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02章 黑暗与冰冷,刺魂第202章 黑暗与冰冷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02章 黑暗与冰冷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求饶有用吗?
  
  我吴深决定好要做的事,就从来没有再犹豫过。
  
  而就在我用法术将范小芳驱赶到角落,几乎将她的位置封死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孩子的声音:“妈妈!”
  
  这声音……?
  
  我微微一愣,还没想明白这是谁的声音的时候,躺在解剖台上的凌慧娟就醒过来了:“小芳!”
  
  砰!
  
  因为她太着急,又看不见东西,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我暂时顾不上范小芳了,赶紧去扶凌慧娟,但是她听到孩子的声音就已经疯了,直接把我推开,不顾磕磕绊绊,吃力地朝门口摸去。
  
  “妈妈!妈妈!”
  
  这时候,我看见门口外面出现一只鸟,那只鸟一张口,就是小孩的声音——它就是洪大磊说过的那只鸟!万万没想到,它竟然还没有坠楼而死?
  
  等等……
  
  但是我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凌慧娟已经跌跌撞撞地穿过了太平间的门。
  
  糟!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真的来不及了。
  
  凌慧娟跨出门的时候,我清晰地看见门口的结界破碎,范小芳化作的黑影从她双脚之间跨过,用常人无法匹及的速度逃了出去。
  
  而那只鸟看见她逃出去之后,也掉头飞走了。
  
  只有凌慧娟还在迷茫地朝前摸索着走去:“小芳,你在哪里?你怎么不出声了?你快说话呀,妈妈不知道你在哪里啊……”
  
  但是那只鸟,已经从门缝里,飞出去了。
  
  唉。
  
  白来一趟了。
  
  我走过去,扶住凌慧娟。
  
  凌慧娟身体一抖。
  
  “嫂子,是我。”我说。
  
  她这才放松下来。
  
  我把她扶回去病房里,洪大磊还在病房里眼巴巴地等着我们回去。
  
  后来,我悄悄地把范小芳吞下凌慧娟眼珠的事情告诉他,他呆了许久,脸上充满了绝望。
  
  “先别想那么多了,你先休息一下吧,好好陪伴你妻子。我再想想别的办法。”我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
  
  当我走入电梯的时候,电梯里面是没有人的,一道人影悄悄地出现在我的身边。
  
  范无救笑道:“怎么?遇到麻烦了?”
  
  我:“……”
  
  “是上次我们喝酒时见到的那只鬼?”他笑眯眯地问。
  
  我:“……”
  
  唉!
  
  范无救说:“现在知道,小鬼不好惹了吧?要我说呀,你也不是第一次和鬼打交道了,怎么这次一点都不小心,竟然会同情那只鬼,想要帮她一把呢?”
  
  “那不然呢?”我无奈地问,“她变成地缚灵,被绑在树上,动弹不得。难道就应该让她永远那样子下去?她也应该得到解脱吧?”
  
  范无救说:“一个鬼会被绑在那里,一定是有她自己的原因的,她自己越放不下,树根就会将她缠得越紧,你是想给她一个机会打开那些结。但是吧,这世上最难打开的就是心结,我做黑无常那么多年,见过太多痴男怨女,见过太多放不下的鬼魂,他们每一个都有着一个听起来很轰轰烈烈的故事,听起来让人都无比的难受。”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我不听。”范无救说,“我从来都不听,我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也就不会为他们动容。我的工作就是斩断人与世间的联系,而不是普度众生的佛。我连我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去谈救他们呢?要想救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们一碗孟婆汤,一了百了。”
  
  我想起我店里的那些魂铃,忍不住苦笑一声:“有些却是孟婆汤都无法解脱的。”
  
  这时候电梯里有人进来了,于是我就不再和范无救说话了。
  
  在走出电梯之间,我感觉有一样有重量的东西落到了我的口袋中,一转头,范无救已经不见了。
  
  是什么东西?
  
  我从口袋里翻出那个有重量的东西,竟然是一条巴掌长的细链,链子的表皮闪烁着淡淡的银光,托在手心里,我心里竟然变得无比清净——这玩意有圣光作用啊,一看就是非常厉害的镇邪法器!
  
  链子……难道,这是黑无常的勾魂链?
  
  可这么短是什么鬼?
  
  我哭笑不得地量着这又细又短的链子,遥想起范无救当年牵制我的那条勾魂链,又粗又长,还威力无比,而这……这也未免太袖珍可爱了吧?
  
  但是,范无救你这是看不起我吗?觉得我没办法搞定范小芳,所以才免费赠送一条袖珍勾魂链给我,帮我捉鬼?
  
  笑cr……
  
  唉。
  
  不过有的总比没的强,我总不可能用一把业火去把范小芳烧成灰烬吧?
  
  杀的鬼多了,人也会变成鬼的。
  
  我把范无救赠送的袖珍勾魂链放到口袋里,苦笑着走出了医院。
  
  *
  
  我又回到了那个别院里。
  
  这一次回来,觉得这院子看起来更加荒凉了。
  
  这里是束缚了范小芳14年的地方,这片土地和范小芳有着太重要的关联了,也许在这里,能够把范小芳给召唤回来。
  
  看着枯萎的桃花树下刨出来的坑洞,那是范小芳尸骨埋过的地方,当初警察把她挖出来后,就没有填过。现在经过几日大雨的冲刷,这个坑洞已经变成了一个积水泥潭。
  
  这时候,我突发奇想,也不管脏不脏,就在这积水泥潭里躺了下去。
  
  闭上眼,好好感受。
  
  潮湿、冰冷,还有腐烂的味道。
  
  慢慢的,我竟然能明白了范小芳为什么心灵会变得扭曲的缘故,我感受到了她在这个地底下,身体变得越来越冰冷,心也变得越来越冰——一个人常年被埋在一个黑暗的、冰冷的地方,就算是我也会慢慢腐烂。
  
  再睁开眼,夜幕已经降临,我看见一道人影站在泥坑旁三米远,无可奈何地看着我。
  
  这当然不是范小芳。
  
  而是玲姐。
  
  因为有过一面之缘,所以这次见面的时候,一点都不感到生分了。
  
  她指着我的口袋说:“你口袋里有一样很厉害的宝贝,我感受到它的气息就不敢靠近。”
  
  范无救给的勾魂链确实是个好宝贝,我知道玲姐的意思是要我拿走勾魂链,这样她也好靠近我说话。
  
  但范大爷送的宝贝,我怎么敢拿走?下次见面还不得被他削死?
  
  我笑笑,拍拍口袋,对玲姐说:“没事,就这样说话吧,我听得见。”
  
  玲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问我:“你怎么又回来了呢?”
  
  我说:“不可以吗的?”
  
  “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她无奈地说,“你走之前和我说的话,是真的吗?”
  
  我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从泥坑里爬出来,对她说:“首先,洗个澡。”
  
  她嘴角一抽。
  
  “开玩笑的,范小芳回来过吗?”
  
  玲姐摇头说:“没有,她昨晚走后,就没有回来过。我感觉她和你一样,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我点头:“对,如果我是她,我走了也就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了。”
  
  毕竟,范小芳心中还有恨,她还要忙着报复别人,这个院子里没有她要报复的人,所以她当然不会再回来了。
  
  “那你为什么还回来呢?你明明知道她是不会回来的,那你为什么还回来?如果你是来找她,那不是来错地方了吗?”玲姐问。
  
  我摇头,笑着说道:“但是在玄学上说,这个地方束缚了范小芳14年,所以和她有着密切的关联,只要有这层关联在,不管范小芳去到多远的地方,她都无法抵抗这片土地的召唤。我刚刚已经感受到了这土地之于范小芳的力量了。”
  
  玲姐问:“你是打算通过这片土地做法,把范小芳叫回来?”
  
  “是。”
  
  “需要我帮你什么忙吗?”
  
  我客气地说:“帮我准备好热水,谢谢,我要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