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83章 要秘密还是要命?,刺魂第183章 要秘密还是要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83章 要秘密还是要命?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这一晚上,左正就留下来和我睡了。
  
  床就一张,当然是和我睡了。
  
  半夜里,他起来过。
  
  感觉是要出去做点什么鬼祟的事,但我没理会。
  
  回来的时候,他就直接拉开我的衣橱,翻箱倒柜地找,最过分的是,他觉得拿在手上的,不合适自己心意的衣服就全都丢到了床上——我的脸上。
  
  我:“……”
  
  这位大爷折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合适他心意的衣服,穿好后,直接亮了灯和我说:“吴深,你衣服有点小。”
  
  我当然比不过左正那肌肉发达的体格了……
  
  “下回能不能给我准备点合适我的衣服?买几套,放这里?他妈的,姓左的品味烂到极点了,没想到你小子也是这么一个邋遢不讲究的人,你这衣服有哪几件是上得了台面的?”
  
  ——说这话的,当然是林肆。
  
  左正在我这里过夜,经常就是出门尿个尿,再回来时就变成了林肆。
  
  要么就是林肆出去尿了个尿,再回来就变成了左正。
  
  我说:“你自己选衣服,完了给我发链接,我给你买就是了。”
  
  林肆冷笑:“选衣服这么麻烦的事情,你也好意思拿来劳烦我?”
  
  我:“……”
  
  大爷,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懒?自己的衣服还不愿意自己动手选?
  
  “这事,你来办就行了。”林肆戴上了墨镜——一傻逼,大半夜的还戴墨镜,是嫌夜路还不够黑呢?
  
  我无语地说:“万一选到了不符合你品味的呢?毕竟,我就是这么一个邋遢不讲究的人。”
  
  林肆呵呵一笑:“你是一个做纹身的,说好听点,你就是一个搞艺术的,一个搞艺术的总该有点基础的审美吧?我相信你的眼光,你看我适合什么风格,你就给我选什么风格的,要是选不好,就得重买!”
  
  说完,这大爷戴着墨镜,嚣张地出门去了。
  
  唉……
  
  我怎么觉得:
  
  左正像是上辈子欠了我的一样,这辈子好吃好喝的都供着我;
  
  我像是上辈子欠了林肆的一样,这辈子得像供个祖宗一样的供着他?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轮回。
  
  我感到有一道视线在偷偷关注着我,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发现是白小苒。
  
  “刚刚那位警察大哥差点儿就打开了地下室的门,还好鬼仙大人帮忙拦住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白小苒不安地说道。
  
  “哦。”
  
  难怪林肆回来时那么骄傲,几乎是用鼻子来和我说话的,原来是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忙,确实有资格跟我提那么多要求。
  
  我安抚心慌的白小苒:“没事,你先回去休息吧。”
  
  “嗯。”白小苒点点头,转身溜走了。
  
  *
  
  林肆把左正带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把他带回来了,像左正那样自律的人,肯定是天亮后就回去上班了。
  
  他自己是很忙的,所以后来我也没怎么见过他。
  
  不过偶尔还是看见几个便衣在我周边转,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别说是我了,就连在街头摆摊的阿姨也都认出他们是什么人了。
  
  我知道左正是还没有撤销掉对我的怀疑,不过那事确实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我照常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没过多久,店里来了一位熟客。
  
  洪大磊。
  
  他走进店来的时候,脚步漂浮,脸色很苍白,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看起来还是很虚弱的样子。
  
  他看见了我,就径直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和前几次来时不一样,他这次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锐气,现在就像一只病猫一样,蔫蔫的。
  
  他对我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撩起袖子,将他带有纹身的胳膊递给我看,那手臂上的桃花绽放得更加绚烂了,花蕊里的人脸似乎比上次在照片中看到的比例要大了些许,人脸的五官更加清晰,更加美丽动人了。
  
  洪大磊喘着气,像被冲上岸的鱼一样,充满哀求地看着我。
  
  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装傻也没有用了。
  
  那个雨夜,女鬼来找我,带我去的时候,洪大磊还剩一口气,那就不是要我去给洪大磊收尸的意思,而是要我救人的意思,苦主尚有一丝善念,那我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我点点头,做了让步,请他入座。
  
  在他坐下后,我给他沏了杯茶,但是他完全没有喝茶的心情,紧张地对我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给我做这么一个纹身了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是想害我,还是想救我?”
  
  我平静地说:“我只是一个路过的,现在看到你遇上了麻烦,能告诉我,这些天你都经历了什么吗?”
  
  洪大磊激动地说道:“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你的问题太多,太复杂,我不知道从哪一句话回答开始。不过,你能先告诉我,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吗?你这纹身里长出的人脸到底是谁?那个埋在桃花树下的白骨到底是谁?”
  
  洪大磊瞪着我:“你为什么知道我桃花树下埋着一个人?对了,就是你告诉警察,桃花树下埋着一具白骨!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平静地喝着茶:“你反复问同样的话都是没用的,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除非你先告诉我,你纹身中长出的人脸到底是谁?桃花树下埋的白骨又是谁?你如果不坦白,请恕我不能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子!
  
  “这套对我没用。”我递了一个苹果过去,并指着店铺外面鬼鬼祟祟的便衣们:“你看这个、再看看那个?”
  
  我一一指出便衣的位置。
  
  洪大磊是混黑道的,混这条道的人眼睛贼亮,一眼就能认得出来混在普通群众里面的便衣,因为便衣太好认了,90%的便衣出来巡逻或监控,基本不换下半身的物件,要么是皮带上的警徽能亮瞎人眼,要么是屁股后面那两颗纽扣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兄弟,那是制服,真不是西裤啊!
  
  当然,还有皮鞋……
  
  不只这些,还有那躲躲闪闪、比贼还更心虚的眼神,以及一身正气……
  
  这些搁在普通朝阳群众中,卖菜的大妈都能认得出来,就更不用说是常在道上混,还需要格外注意和小心的人了。
  
  洪大磊看到这些便衣后,立刻接过我的苹果,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削了起来。
  
  “谢谢。”在他削好苹果以后,我大咧咧地接过来吃了。
  
  他:“……”
  
  我一边吃苹果,就一边说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你欠人家的,终究是要还的。现在人家已经找来了,你再逃避,又能逃避多久呢?你是决定继续隐藏着自己的秘密,还是打算就这样死去?”
  
  他苍白着脸:“你这是在逼我?”
  
  我耸耸肩:“做不做选择,在于你……”
  
  我话音未落,就被他的纹身给弄得一懵,因为,在他的纹身的人脸中,流出了两道血泪。
  
  而且,他手臂上有七朵桃花,每朵桃花中又长着一张人脸,于是七张人脸一起流血泪,这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了。
  
  “啊!”洪大磊吓得直接翻倒在了地上!
  
  我赶紧抽出纸张,给他擦了擦手臂上的血,但是那血不是真的血,而是纹身,所以根本擦不掉。
  
  那些人脸都是闭着眼睛的,如今流出血泪,仿佛是无声的哭泣,看起来就更加哀伤了。
  
  见擦不掉血泪,于是我也就放弃了。
  
  洪大磊被这个状况吓了一跳,回过神后,就直接并着双腿跪在我面前,哀求道:“我错了,大师,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只要你愿意救我一命!求求你,救救我!被警察抓了,我还能求个死缓保住小命,但是如果被鬼杀了,那就是真是没有办法再活下去了!救救我,我还不像死,我还有老婆女儿要照顾,不能就这样死去啊!”
  
  但他说“有老婆女儿”的时候,纹身中的血泪流得更凶了。
  
  我很无语。
  
  这样的人竟然还能有老婆女儿?这上天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我把他扶起来,扶他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你先把你的事说一说吧,如果你是真的忏悔,也许还有救命的办法。”
  
  “嗯嗯!”
  
  洪大磊告诉我,他纹身上出现的人脸是一名叫范小芳的女孩,十四年前,他们是一对恋人。
  
  那时候,洪大磊十七岁,范小芳十六岁,
  
  洪大磊对范小芳来说是初恋,但是范小芳对洪大磊来说却不是。
  
  虽然那时候只有17岁,但是洪大磊早就脱离了学校,早早出到社会上混了,他有很多女人,而认识范小芳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那是自己的第几个女人了。
  
  洪大磊告诉我说,虽然范小芳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不是他的最后一个女人,但在他们相爱的那一年,范小芳却是第一个让他产生了金盆洗手、退出江湖,找个安稳一点的工作,好好过日子。
  
  但那是后来。
  
  刚开始认识范小芳的时候,他只是觉得这女学生很听话,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向她要钱,她也是很大方的给他买烟的钱、买酒的钱,还有出去玩的钱。
  
  一个男人让女人出钱来养,简直是个混蛋!
  
  但那时候洪大磊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呀,他对很多女人都这样,只要女人好哄,愿意给他钱、听他的话,他就愿意做她的男朋友,给她想要的“爱”!
  
  当然,他知道这不是真正的爱情,他最爱的还是自己。
  
  很多女人知道他是骗她们的感情的时候,都是给他一个耳光子就分手了,他也不在乎,没了这个女人,那就再找下一个女人呗,在女人这方面,他从来都不愁。
  
  可是范小芳却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她明明知道他是在骗她的感情的,但还是深爱着他,还是愿意相信他的话,把钱都给他。
  
  一个学生哪有什么钱呀?
  
  都是回家骗父母说要交什么补习班费之类的话,这样说的话多了,不久就会被父母发现了。
  
  可是范小芳的父母不管怎么把女儿关起来,还是打她骂她,她都还是爱着洪大磊,在那么艰难的环境里,她最担心的还是洪大磊。
  
  洪大磊说,在范小芳被父母关起来的那一晚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偷偷地溜进去找她了。在见面的时候,范小芳竟然问他一句话:“你怎么样?最近还有钱吃饭吗?没有饿着吧?没有被别人打架吧?受伤了,有没有钱去看医生?”
  
  那一刻,洪大磊感动了,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爱上这个傻女人了,也是出来混那么久后的第一次,让他想要退出江湖,金盆洗手,陪着眼前的这个傻姑娘好好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