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82章 审讯,刺魂第182章 审讯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82章 审讯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你做的纹身?”左sir问。
  
  我无辜:“阿sir,你不能因为我是一个纹身师,就说这天下间所有的纹身都是我做的呀。”
  
  “再皮,就抽你!”
  
  “!”我怕怕?
  
  左sir冷冷地瞪着我说:“吴深,别的纹身师做的纹身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但你做的纹身,我看一眼就能认得出来!你做的纹身喜欢用亮丽的、偏暖色系的颜料,做出来的纹身都是细腻柔美的风格,看着就不像是一个男纹身师会做出来的纹身。而且会做出这么诡异的纹身,在这世上除了你还能有谁?这要不是你做的纹身,我名字就倒过来写!”
  
  “好的,是我做的纹身。”于是我干脆的应了:“哇,阿sir你对我的风格有这么深刻的印象,我好感动!我以为,你不会记得我的纹身,只记得那些年和我一起吃过的火锅、喝过的酒!”
  
  啪!
  
  左sir愤怒地一拍桌子,然后抬起手来跟我比了比:“你以为我愿意记得你的纹身?吴深,你在我们局里留下了起码那么多的案底!虽然每一起案件最后都证明和你没有关系,但是,每个案件里都留下了你宝贵的纹身的照片!怎么被你纹过身的人都出事了呢?”
  
  “我也不知道。”我真诚地说。
  
  “……”左sir揉揉太阳穴,头疼地说道:“你这是习惯了就不怕了,是吧?每次出事的时候,你都说‘不知道’,是死撑着等48小时过了,我们不得不放人,对吧?”
  
  我真诚地说道:“阿sir,48小时那是针对嫌疑犯的,我这次是报警人员,而且还做了急救,说明我是一个救死扶伤的良好公民啊,你不能把用在嫌犯身上的那套放在一个热心公民身上吧?这样岂不是寒了广大热心公民的心?以后谁还敢见义勇为呢?”
  
  “……”
  
  左sir叹了一口气。
  
  他脸色变得缓和了不少,疲倦地趴在桌子上,对我勾了勾手指,让我凑近一点。
  
  我配合地凑了过去。
  
  “你能说点有用的吗?我请你吃大餐。”左sir说,这下就不是公正严明的左sir了,而是我熟悉的老铁左正了。
  
  左正无奈而又头疼地说道:“别扯淡下去了,你把你觉得你能说的就说一点吧,别每次都玩老赖那一套,你是不腻,但我挺累的。咱们利落点,你就给我点有用的线索吧,做完笔录,大家都好回去补个回笼觉,是吧?”
  
  说白了,还是想补个回笼觉。
  
  也许是类似的事情出现多了,左正都已经熟悉了我的套路了,都已经没耐心再和我磨下去了,所以索性找了一个爽快的办法。
  
  看在“大餐”的份上,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他说:“我也不知道,在4月2日的时候,这个男人忽然走进我店里,让我给他做了这么一个纹身。这就是我和他的关系,没别的。”
  
  左正:“真的?”
  
  我点头:“真的。”
  
  左正:“还有什么吗?”
  
  我闭着嘴。
  
  他嘴角一抽,无奈地竖起两根手指,我仿佛听到他内心在滴血:“两顿大餐。”
  
  我笑嘻嘻地说:“那天他进来的时候,和我说了一个很奇怪的话。”
  
  “什么话?”
  
  “他说,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古城老街,梦到了我的纹身店。所以他就跟着梦的指示,来到了我的店里。进来的时候,他还说,我店里的摆设就和他梦见的一模一样!你说这奇不奇怪?一个从来没有来过古城老街的人,竟然能够梦到和我纹身店一模一样的地方,这是不是一个很奇妙的缘分?”我托着下巴,笑着说。
  
  左正皱了一下眉,他是一个无神论者,听到这种奇怪的事情,我从他的表情里面看得出来他是抵触这类说法的,但他还是老实做了笔录,并问:“所以你就给他做了这个奇怪的纹身?这个纹身是你的主意,还是他的主意?”
  
  我又不说话了。
  
  他恼怒地拍桌子:“得了,你回答一个问题,我就请你吃一餐!别给我摆谱,自己记着账就行!”
  
  我马上开口说:“纹身是他自己选的。”
  
  “他有说为什么要做这么奇怪的纹身吗?这纹身有什么意义?这桃花里的人脸是谁?”
  
  “不知道。”
  
  啪!
  
  左正又拍桌!
  
  我诚恳地看着他说:“这次是真的不知道了。纹身是他自己挑的图,我只是照着他的意思给他纹而已。这桃花里的人脸是谁,我也不知道。反正五官那么清晰,你们警察找过去不就得了?我也想知道这女的是谁呢。”
  
  左正不悦地看了我一眼,指着照片中的人脸问:“那你猜这女的是谁?”
  
  “女朋友之类的吧?不然又怎么会纹在自己的身上?”我含糊地说,“对了,桃花树下不是挖出了一具白骨吗?这么巧,也许这脸就是那白骨的。”
  
  “你确定?”
  
  我笑笑:“我猜的。”
  
  “……”
  
  左sir的审讯到此结束,他在我这里是问不出什么了,就送我回去了。
  
  送……你真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待遇?
  
  &nbsbsO,那是监视。
  
  明的暗的,都会对我好好的监视一段时间了,毕竟,我在警察局里留下了那么高的纹身照片。
  
  *
  
  我回到店里的时候,酒席已经空了,菜也差不多吃完了,范无救早就走了。
  
  “你出去,怎么不关门?”左正跟着我进门时,问。
  
  我耸耸肩,说:“咱这古城老街里住的都是贫民,小偷放着富人家不偷,来偷我家做什么?再说了,我这店也没啥值钱的东西,小偷都不喜欢光顾我。”
  
  真话是:敢来我店里行窃的都是真的勇士!来了看看?也许进来了,就出不去了呢!
  
  左正看到了酒席,眉头一皱,问:“这么晚了,你和谁喝酒呢?”
  
  “朋友。”
  
  “什么朋友?”
  
  “阿sir,我和什么朋友喝酒,关你什么事呀?还有,我这朋友和那个洪大磊没关系,你就不用在他的身上查下去了。浪费时间。你还是好好地调查那树下的白骨是谁,纹身上的人脸是谁。这样能更快结案。”
  
  左正嘴角一抽,没好气地说:“谁和你说这个?我是想问你,你还有什么朋友我不知道的?你竟然请别人喝酒,也不请我喝酒?我认识你那么多年了,也没见你请过我喝过一次酒!”
  
  他拿起酒瓶,啧啧几声,说道:“你看这酒,茅台啊,牌子啊!你请谁请得这么大方呢?对我,怎么就没见你这么大方过呢?”
  
  我笑而不语:“一个重要的朋友。”
  
  “重要的朋友?难道我就不重要了?”
  
  我哈哈笑了几声,看着左正像是朋友在闹脾气,但我知道这位阿sir憨厚的表皮下是一颗狐狸的心,他是变着法子跟我套话呢,不理他就对了。
  
  我收桌子的时候,他主动帮手了。
  
  但我看他一摸桌子就好像明白了什么。
  
  因为我在桌上有个小炉,底下是点蜡烛来暖搁在上面的酒的,这时的蜡烛还有残火,很快就要灭了,酒壶上还有余温,一摸就知道,在我们回来的时候,这里还有人在喝着酒呢。
  
  “半夜有客人,你不好好陪着客人,还跑到别的街道去救人?忙得过来吗?”左正问。
  
  我哈哈一笑,说:“我是临时要出去的,我以为朋友会帮我看店,所以没关门就出去了。谁知道回来的时候,他不关门就走了。”
  
  “就这样的朋友,你还请他喝好酒呢?”
  
  “哈哈!”
  
  我敷衍地笑着,只要我装傻,什么都不说,左正能拿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