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87章 爸爸抱着一个可怕的姐姐 2,刺魂第187章 爸爸抱着1个可怕的姐姐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87章 爸爸抱着一个可怕的姐姐 2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这一天晚上,洪大磊睡得很不舒服。
  
  他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他的身体一样,那仿佛有千斤重的东西压在心口上,压得他快喘不过气了。
  
  他挣扎着呼吸着,甚至忍不住张开嘴巴来呼吸,可即便是这样,嘴里也呼吸不到半点空气……
  
  “呜哇哇——!”
  
  忽然间,一个凄厉的孩子的哭声划破了静谧的夜晚!
  
  洪大磊被惊醒了起来!
  
  这一刻,他睁着空洞的双眼凝视着天花板,竟然有点感谢这个哭声,如果不是这个哭声的话,他可能会缺氧而死……
  
  等等!
  
  这是女儿的哭声!
  
  洪大磊赶紧爬起来,但身边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步爬了起来,打开灯,跑了出去。
  
  那个人就是他老婆。
  
  母子连心,在这世上最关心女儿的,谁都比不过他老婆。
  
  紧接着,老婆一声尖叫!
  
  他愣了一下。
  
  顿时觉得这件事不可能那么简单,于是他匆匆穿了拖鞋跑出去。
  
  当他跑到女儿的房间门前时,他看见女儿坐在地上,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就像是在泥潭里面打了一个滚一样,上下都是泥!
  
  不仅如此,女儿哇哇大哭,开启的嘴里面塞满了泥土,泥土已经从她的嘴里面吐出来了,还有些残留在孩子的口腔里。
  
  那泥土是黑色的,烂成稀泥状的,还散发出令人倒胃口的、恶心的腐烂的气味!
  
  这是谁弄的?
  
  老婆赶紧倒了一杯水,到女儿的身边,把水灌进女儿的嘴里,这个举动本来是希望女儿能够漱口,把口腔里的脏东西都漱出来,但没想到,女儿却是含着水在嘴里面咕噜咕噜了几下,就吞下去了!
  
  “小芳你这是在做什么呀?”老婆吓了一跳!
  
  女儿吞下水后,张口继续哭。
  
  但,
  
  没了声音。
  
  她的表情看起来就是很痛苦的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五官扭曲!
  
  但,就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老婆看到这个样子,呆了一下,然后两眼一翻,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洪大磊也很吃惊,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稳住,于是赶紧抱起女儿,叫醒老婆,然后匆忙地把女儿送去医院了。
  
  去了医院也没用。
  
  医生们也说不清楚孩子的突然失声是为什么,更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一个干净的楼房里面,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泥巴?深更半夜的,这么小的孩子当然不可能偷偷跑出去,在外面的泥潭里打了一个滚吧?
  
  谁都说不清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医生们只好将孩子牙缝中的泥垢挖下来,打算做个化验,看看这泥土里的成分是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导致一个孩子失去声音呢?
  
  这一天晚上,是洪大磊最难过的一夜。
  
  第二天,洪大磊就去古城老街找那个店,找那个奇怪的纹身店老板算账!
  
  他把女儿失声的灾厄算到了那个纹身店老板的身上,去了之后,但是那个纹身店老板概不认账,于是他忍无可忍地揍了那店老板一顿,发现在他这里真的问不出什么之后,洪大磊就带着伤心回去了。
  
  孩子失声,是因为莫名奇妙出现的泥土,和桃花又有什么关系呢?
  
  *
  
  洪大磊回到了医院里。
  
  经过几个小时的化验,医生们也终于得到了结果。
  
  医生:“请问,你们是不是最近带着孩子去扫过墓呢?”
  
  洪大磊:“没有。”
  
  医生:“真的没有?”
  
  洪大磊皱起了眉,烦躁地说道:“真的没有,我不爱扫墓。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去给人扫墓?早在十几年前,我爸妈就把我赶出家门,说不认我这个儿子了。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去扫过慕。”
  
  医生:“那你妻子有没有带着孩子去扫过慕呢?你妻子总没有被赶出家门吧?”
  
  洪大磊:“好像是有的。”
  
  医生:“这就对了。”
  
  洪大磊皱眉:“怎么了?”
  
  医生拿出一张化验单,递给他看,上面的那些专业术语,还有奇怪的英文单词,给他看得头大,这些字认识他,但是他不认识字啊!
  
  医生解释说:“这次化验,我们在泥土里面发现了人的DNA,但这个DNA不是你女儿的,而是别人的,我们检测过,发现这个DNA和你女儿的DNA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说这不是和你女儿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而是陌生人的DNA。还有这泥土的化学成分分析,我们得出结论,这个泥土是深埋在地底下泥土,里面有许多微生物、细菌,像是……”
  
  说到这里,医生顿了一下,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洪大磊着急地追问:“像是什么?”
  
  医生说:“像是埋死人的泥土!这腐泥里面的微生物、细菌等,就和人死后,尸体腐烂后会分解出的物质一模一样!”
  
  洪大磊愣了一下!
  
  医生无奈地说:“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带着你女儿去给亲人扫过墓?所以才会吃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洪大磊赶紧摇头:“不!不可能!”
  
  他记得非常清楚。
  
  这个泥土是突然出现的,是在半夜三更,他们睡着的时候出现的!
  
  也记得老婆带女儿去扫墓的那天,一大一小回到家来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是干干净净的,所以怎么可能是扫墓那天带回来的泥土?
  
  而且,最重要的是,清明节距离今天,也过去好多天了呀!
  
  要真的是清明节扫墓时带回来的泥土,那又怎么可能会在今日出事呢?
  
  医生虽然告诉了他化验结果,但是却依然没有办法帮助小女孩恢复声音,只能说是尽量努力试试,救一救孩子的声音。
  
  做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身体健康?谁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变成一个哑巴?
  
  在医生这里咨询过后,洪大磊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了。
  
  他拖着沉甸甸的脚步,走向女儿的病房,想要去看看可怜的女儿。
  
  他走进病房里,看见老婆陪在女儿身边,眼睛哭得红红的、肿肿的,都快张不开,只剩下一条缝了。但是在孩子的面前,老婆还是忍不住强打起精神来,不让孩子看到自己的难过。
  
  他走过去,孩子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他停住了脚步。
  
  如果是昨天,他不会把孩子的这点害怕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孩子可能是在和自己闹小情绪;
  
  但是今天,再看到孩子的这个表情,就跟扎了心一样的疼痛!
  
  女儿把正在画的画递到老婆的手里,指了指他,是要母亲帮自己把画交给父亲看。
  
  老婆拿到画后,努力地挤出了一个笑容,但是这个笑容比哭的还要难看。
  
  她一边把画拿过来,一边和他说:“大磊,你看,这是小芳刚刚画的画,画的是你和她呢。她不是真的讨厌你,其实她还是爱着你这个父亲的。来,你看,孩子画得多好看啊!”
  
  洪大磊拿过画一看,整个人都懵住了!
  
  这个画!
  
  孩子稚嫩的笔锋勾勒出的是抽象画,别扭的线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是他看一眼,就看明白了。
  
  “爸爸抱着一个可怕的姐姐。”
  
  ——洪大磊想起了孩子失声前说过的话!
  
  这个画里的大人是他,从发型上就能认出是他。
  
  可是他怀里抱着的却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想是个人,但是女儿却用褐色的彩色笔把这个人涂黑了。
  
  老婆以为,女儿画的是丈夫抱着女儿的画;
  
  但洪大磊看一眼就明白了,这画里的大人是他,但是他抱着的却不是女儿!
  
  是……他在浴室里看到的那个黑影。
  
  这一刻,他感到一袭寒意从脚底袭击到头顶上!他仿佛在经历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爸爸抱着一个可怕的姐姐!”
  
  “爸爸抱着一个可怕的姐姐!”
  
  “爸爸抱着一个可怕的姐姐!”
  
  女儿稚嫩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重复、交叉!变得越来越立体,仿佛,那个“可怕的姐姐”越来越真实!
  
  手臂一沉,
  
  仿佛,他真的在抱着一个“姐姐”。
  
  这个“姐姐”是谁?
  
  在他认识的人里面,还有什么“姐姐”?
  
  “大磊,你怎么了?”老婆关切的声音将洪大磊从恐惧中拉了回来,他抬头一看,看见老婆紧张得快哭的样子。
  
  老婆抓着他的肩膀,哀求道:“大磊,我拜托你别出事,小芳已经哑了,你要是再出事,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你别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好可怕!”
  
  他刚刚是什么样子?竟然吓到老婆了?
  
  洪大磊心中升起歉意,他扶着老婆坐下:“不会的,我不会出事的。你先冷静点,别在孩子的面前哭。”
  
  “嗯。”老婆赶紧擦掉眼泪,做出了一副坚强的样子。
  
  看到老婆冷静下来之后,洪大磊马上把画拿到女儿的面前,指着画中的褐色人影,问道:“小芳,你为什么把这个‘姐姐’涂成这种颜色呢?你是看不清姐姐的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