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05章 树与鸟,刺魂第205章 树与鸟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05章 树与鸟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这是什么玩意?
  
  这用来系在画上的不是普通的绳子,正是范无救当初塞给我的那条又细又短的勾魂链,现在用来系画卷,看起来还挺合适的。(也不知道范无救范大爷看到自己的法宝被人拿来捆画,他会怎么想?)
  
  我接过来,解开一看,一副艳丽的桃花图跃然纸上,可不就是洪大磊的纹身吗?
  
  咳咳,我就说这次怎么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事?原来是忘记把洪大磊的纹身收回来了。
  
  刺魂师是要回收自己的每一件作品的,这次我竟然忘记了这桩事。
  
  看到这桃花图,我现在明白了委托玲姐过来的是谁了——当然就是这桃花图的主人了。
  
  可是,洪大磊只是一个普通凡人,他怎么会知道如何把纹身取下来的方法呢?
  
  我轻轻地抚摸着桃花图,摸着摸着,竟然感觉出这画纸上带有淡淡的温度,于是我也就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吸魂纸,洪大磊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纹身变作图画的方法,他是把自己的皮剥下来了,制作成了画轴,托人拿来给我了。
  
  唉……
  
  我充满了怜悯,在心里默默地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皮。
  
  不过算了。
  
  每一幅画都有它的出现方式,随缘吧。
  
  我把桃花图挂在了展示墙上,和所有的画都放在了一起。
  
  活人看到这些画,会觉得无比惊艳,以为自己是看到了大师之作;
  
  但是玲姐看到这些画,从头到脚都露出了敬畏,因为她知道这些都是什么画。
  
  我折返回来时,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感到好笑:“怎么了?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挺嚣张的,现在怎么变成另外一副样子了?”
  
  “不敢不敢!过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人,大佬啊,我求求你高抬贵手吧,范小芳已经离世了,我做鬼好不容易才得到自由,我可不想变成你的那些画啊!”玲姐惶恐地冲我摇摇手。
  
  我扑哧一笑,但是故意说道:“那完了,当你走进我这店的时候,还想再走出去,是不是太晚了?”
  
  玲姐脸色瞬间吓得惨白。
  
  我故意说道:“你要是不想变成那些画,那你现在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告诉我,后面洪大磊和范小芳怎么了?”我问。
  
  唉,这就是人类的好奇心啊,我还是很想知道他们后来怎么了?洪大磊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让范小芳放下一切仇恨?还有,那棵树究竟是这么又活过来了?
  
  “是这件事啊。”玲姐松了一口气,她责备地瞪了我一眼:“你要是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就直接问我啊,干嘛拐个弯来吓唬我?”
  
  我哈哈一笑,伸手一请,她就坐下来了。
  
  玲姐告诉我,那天我把勾魂链交给洪大磊之后,范小芳就要跳起来,想逃。
  
  洪大磊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经过像我这样的修炼,所以根本就抓不住勾魂链,范小芳一挣扎,勾魂链就松掉了。
  
  而范小芳已经沦为恶鬼,根本没有常理在了,她一得到自由,就立即拖着勾魂链逃走了。
  
  这……就是解决了?
  
  我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我是感到很不可思议的,范小芳都跑了,那洪大磊究竟是怎么样让范小芳放下过去的仇怨的?
  
  玲姐说,在范小芳逃跑之后,洪大磊呆呆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看了很久,然后苦涩地笑了。
  
  他没有去追范小芳,也没有去找范小芳。
  
  而是……
  
  把自己埋了。
  
  那个桃花树下的刨出来的积水泥潭,就是一个现成的坟坑——他根本不需要再费心思去挖一个坑了。
  
  一个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给埋起来呢?
  
  但现在洪大磊真的做到了,他把自己埋起来了。
  
  他是用布垫在所有的泥土的下面,然后他躺到了积水泥潭里,在下面用力地抽动布角,那块布就会拖动着泥土,纷纷落到坑洞里,把他给埋了。
  
  在泥土倾覆他所有的视野的最后一秒,他看到一道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范小芳。
  
  范小芳好像变回了他们最初认识的时候,是那样的清纯、善良与美丽……
  
  “就……这样死了?”我不可思议地问。
  
  玲姐点点头:“当初害死范小芳的人都死了,就只剩下洪大磊一个人了,所以他比谁都清楚,只有他死了,范小芳的怨恨才会结束,14年前的故事才是真正的结束。但是范小芳不杀他,他只能选择杀死自己。埋在桃花树下,那是他最后的心愿。”
  
  我问:“那桃花树怎么活了?谁把它种回去的?”
  
  玲姐说:“说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在洪大磊死后,我看见他的灵魂从湿漉漉的泥土里钻出来了,他好像变回了十七八岁的模样,和范小芳站在一起,就像14年前一样。是他们两个一起动手把枯萎的桃花树扶起来,重新种下了去的。”
  
  确实,很难相信。
  
  鬼不是人,没有实体啊,所以说,当洪大磊变成鬼后,和范小芳一起把树扶起来,重新种下去——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刚才去那别院,看到桃花树上桃花绽放得无比艳丽,就和我最初看到的那样,现在想来,那是因为洪大磊躺在了树底下,在过去的14年里,桃花树开得妖艳,那是因为下面有范小芳的尸体,而如今,是洪大磊代替了范小芳躺下下面,那吸食尸体精华而生的桃花树有了新养分,于是又重新活过来了。
  
  “那个画,还有链子。”玲姐指着展示墙上挂着的桃花图,对我说,“就是洪大磊死后弄的。”
  
  我点头,但是对这个结局还是感到困惑:“那洪大磊的家人呢?他没有拿回老婆的眼睛、女儿的声音,就这样死去,他就对得起他的家人了?”
  
  玲姐无奈地说:“那他还能怎么样呢?就像你说过的话一样,如果不早点结束范小芳的怨恨,她迟早还是会出来害死别人的。洪大磊就是做了一件早点结束范小芳怨恨的事,他只能阻止未来将要发生的事,而无法再去弥补过去的遗憾了。”
  
  可怜。
  
  唉!
  
  玲姐在我这里喝过了茶之后就离开了。
  
  范小芳现在放下了过去的仇恨,对她就再也没有束缚了,玲姐和那些鬼仆一起重获了自由,她走的时候,和我说她要去好好去感受一下自由的新鲜空气,再去转世投胎,祝她开心吧!
  
  后来,我再经过那个别院的时候,再看到那株桃花树,我有了一种别样的心情,但是,为了那绽放得艳丽的桃花,我依然是停下来,驻足观望了许久。
  
  没过几分钟,一只鸟儿落到了树枝上。
  
  我认得这只鸟,它和那只拥有小女孩声音的鸟长得一模一样。
  
  它会是那只鸟吗?
  
  只有它开嗓了,我才知道,它是不是。
  
  这鸟歪着头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就张开翅膀,在树枝上蹦蹦跳跳,就像是跳舞一样,一边跳一边唱,那声音是鸟的声音,清脆的,听起来很欢快。
  
  它一直待在树枝上,不肯离去。
  
  附近有调皮的小孩,跑过来拿小石子砸这只鸟,我吃了一惊,刚想要呵斥和教育那没教养的熊孩子,但是那熊孩子一看我要骂人,他就马上掉头就跑,我想把人捉回来好好教育一番都没机会了。
  
  “叽叽喳喳~~~”
  
  令我意外的是,这鸟被熊孩子用小石子吓过之后,竟然还没有飞走,它依然还停在树枝上,我走了,它也依然还在。
  
  *
  
  又过几日,我把勾魂链洗干净了,拿去医院还给范无救。
  
  这大爷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小子会一声不吭地就把这宝贝占为己有呢,没想到你还知道还回来,算你不贪!”
  
  说完,他收回了勾魂链。
  
  勾魂链在他手里银光一闪,就消失了——能不这样吗?在这里,范无救的身份就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无常实习生,实习生还不是正式的黑无常,不是正式成员,那就不配拥有勾魂链。他要隐瞒身份,就得把他的勾魂链收好了,不让别的黑无常发现。
  
  我把勾魂链还给他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不敢露出他的勾魂链啊!
  
  范大嫂每年都会和我接触,我身上如果有范无救的法器,她一定会感应到的,换句话来说,其实这勾魂链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我还是不要拥有的为妙。
  
  “什么时候到我那儿喝两杯?”倚靠在医院的墙壁上,我掏出一根烟,递给范无救。
  
  他抽着烟,兴趣淡淡:“有空的时候吧。”
  
  “我最近得了一坛好酒,用桃花酿的,味道绝对比你上次在我那儿喝过的还好喝。”
  
  “真的?”范无救惊喜地抬起了眼,一说到桃花酿的,他应该知道那是什么样的酒了。
  
  这也是我意外得到的礼物。
  
  在那日从别院回来以后,第二天夜里,我睡得正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鸟儿清脆的啼鸣声,风铃也叮当作响,我以为是有什么客人来了,于是起身去开门。
  
  但是等我开门之后,鸟啼声消失了,风铃声也停止了。
  
  店门口外只摆着一坛酒。
  
  我摘开酒坛的封口,把鼻子凑在酒坛坛口一嗅,酒香扑鼻,而这酒香又是特殊的,因为里面还夹着我熟悉的桃花香。
  
  这酒好像是有一定年头了,我当时猜是藏了14年的酒。
  
  鸟,给我送来了桃花酿的酒?
  
  为什么是鸟?
  
  我还是没想明白那只鸟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停在树上不肯走?又为什么要给我送来陈年老酒呢?它到底是不是以前我见过的那只鸟?
  
  “妈妈,靠墙一点,你现在还看不见东西,咱们还是贴着墙走吧!”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转头看去,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小女孩扶着一个盲人在走,那不是别人,就是凌慧娟和她的女儿。
  
  孩子的声音恢复了?
  
  范无救弹弹烟灰,和我说道:“前几天,有一只鸟落在那女人的窗户上,张口就吐出了两粒眼珠,然后就飞走了。等她飞走之后,小孩忽然就能说话了,孩子叫来了医生,医生做手术把眼球给女人装了回去。也许以后,她看东西还是不利索,但也算是还能看得见东西的。”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鸟的身份。
  
  鸟就是范小芳的化身。
  
  她回来把眼睛和声音都还给了它们的主人,然后就回了别院。
  
  树就是洪大磊。
  
  这一次,是洪大磊深埋于黑暗的地底下,腐烂成泥;
  
  而范小芳,则是变成了鸟,向自由的天空飞去。
  
  桃花图和勾魂链,是洪大磊要还给我的东西;而桃花酒,是范小芳赠给我的谢礼。
  
  原来如此。
  
  “找个机会,来我这儿喝酒吧,这次的桃花酒绝对比你喝过的酒都好。”我拍拍范无救的肩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