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08章 分舌,刺魂第208章 分舌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08章 分舌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刺魂最新章节!
  
  “疼啊!”阿尤愤怒地咆哮道!
  
  我问:“感染了吗?”
  
  阿尤:“……”
  
  我:“有炎症吗?”
  
  阿尤:“……”
  
  我:“医生给你确诊是得什么病了吗?”
  
  阿尤:“……”
  
  我:“给你开的止痛药,有效吗?”
  
  阿尤:“……”
  
  于是我下结论:“所以说,那医生是庸医,你的眼睛根本没有得病,他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就算给你开了止痛的眼药水,估计也就是药店里面那种2元钱一小瓶的消炎眼药水吧?但是你用了医生给你开的止痛眼药水根本就没用,就说明医生根本就不是对症下药。不是对症下药,就说明他还是无法判断你得了什么病,不能判断你得了什么眼病却乱说一通,是不是庸医?”
  
  阿尤:“……”
  
  这样的诡辩,我想给自己打100分。
  
  “眼睛疼的时候,就滴这眼药水,滴过后就不会再疼了。做眼球纹身,肯定是有所代价的,我只能保证你的眼睛不会受到感染,不会因为我的纹身而生病。但是你以后是真的无法离开这眼药水了。”
  
  说完,我把眼药水塞到了他的手里:“药不能停啊,少年!”
  
  “……”他一脸郁闷,“我感觉我上了贼船!”
  
  我说:“在做纹身之前,我就有问过你了,做眼球纹身是有一定风险的,你不是说过,你可以承受得起吗?”
  
  “……”他还是一脸郁闷。
  
  我盯着他手里的眼药水,说:“这次给你准备的份量比较多,大概能用一周。一周以后,你再来找我要眼药水吧,免费的。”
  
  他不悦地问:“难道我以后的人生都离不开这眼药水了?”
  
  我笑笑:“不会,三个月后,你就不会疼了。”
  
  “你确定是三个月?”
  
  “是。”
  
  “那好吧。”阿尤暂时压抑住怒气,把眼药水收好,起身就要走了,走之前,瞪了我一眼,说:“要不是你的眼药水有奇效,滴一滴就不痛了,我一定会去法院告你不良商家!三个月后,要是我的眼睛还是离不开你的眼药水,我一定告你告到倾家荡产!”
  
  我乖乖地举手发誓:“我发誓,三个月后,你绝对不会再疼了!”
  
  “……”他的火气无处使,转身走了出去。
  
  在他走出去之后,我放下手,目送他离去:“好好珍惜这段‘孽缘’吧!”
  
  *
  
  第二周,阿尤来拿眼药水了,他的脸色看起来比上一周更好说话了。
  
  他对我说,他想开了,反正只要每隔6个小时滴一滴眼药水,他的眼睛就不会痛了。除此之外,他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再加上眼药水还是免费赠送的,所以他就原谅我了。
  
  ——你看,是不是比上一周更好说话了?
  
  他骄傲地和我炫耀说,他的朋友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带了美瞳,但后来知道这是一个纹身之后,每个人对他都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这才是阿尤要做眼球纹身的目的!
  
  不酷不炫,那做什么眼球纹身呀?
  
  朋友们艳羡的目光让阿尤心情大爽,所以今天到我店里的时候,他的神色里掩藏不了嘚瑟,只不过是来我这里拿一瓶眼药水而已,但他就能和我说了一整个下午,他朋友们的反应的。
  
  愿意把自己全身上下纹满纹身的人很有个性,他们不会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甚至,别人看他们的眼神越奇怪,他们反而会越骄傲。
  
  我庆幸的是,他的朋友圈里暂时还没有人愿意来做同样的眼球纹身的,不然,我又要收拾行李,到外面躲一段时间了。
  
  阿尤告诉我,其实他的朋友也有人想做眼球纹身,但是一听他说会痛,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了,并且都打算观察他以后眼睛是否会受伤再做决定要不要来做这个手术。
  
  我听完这番话后,内心有点苦涩……
  
  *
  
  第三周,阿尤只是来领眼药水,但是没和我说一句话。
  
  他带着面罩,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的眼神看来,他似乎很高兴。
  
  *
  
  第四周,阿尤来了,这一次来,他没有戴面罩。
  
  他是悄悄走到我的背后的,轻轻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一转头,他就张开嘴,朝我吐出了他的舌头!
  
  我吓了一跳!
  
  因为他的舌头从中间裂开了,变成了两半,看起来就和蛇一样!
  
  分舌了。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有和我提过他有做“分舌”这手术的打算——这年轻人,还真的是什么都敢尝试啊!
  
  这同样也是一种风险极大的手术,对于一些喜欢标新立异的年轻人来说,不算什么。
  
  眼球纹身还好,看起来就像是戴了美瞳一样;
  
  但这分舌就恶心了。
  
  一个男人距离我不,当着我的面,伸出他割裂的两瓣舌头,并且灵活地扭动,左右两瓣舌头都能做出独立的活动来……不好意思,其实我还是一个观念很传统的男人,看到这景象,还是忍不住犯恶心。
  
  然而,恶心是我的事,在阿尤看来,这却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对我炫耀了差不多1分钟,这才把嘴巴闭上。
  
  阿尤知道我可以进行这项手术的,但是看来,他在上一周就找好了更值得他信赖的医院帮他做分舌手术,也好,毕竟医院的条件比我纹身店要好得多了。
  
  “不疼吗?”我给他倒了一杯茶。
  
  他开心地坐下来,和我分享:“不疼,很爽。”
  
  “爽?”
  
  他又再次和我表演了一段他分叉的舌头相互纠缠的戏码,闭上嘴之后,舒爽地和我说道:“你知道刚刚是什么感觉吗?”
  
  我摇头:“什么感觉?”
  
  阿尤冲我挑了挑眉:“接吻的感觉。”
  
  “噗!”我差点一口茶水喷到他脸上!
  
  难怪……他说爽了。
  
  接吻是两个人的事,现在看来,他一个人就能做到了。笑cr……
  
  阿尤闭上眼,我看到他的口腔鼓动了一番,顿时哭笑不得,还想打人。
  
  哥们啊,用不着沉迷于自己的接吻DI吧?唉!
  
  等他爽够一番后,他睁开眼,满足而又真诚地和我说道:“老板,你也可以去尝试一下分舌。”
  
  “噗!”我又一口茶水喷出去!
  
  “不用了。”我擦擦嘴,说。
  
  阿尤笑着和我说:“很舒服的。”
  
  “不用了……”
  
  “用嘴帮人做那活时,会很爽的。”
  
  “不用了……”我坚定地拒绝了他的推销。
  
  他戏弄够了,就拿着眼药水走了。
  
  他走以后,白小苒冒泡了。
  
  她张开嘴,伸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蛇舌(信子)”,她嘶嘶地叫着,分叉的舌尖在努力地缠在一起,但……没成功。
  
  所以说,分叉的舌头能独立活动,估计是天赋异禀的吧。
  
  我喝着茶,看着白小苒这无聊的举动。
  
  她自己玩了自己的舌头一会儿之后,才注意到我在观察着她,脸一红,把信子收了回去,再张口说话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人的舌头:“看什么看嘛!我只是觉得他能做到,我应该也能做到的嘛!”
  
  我摸着下巴,盯着她的樱桃小嘴,沉吟道:“刚刚那哥们说,你们这样的舌头做那事的时候会很爽……”
  
  白小苒的脸瞬间烧红了。
  
  “呸!你这色狼!”她扭过身体,逃回地下室去了。
  
  害羞什么啊……
  
  偶尔深更半夜里被非礼的人明明是我啊……!
  
  *
  
  第四周,我有事出门去了,在走之前,把眼药水交给了我的跑腿小弟范雪琦,让她帮忙看店,如果有人来找我,就把这眼药水交给他。
  
  谁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