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04章 解铃还需系铃人,刺魂第204章 解铃还需系铃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04章 解铃还需系铃人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范小芳露出了“哇塞,我过去小瞧你了!”的表情!
  
  没错,我还是有点伎俩的。
  
  范小芳的鬼仆被我的红莲业火阻挡在了外围,而现在勾魂链也抓在我的手里面,范小芳的生死全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轻轻一扯,范小芳的身体就忍不住往前一扑。
  
  我说:“现在,是我给你选择的机会了。放下前世的恩怨,跟我走,以后洪大磊不管有什么样的报应,会有其他人来替你报仇的;要么就是你不愿意放下过去,但是你还是一样要跟我走。”
  
  “有区别吗?”
  
  “当然有!”
  
  “什么区别?”
  
  “字面上的区别。”
  
  “……”
  
  唉,当然,不管范小芳最后选择什么,都会被我强制地带走的,可就算是这样,我也希望她能够选择前者,至少她被我带走的时候,是没有那么多烦恼的。
  
  范小芳沉默了一阵之后,忽然怪叫了起来,她开始发力,从另一端和我争抢勾魂链!
  
  早前,她就已经知道了,勾魂链是个好宝贝,但是——我捉不稳!
  
  她是想让我松手!
  
  我也感受到了她化作恶鬼之后,那无比强大的怨力,我控制不住她!
  
  但想就此让我松开手,她想得也太简单了!
  
  我手指一点,一簇业火便沿着勾魂链朝范小芳迅速燃去,当业火触碰到范小芳的魂体的时候,瞬间,她就被熊熊燃烧的业火包裹在中间!
  
  “啊!”
  
  业火是世间所有不净之灵的克星,范小芳心中的恶念越重,业火燃烧得就越旺。
  
  感谢师傅,除了教我刺青之外,还给我留了一手保命技。
  
  刚才还在我面前嚣张的范小芳现在直接倒在了地上,痛苦地打滚尖叫。
  
  等听到她的叫声开始转为虚弱的时候,我这才揪着勾魂链和范小芳说道:“现在,最后一次给你选择,是要在业火之中化为灰烬,还是乖乖跟我走?”
  
  “我宁在业火中消亡,也不愿放下过去的一切!他该死!他应该得到报应!”——业火中,传出范小芳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宛如泣血。
  
  我看她是真的执迷不悟,心中对洪大磊的怨恨实在太重,根本就无法放下,我也没有那种高深的道行去度化她,只能叹息一声,决定让她就这样消失吧,不然就算是坠入地狱,也是一样的痛苦。
  
  就在我杀念刚诞生的时候,一个人忽然从旁边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我求求你,放了她吧!”
  
  “?!”我很吃惊,因为现在冒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洪大磊!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有告诉他,我今晚会在这里设法捉范小芳啊!
  
  洪大磊双手合十,诚恳而充满恐慌地对我说道:“吴深,我知道你是个高人,为了我这件事,你耗费了不少心力。够了,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的了,你放过小芳吧,我知道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放下过去的恩怨,不再害人!”
  
  “什么办法?”我感到惊奇,因为范小芳的怨念之深,是业火都无法阻止的,洪大磊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停止怨恨呢?
  
  洪大磊朝我伸出双手,一双眼巴巴地盯着勾魂链:“你把这链子给我,我保证,我能结束这一切!”
  
  “哦?”我挑挑眉,苦笑不已,“你该不会是想放了她吧?”
  
  在洪大磊开口说话之前,我又说:“你要是真的想放了她,你可要想清楚了。范小芳的怨恨极深,是你无法想象和无法控制的地步,如果我把这链子交给你,你又放了她的话,你要知道,你老婆和孩子就不可能仅仅只是失去双眼和声音这么简单了!”
  
  初恋,和,家庭,他可都想好了?
  
  我怀疑洪大磊又是一时兴起,只是对范小芳又心软了,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回答得异常坚定:“是的,我想好了。你把这链子给我吧,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她放下一切的仇恨!”
  
  解铃还许系铃人?
  
  这句话我喜欢,看来,洪大磊是已经想明白了,在范小芳和洪大磊之间,我毕竟是个局外人,他们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清楚,也许只有洪大磊才知道怎么样去解开范小芳的心结。
  
  于是我熄灭了业火,范小芳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瞪着我们的眼神依然是那么的怨毒。
  
  看到这怨毒的眼神,我忍不住苦笑。
  
  洪大磊真的能够解开范小芳的怨恨吗?
  
  唉!
  
  我把勾魂链交到了洪大磊的手中,叮嘱他:“现在,我是把勾魂链交给你了。你如果只是妇人之仁,最后松手放开范小芳,那之后的事可就不能怨我了。我今日在医院里捉了她一回、在这里又捉了她一回,她对我已经起了警惕心,以后我想再捉她就难了。像她这样的怨鬼,你一旦松开这链子,会有什么人再受到伤害,这可就不能怨我了。”
  
  洪大磊点点头,看他的脸色倒像是已经做好了决定:“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没有‘以后’。”
  
  没有“以后”……
  
  真的?
  
  看他这种人,我完全无法放心啊。
  
  但算了,冤有头债有主,就算洪大磊今天决定放过范小芳,以后范小芳想要找人报仇,也不会找到我的头上来的。受苦受难的是洪大磊,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这个小院。
  
  ………………
  
  …………
  
  ……
  
  一周过去了,风平浪静。
  
  呃,真的风平浪静。
  
  当时我以为,我走出那个别院后,过不了两三天,洪大磊就要像之前一样,哭着过来找我了。
  
  可是他没有。
  
  所以我这里又风平浪静了好几天。
  
  说不好奇那是假的,只是像我这么有品格的人,别人不来找我,我也不会主动去找别人……可就算是这样,一周过去后,我这好奇心就像是被猫挠痒痒一样,越挠越痒。
  
  终于在一周过后的晚上,我终于按捺不住了,喝了几口小酒壮壮胆后,就偷偷地去了一遍那个别院。
  
  当我走到别院外,我嗅到了一阵甜腻的桃花香。
  
  咦?
  
  桃花的香味?
  
  我诧异地抬头看过去,只见那院子的墙头上伸出三四根桃花枝,那桃花枝就和我当初纹在洪大磊胳膊上的纹身是一模一样的,现在看这株桃树,是叶正绿、花正艳。
  
  怎么会这样呢?
  
  这桃树不是被警察刨了根,倒下之后,就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呢?
  
  这一刹那,我仿佛回到了我和范小芳相识的那一天,只不过现在雨过天晴了。
  
  我静静地站在墙外看了桃花树一阵子,当看到一只鸟落在桃花枝上,发出清脆的鸟啼声之后,我仿佛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看来,洪大磊已经做到了,他真的让范小芳放下一切了,那天我还以为他只是忽然心软而已呢!
  
  唉!
  
  事情到这里算是画一个圆满的句号了,也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
  
  当我回到纹身店之后,刚坐下来,屁股下的席子还没有焐热,门口上的风铃就响了起来。
  
  有“客人”?
  
  我抬头一看,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店门口,她手里面握着一个画轴,站在门槛外面,畏畏缩缩地朝店里看来。
  
  是玲姐。
  
  她的到来让我感到很意外,不知道她找我有什么事?
  
  “请进。”我客气地说道,并且拿过杯子,为她倒了一杯茶。
  
  玲姐松了一口气,跨过门槛走进来,她走到我面前,把那画轴递给我,说道:“这是有人委托我送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