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22章 踩着别人的尸体过,刺魂第222章 踩着别人的尸体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22章 踩着别人的尸体过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佛经》
  
  听完老烟枪的话,范雪琦总算是明白了。
  
  河岸的两边,一边是正值一千年的花期;而另一边,则是另一个千年。
  
  老烟枪要的是正值花期的彼岸花花瓣上的露水,所以只能去对岸拿。
  
  但是,怎么过去?
  
  范雪琦疑惑地问老烟枪这个问题,老烟枪嘿嘿地笑了几声,吧唧抽了一口烟,才指着河里面漂浮的尸骸,对范雪琦说:“踩着的尸体过。”
  
  啥?
  
  夭寿咯!
  
  踩着别人的尸体过去?
  
  光是想想就恶心!
  
  范雪琦本来只想用彼岸花洗眼睛的,但是老烟枪这一提示,又让她不得不直视起在河里面漂浮的尸体。
  
  这些尸体有些被水泡肿了;
  
  有些就是白骨;
  
  其实水肿的尸体、白骨都不是最恶心的,最恶心的其实还是——半腐烂的状态的尸体。
  
  那种半腐烂状态的尸体,有些部位的骨头已经显露出来了,但是其他部位还包裹着骨头的皮肉却腐烂得像一块黏糊糊的泥……光是看着就辣眼睛,这种辣,是连唯美的彼岸花都无法洗掉的辣!
  
  “但是,你也要注意,别被河里的水鬼给拖下去。一旦你被河里的水鬼拖下去,碰到了水,谁都无法把你拉上来,到时候,你也就只能变成他们之中的一员了。”老烟枪慢悠悠地说。
  
  对,在尸体的旁边,还有许多浮浮沉沉的水鬼。
  
  “没有船吗?”范雪琦忍无可忍地问。
  
  “有。”
  
  “那坐船过去啊!”范雪琦仿佛看到了希望!
  
  但是,老烟枪瞟了她一眼,冷冷一笑,道:“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船是什么船吗?”
  
  “什么船?”
  
  “阴司的船。”老烟枪说,“那是官方的船,踏上了阴司的船,就是被阴司登录在籍,他们将鬼摆渡过去,只有两件事。”
  
  “什么事?”
  
  “一件事是送鬼下地狱;而另一种事,就是鬼的阴寿尽了,他们要把阴寿结束的鬼带去投胎。所以这条船,一旦坐上去,就是有去无回。”老烟枪顿了顿,说,“像我们这样的鬼,是没有资格搭上阴司的船的,甚至都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一旦被阴司发现,就会被打入地狱!所以你这一次过去,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被阴司发现。”
  
  这一说,让范雪琦提心吊胆起来了,她紧张地在河面上搜索着船只的影子,问:“老烟枪,你、你应该算过时辰什么的,应该确定阴司的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吧?”
  
  老烟枪说:“99%不会出现。”
  
  范雪琦松了一口气。
  
  “1%,就看你的运气了。”老烟枪幸灾乐祸地说道。
  
  囧!
  
  范雪琦这下可明白了,正是因为此行要冒的风险实在太大,所以老烟枪巴不得有人能替自己一回呢,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倒霉的她。
  
  老烟枪把一个小瓷瓶交给她:“去吧,注意,别被水鬼拖下水。这河里死去的,都是想要偷渡阴间的好奇者,但是这河里的水是死水,里面有着万年都散不尽的怨气,所以不管是什么生物,只要碰到一滴那河里的水,身体就会变得无比沉重,不得不下沉,而一旦沉入水中,就只能被淹死了。这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可是踩着尸体过河,又怎么可能不碰到水呢?”
  
  “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
  
  看老烟枪已经闭上嘴,不愿意再给她多一点提示了,于是范雪琦只能是硬着头皮上去了。
  
  她站在河岸边,认真地打量了一番河里的情况。
  
  尸体和鬼混在一起,有些是一眼就能分得出来的,但是有些鬼长得就很像尸体。尸体是物质的,可以踩着当跳板,一个个跳过去;可是鬼却是空幻的,一旦踩到鬼的身上,就会踩空,直接掉到河里面!
  
  而又有点困难的是,就算是踩在尸体的身上,看那些水鬼虎视眈眈的模样,就觉得他们很有可能将她从尸体上抓下去啊!
  
  这该怎么办?
  
  想太多也没有用,范雪琦皱了皱眉,决定硬着头皮上!
  
  她会尽量用最快的速度,在水鬼抓到她之前,跳过去!
  
  还好,她的运动细胞还算不错。
  
  加油!
  
  她为自己打气,然后一咬牙,跳到了一个尸体上。
  
  尸体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牢靠,她本来以为自己跳到尸体上后,会因为惯性等物理学原理,让尸体沉下去,又或者挪动一下,但是尸体却是纹丝未动。‘
  
  范雪琦倒是忘记了——自己现在是魂体状态,魂体轻得就像空气一样,所以踩在尸体上,当然不会有什么挪动。
  
  她没明白这个原理,但是她确定尸体不会挪动了,那跳过去的难度就降低了许多。
  
  水鬼们猛地扑了过来!
  
  吓得她不敢停留,赶紧跳了过去!
  
  匆忙之中,她抓起挂在脖子上的短笛,修炼大半年,范雪琦的安魂曲已经小有所成了,谈不上能够和师父浮生一样厉害,但是也能够拖得住水鬼们的动作了,令他们的速度变得缓慢一点。
  
  但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河岸上时,她看这条河,感觉河并不是很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进来之后,河却变得宽大一百倍……不,是一千倍!
  
  她几乎看不见河岸线!
  
  这下,范雪琦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阴间的事物当真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断!
  
  当她跳到河中央的时候,已经感觉到疲累了。
  
  而就在这时候,她,竟然看见远方的河岸线上出现了一叶扁舟!
  
  船!
  
  阴司的船!
  
  范雪琦顿时吓得脸色一白,而糟糕的事情还不是一件,就在她被阴司的船给吓了一跳,更加着急地往河对岸赶去的时候,慌乱之中,手一滑,短笛脱手而出,掉落到河水中!
  
  “哎!”她吓了一跳!
  
  但是没时间顾及这些了。
  
  她只能是用力地朝河对岸跑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使出了吃奶的劲,心无旁骛了,她竟然赶在扁舟赶过来之前,跳到了河岸上!
  
  就地一滚,她滚进了妖艳的彼岸花中!
  
  借着彼岸花丛的遮挡,范雪琦感觉自己安全了!
  
  很快,那扁舟飞一般地摇过来了,刚刚还很嚣张的像是要捕猎一样的水鬼们瞬间就安静下去了,他们沉入了水中,河面看起来变得安静了不少,只剩下白骨还飘在水面上。
  
  透过彼岸花丛的缝隙,范雪琦看清了来者,那传说中的阴司鬼差。
  
  乘着扁舟的,是一名白衣女子,冷面肃颜,有种很骇人的气势。
  
  白衣女子扫视了一眼河面,看不出什么来,就用撑杆拍了拍自己脚下的竹筏,低喝一声:“出来!”
  
  出来?
  
  是发现她了吗?
  
  范雪琦心一紧,正在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出去求饶的时候,河里抬起一只手,那手里抓的正是范雪琦刚刚不小心掉落到河里面的短笛,女子看了一眼短笛,便摇走了。
  
  摇走了……
  
  走了……
  
  就这样?
  
  就算女子走远了,范雪琦也依然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再看河面,那只举起她短笛的手已经不见了,所有的鬼都沉下去了,感觉是都在害怕白衣女子的威严,所以暂时不敢冒泡了。
  
  这时候,范雪琦才明白过来,白衣女子叫的那声“出来”,不是在叫她,而是叫河里的水鬼出来问话;女子看到短笛,误以为“闯入者”已经失足掉入河中,再无生还的机会,于是就走了。
  
  呼~
  
  现在,她可以采集彼岸花的露珠了!
  
  :。: