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98章 致命的声音 1,刺魂第198章 致命的声音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98章 致命的声音 1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我……”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露出了羞愧的神情,半晌,才哀伤地说道:“我听到了小芳的声音……”
  
  她说的“小芳”,是女儿小芳,而不是女鬼范小芳,在凌慧娟的世界里,她还不知道范小芳的事。
  
  当我听到凌慧娟这么说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基本输了。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的声音是最致命的,尤其是现在孩子的声音忽然没有了,如果屋子外面忽然传来孩子的声音,那她一定是控制不住的!
  
  我以为,范小芳会变作洪大磊的样子、或者变作凌慧娟熟悉的样子,骗她开门,没想到,她却是变出了孩子的声音!
  
  太致命了。
  
  凌慧娟根本就挡不住。
  
  唉!
  
  凌慧娟说告诉我,昨天晚上,她听我的话,把门窗都关好,把窗帘都拉上,刚准备要回房间里休息,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妈妈’——那好像就是女儿的声音!
  
  于是她停下脚步。
  
  那个声音又传来了:“妈妈!”
  
  这一次她听清楚了,这个声音是从她最后拉好的窗帘的外面传进来的。
  
  这是一个非常嘈杂的雨夜,外面风声雨声都很大,小女孩的声音几乎被掩盖,可是凭着母亲对孩子的特殊感应,凌慧娟就是听清楚了狂风暴雨中夹杂的柔弱的孩子的声音!
  
  笃笃笃。
  
  有人在敲窗。
  
  这怎么会呢?
  
  这是25楼啊,怎么会有人能在外面敲他们家的窗户呢?
  
  “妈妈,外面好冷,快放我进去。求求你,放我进去!”伴随着敲窗声,孩子的声音在外面说。
  
  凌慧娟差点儿就打开窗户了,但是在她的手快碰到窗户的那一刹那间,她的理智拉回了她。
  
  25楼,外面不可能有人;
  
  孩子哑了;
  
  有人刚叮嘱她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开门开窗;
  
  最重要的是,在接电话之前,她就是抱着孩子一起睡的,只是为了接电话,避免吵醒孩子,所以就偷偷走出来听电话了——孩子已经睡着了,怎么可能调皮地跑到25楼外面去和她“说话”呢?
  
  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
  
  她赶紧回房间去,看到在床上熟睡的孩子,她松了一口气,更加觉得刚才自己听到的是错觉,不是真的。
  
  但就算如此,凌慧娟想到刚刚在窗户外面的声音,也是忍不住头皮一麻的。
  
  还是不要多想了。
  
  她安慰自己。
  
  她小心翼翼地上,搂着孩子,刚闭上眼睛……
  
  笃笃笃!
  
  卧室的窗外面又响起了敲窗声!
  
  凌慧娟吓了一跳,睁开了眼睛。
  
  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发现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样子有点可怕,瞪大双眼看着她!
  
  “妈妈,我说了外面好冷啊,你为什么还不给我开窗?你是想把我的声音冻坏吗?!”女儿的小嘴一张一合,口型全对,但是声音却像是在外面响起来的!
  
  笃笃笃!
  
  说完之后,外面又敲窗了。
  
  女儿瞪着她,“说”:“开窗啊!你是想冷死我吗?外面真的冷透了,雨水打湿了我的翅膀,我的每一根羽毛都变得无比沉重,在这么大的雨中,我无法再飞得太远、也无法飞得太高了。我努力地寻找着回家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了座座高楼里的家,但是我最爱的妈妈却把门窗关紧了,我进不来了!“
  
  凌慧娟无比惊讶,她掩住嘴,半晌,才指指孩子,又指指窗外,问:“小芳,你……你能说话了?”
  
  “我的声音,在外面。”
  
  “……”
  
  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动动嘴型,而声音却是在外面响起,这种事情别提有多怪异了!
  
  “你人在里面,声音怎么会在外面呢?”凌慧娟吃惊地问。
  
  孩子:“你把窗打开,不就知道了吗?”
  
  笃笃笃。
  
  那敲窗声,就像是邀请。
  
  她深吸一口气,拉开了窗帘。
  
  窗户外面停着一只湿漉漉的小鸟,羽毛全都湿了,看起来怪可怜的。
  
  笃笃笃,那是它用嘴敲窗的声音。
  
  “妈妈,开窗,我回来了。”鸟说。
  
  它说话的时候,孩子的嘴唇也在配合的动动,凌慧娟看看女儿,又看看鸟,不由得被这诡异的景象给弄懵逼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她问!
  
  鸟说:“我的声音被坏人拿走了,放在了一只鸟的身上。现在鸟找回来了,我的声音回来了,妈妈,开窗吧,鸟儿的羽毛湿了,飞不起来了,外面真的好冷!”
  
  这听起来很奇怪,但女儿的声音是凌慧娟最致命的弱点,听完这番话,她忍不住拉开了窗!
  
  鸟一点都不怕人,窗户拉开了,它没有被吓跑。它看着她,黝黑的小眼珠里充满了灵性,这一刻,她好像真的在和女儿对视一样!
  
  凌慧娟内心充满了震惊,她虔诚地伸出手,想要把湿漉漉的小鸟捧进来,那份珍视的模样,就像是寻找回了丢失的财富……
  
  忽然,窗户外面黑暗的雨夜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一张极其丑陋、犹如巫婆般的面容露了出来,对她阴森森地一笑。
  
  “啊!”她大叫一声!
  
  手一抖,鸟从手掌中掉了下去!
  
  但她一眨眼,那张可怕的脸就消失了,仿佛刚刚她看到的都是错觉。
  
  鸟张开翅膀,挣扎着想飞起来,但是狂风暴雨打在它娇小的羽翼上,令它飞不起来,那纤细的身影变成直线,垂直落了下去!
  
  “小芳!”凌慧娟情不自禁地趴着窗户朝着鸟坠落的地方叫去!
  
  那虽然是只鸟,但是她现在相信那是她女儿!
  
  从25楼上坠落,还有生还的余地吗?
  
  凌慧娟很揪心,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马上就决定要下去看看,她一定要找到那个女儿的声音变作的鸟!
  
  一回头,看见女儿在揉眼睛,那惺忪的样子,好像是刚刚睡醒,连坐都没有坐起来,她不解地看着她,好像在无声地询问她怎么了。
  
  这……
  
  刚刚用可怕的表情瞪着她做口型说话的是谁?
  
  刚刚看见的一切,就好像全都是错觉一样。
  
  怎么一回事?
  
  凌慧娟也摸不清头绪来,但是她还是决定下楼去看看,找一找那只坠楼的小鸟。
  
  她把窗户拉上,柔声对女儿说:“小芳乖,妈妈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你先睡,好吗?”
  
  女儿乖巧地点点头,闭上眼,又很快睡下去了。
  
  凌慧娟开始找伞,准备下楼。
  
  她把反锁的门栓都打开,刚拉开门,就看到门外面站着一个女人。
  
  说是女人,又不像是个人!
  
  她头发很长,但是看起来很多年没有清洗过了,都打结成麻布了,在头发上竟然还插着异常美丽的桃花。
  
  她浑身湿漉漉的,好像刚刚从外面的大雨中来。
  
  她,就是刚刚她在窗口看到的那张脸!
  
  “啊!”凌慧娟惊恐地尖叫,吓得一屁股跌坐了回去!
  
  呼~
  
  一阵冷风刮了进来,冰凉凉的,仿佛有水珠打在身上一样。
  
  凌慧娟眼一花,发现门外已经没有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又,眼花?
  
  今天晚上,她好像一直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每次都是一闪而逝,她这是怎么了?
  
  凌慧娟定了定心神,刚想爬起来,却发现,地上有一条长长的水痕……
  
  那水痕是从刚刚她看见的女人站着的位置,一直拖进屋里,拖到她面前就戛然而止。
  
  这……!
  
  虽然说不上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回想起刚刚见到的那可怕的女人,纵使凌慧娟再怎么关心女儿的声音(那只鸟),此刻她都不敢再随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