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79章 男人的交情,刺魂第179章 男人的交情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79章 男人的交情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嗯嗯嗯!”我赶紧拼命地点头!
  
  范大嫂这么霸气,我有拒绝的余地吗?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希望你能快点儿给我结果。”白无常冷哼一声,提着从我这儿交差过去的铃铛,跳上了扁舟。
  
  在她离开前,我不解地问道:“既然你那么着急着找他,为什么不亲自去找呢?你和那位黑无常大哥既然是夫妻,那你对他一定很熟悉,要找到他的话,应该更轻松吧?”
  
  白无常气呼呼地说:“那王八蛋一走,他的那份活全都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怎么走得开?”
  
  说完,她就划着扁舟离开了。
  
  看来,这位范大嫂的工作是真的忙碌,所以连和我闲嗑多几句的话都来不及聊,就匆匆地赶回去了。
  
  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鬼门关里,我这才放松表情管理,没良心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范无救!
  
  你这样辞职,对得起你老婆吗?
  
  我像一个得了羊癫疯的人,哈哈大笑着,抓着这颗如保龄球般大的魂铃,走了回去。
  
  回去时,阴阳路上的人目送着我离开,我听到有人欣慰地说:“这不怕死的小子终于中邪了!”
  
  你才中邪呢!
  
  你全家都中邪了!
  
  老纸只是在笑而已,才不是中邪呢!
  
  哈哈哈!
  
  *
  
  我把这颗跟保龄球一般大的魂铃挂在了门口上,然后天天就在家里摆好吃的、好喝的,还有上等的香烟在案台上,就等着范无救那只老鬼受到吸引,自己上门来。
  
  ——我期待着他进门的时候,看到门口上挂着的保龄球一般大小的魂铃时的反应,哈哈!
  
  到夜里。
  
  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许多店铺都打烊了,古城老街里进入了一日之中最寂静的时刻。
  
  我的店什么时候关门,全看我当日的心情。
  
  哪怕我把店门敞开,自己在房间里呼呼大睡,也不怕有贼人偷偷溜进来的。
  
  若有贼人敢溜进来,那就是自寻死路。
  
  约莫到了深夜两点半,我听见门口“duang!”的一声,紧接而来的是一道惨痛的叫声:“哎哟!”
  
  哈,来了!
  
  我赶紧幸灾乐祸地跑出去,果然看见范无救蹲在我门口外面,一张老脸气得铁青。
  
  他看见我出来,就咬牙说道:“我就说你小子今天怎么会忽然那么好心地备上好酒好菜,唤我过来吃呢,敢情是得了什么厉害的法器,专门找我开刷来了!你是屁股痒了,还是脖子痒了?找打还是找死?”
  
  我哈哈一笑,走出去把那超大号魂铃给摘了下来。
  
  他脸色才好一点。
  
  看他脸色好转,我又马上把魂铃朝他递了过去。
  
  这魂铃果真克制他,他马上脸色又变得苍白,下意识地躲了一躲。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范无救马上明白我是在戏弄他,老脸一时半会挂不住了,所以马上逮住我,把我转过去,我还没来得及跑,屁股上就挨了几巴掌!
  
  “臭小子你就是屁股痒了,找打!”范无救揍完我后,没好气地一脚把我踹进屋里,接着这才走进来,问:“臭小子,这种好东西你是上哪儿找来的?”
  
  我哈哈一笑,把超大号的魂铃放入盒子里,用术法封印好。
  
  转头一看,看见范无救已经在桌边坐下,菜吃了几口,酒也喝了几小杯。
  
  我屁颠屁颠跑回去,笑嘻嘻地说道:“这好东西当然是这世上最熟悉你的人给的咯!”
  
  他眼珠子一转,就明白过来了:“必安给的?”
  
  “嗯。”
  
  “你怎么会认识必安的?”他疑惑地问。
  
  我说:“每年七月半,我都是向这位鬼差大人交差的,只是这位鬼差大人性格孤僻,不爱多言,所以我也是刚刚知道她竟是这么有来头的大人物,也没想到她竟然是你老婆啊!”
  
  范无救瞪了我一眼:“原来如此,我就说你怎么会得到能克制我的法器,原来是她给的。也对,这世上只有她知道我的生辰八字,有我的身体发肤,要制出能把我克得死死的法器,天下间除了她也没别人了。也罢!臭小子,你既然得到了这么好的法器,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笑呵呵地说道:“也没什么。您要是不想回阴间去复职,我又哪里敢在您的头上动土啊。只不过是希望您要回阴间的时候,能不能给我个方便,让我用这魂铃把你装一下,假装是我收住了你,这样我就能完成大嫂交给我的任务了,这样她以后也就不会数落我工作台懒怠了!”
  
  “瞧你这算盘真的打得啪啪响的。”范无救嫌弃地看着我,“我要是不想回去呢?”
  
  “那这事就算了。”我干脆地说,“就您以前对我的照顾,我怎么可能会为难你呢?”
  
  范无救这才露出了笑容:“看来你的心是向着我。行吧,看你今天说话都用上敬语了,我就答应了你这一回。那法器你就暂且收着,哪日我回阴间了,自然会来找你的。”
  
  “谢了!”我马上眉开眼笑,赶紧狗腿地给范无救倒了一杯。
  
  那白无常绝对没想到,我和范无救竟然还有这点交情。
  
  我这算盘当然是打得啪啪响的,合计了一下,就算范无救被我用法器收了,送回阴间去了,他回去也不会受到什么责罚,依然是无常局的扛把子,依然是看管我生死的大爷!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逞一时之快呢?
  
  男人,当然是要做长远之计的。
  
  现在讨好了范无救,日后他在人间也能给我多点照顾,这不是更好的两全之计吗?
  
  酒过三巡后,我和范无救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我看到他胸前挂的牌子还是“实习生”,就忍俊不禁:“怎么?来人间都好几个月了,还没能转正?黑无常的工作考核有这么难?”
  
  范无救笑着说:“不,我是故意要这样的。要是现在就转正了,成了正式编内人员,上头要调我的资料就太容易了,一查保不准会露陷。现在做个实习生,还算是‘流动人口’,上头对我的关注就不会有那么重视,这样我才能更过得更逍遥。”
  
  只是做“实习生”会比较辛苦些。
  
  他的工作地点主要是在医院里勾魂,因为“实习生”的身份,难免会受到“前辈”们的指使,做杂七杂八的杂物活。
  
  想要出来喝点小酒,抽个小烟,也得想办法瞒住他的上级。
  
  不过,这些对于一个老油条无常鬼来说,都是小意思。
  
  叮铃铃~
  
  这时,风铃响了。
  
  是店门口常挂的风铃在响。
  
  不仅如此,一道细腻的香风也卷了进来。
  
  “好香的桃花味,来的必定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范无救抽着烟,笑道。
  
  他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但却不是什么美女。
  
  她全身的皮肤是枯褐色的,全身血筋凸起,纵横交错,宛如老树的藤蔓;
  
  长发散落,一缕一缕结成麻,本是肮脏丑陋的头发,在又在底端绽放出艳丽的桃花,这一瞅,根本分不清楚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到底是人还是棵树。
  
  范无救看到她后,怔了一下,然后尴尬地为自己找回场子:“这桃花真美!”
  
  接着,他问我:“这是你朋友?”
  
  “……算是吧。”看着眼前的女鬼,我的记忆回到几个月前,那是桃花争相绽放的季节……
  
  *
  
  阳春三月。
  
  那日是雨天,我去外面办点事,撑着伞走过一户人家院子外面时,忽然听到女子嘤嘤的抽泣声。
  
  那声音甚是细微,合着细雨与春风,若不细听,根本无法察觉。
  
  于是我停下来,抬起伞,只看见那户人家院子里长着一株桃树,古时有诗:“一枝红杏出墙来。”
  
  但当是我只瞧见一枝桃花出墙来,好巧不巧,正好触碰到了我的伞。
  
  我看见那红花绿叶中藏着一个人,那是一名女子,她的身体和桃树紧紧地交缠在一起,雨水打湿了她的身体,脸上蜿蜒流下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了。
  
  我开口问:“你在哭什么?”
  
  她并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又抽泣了一阵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我:“你……你是和我说话?”
  
  “不然呢?”
  
  “你看得见我?”
  
  我笑了一下:“我都和你说话了,那当然是看得见你的。你这个问题不是很可笑吗?”
  
  她惊讶地看着我,半响,才低低地说道:“很少有人能看得见我,就算有人看得见我,也会假装看不见我。你还是第一个看得见我、并主动和我说话的人!”
  
  “缘分。”我笑笑,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为什么哭?有什么烦恼的事需要我帮忙吗?”
  
  她吃惊地问:“你……愿意帮我?”
  
  “难道我像是开玩笑的吗?”我苦笑着说,“或许,我应该做作一点,撩你说话了,然后又装清高地离开?等你亲口来求我帮忙?或许这样你才觉得我是真心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