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18章 无谓的无知,刺魂第218章 无谓的无知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18章 无谓的无知
第二天,太阳晒到屁股了,我这才慢悠悠地起床,在我刷牙的时候,范雪琦和白小苒才哭着跑回来。
  
  一进门,白小苒就紧紧地缠着我,哭得就像个孩子:“吴深,呜呜呜~,我以为我再也回不来见你了呢~!呜呜呜~!”
  
  美女投怀送抱是件好事。
  
  但是被蟒蛇缠了18圈,你试试?!
  
  “咳咳!”我被牙膏泡沫呛到了,但是对白小苒,我就是从来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啊,我叼着牙刷,拍拍她的背,我柔声说:“好好好,没事了,人都回来了,就没事了哈。”
  
  内心潜台词:松开我!松开我!我的骨头快被你勒断了!
  
  白小苒哭了一会儿之后,情绪才慢慢地恢复过来,她松开了我,但是还是有点小脾气,气呼呼地捶着我的胸,愤怒地说道:“死吴深!你不是说了,天亮之前要是回不来的话,我们就别想回来了吗?骗子!你这个大骗子!那鬼市根本就是不管怎么走都能走得进去,不管怎么样,天亮了就一定能出来!你这大骗子!就知道吓唬我们!哼!”
  
  我笑:“我有这么这么说吗?”
  
  “有!”
  
  “哪有?我每次想告诉你们,天亮之前一定要回来啊,不然就只能等天亮后才能出来了。但是你们从来都没有给我说完后半句话的机会啊。”我苦笑着说。
  
  “我们有这样吗?”白小苒一脸懵。
  
  “有!”
  
  白小苒囧!
  
  鬼市,本就是体质偏阴的人最容易受到鬼市的吸引而误入的地方,白小苒就不说了,自从范雪琦开始修炼安魂曲开始,就是一脚踏入那边世界的人了,只要受到鬼市气息的影响,不管那巷子有多绕,她总会走进去的。
  
  而阴阳自古以来就有不成文的规定,白天是人类的主场,而夜里则是死灵们的狂欢,只要天一亮,死灵就要暂时收敛起自己的手脚,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静静等待下一个夜晚的降临。
  
  所以当天亮的时候,鬼市就会散场,误闯入鬼市的活人就会回到原来的世界里。
  
  所以我才一点都不担心俩个小妮子的鬼市之旅呢。
  
  呃,等等,今天范雪琦怎么这么安静?
  
  我转头看向范雪琦,发现范雪琦表情木讷,瞳孔放大,虽然站着,但是身体轻飘飘快要飞起来的样子……
  
  呃……!
  
  “雪儿?雪儿你怎么了?”白小苒也留意到了她的小伙伴的状态,不安地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范雪琦的脸,但是范雪琦反应变得十分呆滞,被打脸了,都慢了好几个节拍才转过头,看向白小苒。
  
  但是,没说话。
  
  看到范雪琦这个样子,我就满足了。
  
  这孩子,原来就是一个爱离魂的体质,像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头一回发生了。(→v→)
  
  “眼药水买到了吗?”我笑着问。
  
  “买到了。”白小苒翻开范雪琦的背包,把眼药水拿给了我。
  
  看来今天范雪琦是不能去给阿尤送眼药水了呢,我还是得亲自去给阿尤送眼药水。
  
  白小苒握着范雪琦的手,不安地看向我:“吴深,雪儿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到底怎么了?”
  
  我说:“魂丢了。”
  
  “啊?”
  
  我问:“你们去买眼药水的时候,那个老烟枪是不是问过她名字了?”
  
  白小苒:“问了。”
  
  我笑:“然后她说了?”
  
  白小苒点头:“说了。”
  
  “那就对了。”我笑眯眯地说:“人是不能随随便便把自己的姓名告诉鬼的,这是常识!”
  
  白小苒囧:“可是你没有说过啊!”
  
  我笑:“常识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这是常识啊!你要是早点告诉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告诉鬼名字,那雪儿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说,她魂儿丢了,现在该怎么办呀?”白小苒哭着说道。
  
  我笑:“魂儿丢了,魂还不知道自己走回来吗?帮她找魂已经很多回了,这一次,也该让她自己学会走回来了吧?”
  
  白小苒瞪大了眼,仿佛不敢相信我竟然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我摸摸她的头:“好了,我去给人送眼药水了,你好好照顾雪琦的身体。”
  
  说完,漱口,洗脸,出门。
  
  留下两个傻丫头。
  
  *
  
  我按着阿尤上次写的地址,去了他家。
  
  按了好久的门铃,门才悄悄地拉开一条缝,露出了一颗血红的眼睛!
  
  呃!
  
  吓人!
  
  阿尤透过门缝,看见了我,但是今天他却出乎意外地欢迎我进门,门只是拉开一条缝而已,门后的安全链都没有解开,看他的样子,也不像会有打算解开这个安全链的样子。
  
  我对他挤出一抹笑:“尤先生,我是吴深,是来给你送眼药水的。”
  
  “你递进来就好。”他低着声音说道。
  
  我说:“我从古城老街来这里,路挺远的,口有点渴,方便我进去讨杯水喝吗?”
  
  阿尤说:“楼下有小卖部,你去那买瓶水吧。我家里有点乱,所以不方便接待客人。”
  
  拒绝都已经这么明显了,我也就不再花费心思想进去了。
  
  于是我从缝隙里,把眼药水递了进去。
  
  就在他要接过眼药水,准备要拿走的时候,我却捏紧了眼药水,笑着问他:“尤先生,你最近还有在滴眼药水吗?”
  
  阿尤眼神一变:“当然有。”
  
  我问:“用完了吗?”
  
  阿尤:“嗯。”
  
  这一声“嗯”得很敷衍,这让我感到很担忧,因为他露出来的那一只眼睛,纹身的色彩已经开始晕开,当初给他纹眼睛的时候,是照着漫画人物的写轮眼来的纹的,写轮眼只是瞳孔,其他部位是眼白,可是今天看来,阿尤的纹身色彩已经渲染到了眼白的部分……
  
  所以我才不得不有此一问,如果他真的有听话地滴眼药水,就应该不会是这种情况啊!
  
  可是他又不承认自己停止滴眼药水,如果真的不是眼药水的问题,那我就不知道他的眼睛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如果他真的停了药,那究竟是什么令他会有这种举动呢?
  
  我犹豫一下,松开了手,对他说:“尤先生,这个药对你的眼疾有很大的帮助,所以你最好还是要按时滴药,不然……”
  
  “不然会怎么样?”他问,声音低沉平静,但是扶着门的手指却慢慢收缩起来了——这是紧张!
  
  我叹口气:“不然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他问:“会死吗?”
  
  呃……
  
  这让我怎么回答?
  
  我犹豫一下,在心里面评估了一下风险,权衡过了利弊之后,我才小心翼翼地回答:“可能会死。”
  
  “!”他扶在门上的手指关节已经紧张到泛白!
  
  我叹口气,对他说:“药水不能停,还有两个月,到了那之后,你就会平安无事的。但是在期限到来之前,还是请你按时用药,不要因为无谓的好奇心而停止用药。”
  
  阿尤:“什么好奇心?”
  
  我问:“难道你不是因为想要知道停止用药之后,自己到底是不是能看得见鬼,是不是拥有了非常人的体验,才停止了用药的?”
  
  阿尤:“……”
  
  门挡住了他所有的表情,但是我能想象得到,在门背后,是一个迷茫、消沉,略带惊恐的表情。
  
  “话就说到这份上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或者来我店里找我,我的店是24小时营业的。如果真的没什么事的话,下个星期我再来给你送药。”我对他说。
  
  “嗯。”
  
  在走之前,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好自为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