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99章 致命的声音 2,刺魂第199章 致命的声音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99章 致命的声音 2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凌慧娟赶紧关了门,把每一道暗闩全都扣上!
  
  这样,她觉得才安全一点。
  
  但这就是真的安全了吗?
  
  她也不知道,被这么一吓,她有点慌。
  
  一低头,她发现那道停止的水渍竟然又变长了,朝卧室蔓延而去!
  
  女儿!
  
  凌慧娟吓坏了,连忙朝卧室里跑去,一推开门,她看见女儿站在床上。
  
  这?
  
  女儿抬起头,忽然对她笑了。
  
  那个笑容阴冷诡异,竟然让她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个女人的笑容,因为她就是这样对着自己笑的,阴冷中透出一点恶毒。
  
  “小、小芳……”凌慧娟面对这样的女儿,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但是女儿只是看着她,没有做什么,她也就慢慢放下戒心去了,心说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丈夫的夜不归宿,所以才让她变得一惊一乍的?
  
  “你怎么起来了?是睡不着吗?”凌慧娟小心翼翼地问。
  
  女儿没说话。
  
  哑了,又怎么说?
  
  看着这样发不出声音的女儿,凌慧娟又是一阵心酸。
  
  她走过去,把女儿抱回被窝。
  
  当她抱住女儿的时候,发现女儿的身体格外冰冷……不,是湿冷,是那种仿佛泡过冷水,还没来得及用毛巾擦干的湿冷。
  
  可是仔细一看,女儿衣服是干燥的,又怎么会给她这种奇怪的感觉呢?
  
  她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真的是想太多了,不能再想了。
  
  帮女儿掩好被子后,凌慧娟轻声哄道:“睡吧。”
  
  女儿睁着双眼盯着她,一点困倦的意思都没有。
  
  她没办法,看着地上的水痕又有点放心不下,对女儿说:“小芳乖,你先睡,妈妈去拖一下地板就回来。”
  
  说完,就不管睡不着的女儿,凌慧娟起身去把地上那道明亮的水渍给拖干了。
  
  今晚上真的是想太多了,她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所以,凌慧娟让自己的头脑放空,拖完地后就上床睡觉了。
  
  这时候,女儿已经合上双眼睡着了,她也就放心了。
  
  搂着女儿睡觉,她发现就连被窝也变得湿冷起来,那明明是干燥的床单,怎么就出现了湿冷的感觉呢?
  
  唉,别多想……
  
  凌慧娟放空脑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笃笃笃!
  
  外面传来了敲窗声。
  
  凌慧娟吓了一跳,从梦中惊醒。
  
  转头看去,发现窗外面站着一只鸟,是刚刚坠楼的那只鸟,它又回来了!
  
  那只鸟却开口了,发出了女儿的声音:“妈妈,我问你,你爱我,还是更爱爸爸?”
  
  凌慧娟没有回答,她着急地去拉开窗户,想要把鸟抓进来。
  
  “别过来!”鸟飞了起来,身体悬空在大雨中,娇小的身体在狂风暴雨中,显得摇摇欲坠。
  
  凌慧娟的心悬了起来,她害怕,害怕那只鸟会再一次坠落下去。
  
  于是她停住了脚步,对鸟说:“好,我不过去,你进来。”
  
  鸟停在了窗上,没有跨进来,它问:“我和爸爸,你更爱谁?”
  
  凌慧娟这就尴尬了,她不解地问:“你问什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呢?你和爸爸都是妈妈最爱的家人啊!”
  
  鸟说:“不,你只能选一个。”
  
  “为什么?”
  
  鸟说:“你若爱的是自己的孩子,我就把声音还给你的孩子;你若爱的是你的丈夫,我就从这里飞出去,再也不回来。”
  
  “那我爱的是你!”凌慧娟慌忙说。
  
  鸟说:“骗人!你是在敷衍我,才做的这个选择。我现在就走,让你女儿的声音再也回不来。”
  
  说完,鸟就飞入了大雨之中。
  
  “等等!”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鸟的羽翼被大雨打折,再次坠落了下去。
  
  凌慧娟趴在窗口上,往下看是无尽的黑暗,再也看不见那只鸟了。
  
  这时,她觉得好奇怪,为什么坠楼的鸟又飞回来了呢?刚刚坠楼的方式,就像是之前第一次坠楼的一样。
  
  怎么……是一样的?
  
  凌慧娟纳闷着。
  
  这时候,下方的黑暗中缓缓伸出了一双青黑色的手,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双手搂住了她的脖子!
  
  “啊——!”
  
  她尖叫着。
  
  这湿冷的感觉!
  
  这泥土窒闷的气息!
  
  似曾相识!
  
  那张丑陋可怕的脸在黑暗中慢慢浮现出来了,“她”仿佛是吊在楼外面的,唯一支撑着“她”的是她的脖子,一个人沉重的重量全都挂在了凌慧娟的脖子上,这一刹那,她觉得这个女鬼是要将她拖入无尽的黑暗中!
  
  她害怕地叫出来。
  
  那女鬼的声音慢慢地随着冰冷的雨飘了进来:“你爱你的女儿,还是更爱你的丈夫?”
  
  这个问题不是鸟问的吗?
  
  这一刻,凌慧娟终于明白了,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的,是鬼,不是鸟。
  
  所以她气急败坏地问:“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不管是小芳还是大磊,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对他们的爱不分轻重!”
  
  脖子一沉!
  
  耳边传来女鬼阴沉的声音:“现在,你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要女儿,还是要丈夫?”
  
  凌慧娟吃力地问:“你想干嘛?!”
  
  女鬼充满怜悯地说道:“你和孩子是无辜的,这点我也知道,我也不愿意伤害无辜的人。但是,谁让你们是他的家人呢?选择吧,女儿还是丈夫?你只能选一个。”
  
  “选来做什么?”
  
  “你的选择,决定他们的生死。”女鬼慢慢地抬起另一只手,那只手上抓着那只鸟。
  
  那只鸟一看到凌慧娟,就大喊:“妈妈救我!”
  
  她硬生生地打了一个激灵!
  
  眼角余光朝房间里瞥去,发现床铺上的女儿已经不见了!
  
  这!
  
  “妈妈救我!”鸟再次叫道。
  
  女儿消失了,鸟开口就是女儿的声音,这一刻,凌慧娟真的觉得鸟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青黑色、诡异的手死死地抓着鸟,抓得很紧,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捏死手掌中这脆弱的小生命一样!
  
  凌慧娟的心揪紧了。
  
  她张开口,刚想说要救下女儿。
  
  然而,女鬼却在她张口之前,先说话了:“这次你要想清楚再回答哟!这不是玩笑话,这是真的选择。你若选择女儿,就拿起手机,打110。”
  
  “打110做什么?”凌慧娟当然知道110是什么电话,这是要她“报警”?
  
  刚这么想,手里面就多出了一样东西,她吓了一跳,发现自己手里面多出来的正是手机!
  
  手机屏幕是亮着的,屏幕上已经出现110,只差点下“拨出”键了!
  
  女鬼说:“揭发你丈夫这些年所有的恶行!”
  
  “!!”
  
  女鬼勾着她的脖子,抬起了身,凑在她的耳边,湿冷的气息喷到她的耳朵里:“你应该比谁都更清楚你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吧?他这些年做了什么事,你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吧?打110,报警,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警察听。”
  
  “不行,我不能这样做!”凌慧娟说!
  
  是,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的丈夫洪大磊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更清楚,一旦她把洪大磊这些年做的事全都告诉警察听,洪大磊就死定了!
  
  女鬼捏住了鸟。
  
  “妈妈……救我……”鸟吃力地叫着,从喉咙里,咳出了血!
  
  女儿的声音揪住了凌慧娟的心!
  
  “等等!”凌慧娟叫道。
  
  女鬼停下来,看着她:“现在你明白了吧?丈夫和女儿,你只能选一个。”
  
  凌慧娟痛苦地盯着女鬼,问:“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做这样的选择?”
  
  “我不想伤害无辜的人……”
  
  “那就放了孩子啊!她还小,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想找大磊报仇,想找我们家报仇,那你放过孩子,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她的平安!”
  
  “不,我现在是要你在丈夫和孩子之中选择一个……”
  
  “我已经做出选择了,这就是我的选择!”凌慧娟大声地喊道:“他们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他们的平安!你要报仇,找我好了,不要伤害他们!”
  
  女鬼怔住了。
  
  凌慧娟觉得那拖着自己脖子要往黑暗中坠落的力道变轻了。
  
  半晌,
  
  女鬼低声说道:“好,这是你的选择。”
  
  她把奄奄一息的鸟轻轻地放在窗台上,松开了凌慧娟的脖子,丑陋的身体慢慢地沉入了黑暗中。
  
  呼……
  
  凌慧娟松了一口气,忽然睁开眼,这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刚刚只是做了一场可怕的梦。
  
  *
  
  她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忽然发现脖子冷冷的,整个被窝都是湿冷湿冷的,这种冷,冷到了她的骨髓里!
  
  定睛一看,原来是女儿睡着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自己身上了,一双小手勾着自己的脖子,睡得正是香甜。
  
  难怪她会梦见被女鬼勾住脖子,原来是这个小捣蛋鬼勾住了自己的脖子啊!
  
  不过女儿的身体是真的冷,怎么捂都捂不热。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她是不是该把空调调暖点?
  
  凌慧娟这么想着,就要把女儿解下来,准备去把空调温度调高,刚一抬手,她就发现,自己的手里抓着一只手机,屏幕亮着,110已经按出数字,只差点下“拨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