行啊,教我那么久都没让我有进步,左二哥随便教一点,我就进步那么大了。我干脆以后就找左二哥练安魂曲就好了。”范雪琦停下来换气的时候,说。
  
      我:“……”
  
      啪啪啪,脸有点疼!
  
      可我能怎么样?我又不是专业的安魂师,浮生当初把徒弟扔给我带,我都郁闷死了好吧?
  
      林肆有千年道行,我怎么可能和他比呢?
  
      我刚想要为自己挽回点面子,范雪琦又端起竹笛,重新联系了。
  
      我:“……”
  
      算了,这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了,给自己留点儿面子吧!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范雪琦手腕上系的铃铛忽然响起来了。
  
      “打完了!”范雪琦惊喜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